閱讀歷史 |

第 95 頁(1 / 2)

加入書籤

熱的大手伸了過來,輕柔的按摩著他一抽一抽的額角:“還需要再睡下嗎?”

“不睡了,再睡下去我就成豬了。”司然搖搖頭,嗓音泛著才睡醒的慵懶。

司晏聽得心癢癢,湊過頭去親了下他的唇瓣,說:“如果你是小豬,那我也是豬,我們兩個是一體的。”

“去,好好的人不做偏偏要做豬。”

司晏又親了親司然泛著笑意的眼睛:“乖,繼續躺一會兒,我等下再去做飯。”

“嗯,你先忙吧。”

說著躺著閉上眼簾,不過等了沒多久又睜開了。

“怎麼了?”

“睡得太多睡不著了……”司然說。

“那需要看一會兒電視嗎?”說著,司晏體貼的將不小心滑落下來的被子給他蓋住。

現在雖然天氣變暖和了,但是早上還是很涼快的。司然賴在司晏懷裡,偶爾把玩著他的手指,打擾他工作。

而這一切司晏都是寵溺的笑笑,在他眼裡再也沒有比哥哥更重要的了,就算是工作也是如此。

這麼在床上折騰了一會兒,最後還是司然餓的很了,才把司晏趕出去做飯。

日子就這麼悄悄的滑過,不知不覺司然已經在這裡待了一周了。

這一周裡司然已經和戴拉混得很熟了,現在戴拉已經徹底無視自家的BOSS了,光明正大的過來蹭飯。就算BOSS的冷眼和怒氣又怎麼樣,她已經有更大的靠山了,也就是BOSS他哥哥。

經過幾天的相處她才發現以前對兄控的認知太少了,自從見了BOSS怎麼寵溺他哥哥後,戴拉的世界觀仿佛重新被人刷新了一樣,真是不忍直視啊!!

司然在國外玩了多少天,王黔就在國內焦躁了多久。

他一天要打好幾通電話過去,有時候被司然弟弟接到又是一陣冰冷的警告。

這天他又打來電話,司然一接通就聽見他在電話對麵小心翼翼的問:“這次是晏然還是晏然他弟?”

司然說:“晏然他本人。”

王黔在那邊楞了一下才反應過來,隨後深吸一口氣,問道:“那你弟弟在你旁邊嗎?”

司然抬眼看了看正在客廳和戴拉談公事的人,歎了口氣說:“不在呢,話說你也沒必要這麼怕小晏,他其實很好說話的。”

王黔:“……”那隻是對你而已。

他明智的轉移話題,在哥哥麵前說人家弟弟壞話總是不好的,太缺德了。

“既然你弟弟不在的話我就說了哦。”他的聲音仿佛壓抑著什麼,忽然聲調撥高了好幾度,衝著電話咆哮起來:“——你他媽的還要多久回來!!你知不知道你現在在國內是個熱門新聞!!!你知道現在媒體報道你們什麼嗎!!!老子好不容易將你形象弄成高嶺之花,乾淨的如同一朵白蓮花一樣!你倒好!!這次被毀得一乾二淨!”

司然耳朵都吼疼了,連忙將手機拿遠了一些才避免了耳聾。怪不得這小子問小晏在旁邊沒呢,要是讓弟弟聽到王黔這麼吼的話準會遭殃。

“又出了什麼事情了?”

如果不是發生了大事是不會讓王黔這麼失態的,他一向注重自身的形象,所以如此失態一定是發生了什麼事情。

“你不是在國外的時候得罪了那個小王子嗎,這不報複你來了。”

司然說:“等等!我什麼時候得罪他了?”

“反正他在微博裡哭訴呢,沒明著指你,但大意都是那樣。你現在在國外看不到新聞也很正常,所以你快點回來!!”

司然默了兩秒:“……你其實就是想叫我回來吧。”

“……哪能呢,這不是出事了嗎!!”王黔的聲音驀然提高了很多。

司然:“……”

那你停頓三秒是什麼意思!!

司然說:“快回來了吧,你先給我說說到底發生什麼事情了,他到底發了什麼!”

王黔道:“也沒什麼,具體的等你回來再說吧。”

也沒什麼那你先前吼那麼厲害乾什麼!!!

司然憋著氣:“好吧,既然不急的話我還是過一段時間再回來吧。”

“你這是想我死的節奏嗎?”那邊的聲音咬牙切齒。

司然說:“沒什麼我相信王大經紀人的能力,要是這點小事都弄不好的話,你怎麼才能超越徐建。”

彆看王黔一天死板著臉,其實他有個挺宏大的目標,那就是超越他的師父徐建成為金牌的經紀人。不知道是不是兩個是師徒在一起久了的原因,王黔也學會了在人前裝,在人後露本性。

果然一提起徐建,王黔聲音就變了:“誰說我不能處理的,哼,交給我吧!!”

這麼簡單就上當了?

司然這次憋得臉通紅,是憋笑憋的。果然他的經紀人是最好玩的了,怪不得莫華一天到晚都喜歡欺負徐建了。

一想起莫華,司然臉上的笑容也淡了些。他收斂了情緒:“好了,我也不和你開玩笑了,過幾天我就回來了,所以再堅持一會兒吧。”

掛了電話,司然臉上的輕鬆消失不見,到底那個小王子說了什麼,才能讓王黔這麼驚惶失措。

司晏談完事情走進來就看到他哥哥難得一見的嚴肅臉,他頓時臉一沉:“怎麼了?是不是有人惹到你了。”

在司然看不見的時候,司晏眼神陰鷙而充滿戾氣。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