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第 95 頁(2 / 2)

加入書籤

誰也不能欺負哥哥!!就算是他也不行。哥哥是他的逆鱗,撥他逆鱗者死!!

司然感受到了弟弟身上的寒意,他抓住司晏握得緊緊的手,入手一片冰涼。忍不住皺眉:“怎麼會這麼涼是因為冷的緣故嗎?”

說著脫下自己身上的薄外套給弟弟披上,外套上還殘留著暖暖的溫度。一披上司晏隻覺渾身都暖和了起來,他眉宇之間的陰鷙立馬消失不見,反客為主的抓住司然的手:“你這樣脫了衣服不冷嗎?”

171是我太大意了

“彆脫,反正我都是躺在床上看電視的,不需要什麼外套。”司然眼疾手快的按住司晏脫衣服的手,他手不暖呼呼的呢。

司晏捏了捏他的手心:“的確很暖。”

他脫了鞋子爬上床抱住司然,然後問:“先前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哥哥怎麼會有這幅表情,是不是有人欺負你。”

話語到最後,他的眼神一沉,手指就被司然捏了捏:“你彆生氣,我哪有這麼柔弱啊。好歹我也是個男人好不好,怎麼可能被人欺負。就算是被人欺負的話我也會自己欺負回去,都是大人了,被欺負了難道還要回來找家長嗎。、”

“我難道不是你有家長嗎!!”司晏聞言聲音頗為有些暗沉,他挺了挺腰,隔著褲子麵料兩人最親密的地方相觸碰:“我們這麼親密了,還不能和我告狀嗎。”

“你忘了我是你哥嗎!!還家長呢,沒大沒小。”手握成拳不輕不重的敲了下司晏的腦袋,然後揉了揉那柔軟的發絲。

“行了起來吧,我想去上廁所了。”

司晏不起身,緊緊的抱住司然的腰:“哥,你要是不給我說的話我就不讓你上廁所。”

司然猛的瞪向他:“你敢!!”

事實證明,他還真敢。司晏的倔脾氣上來了,十頭年都不能拉回來。他可以利用自己的勢力去查到讓哥哥不開心的理由,但是他想讓哥哥親口告訴他,而不是自己去查。

對於讓哥哥告訴他,司晏有一種偏執的心。仿佛隻有這樣他們之間才沒有什麼秘密,他不喜歡哥哥瞞著他,不論理由是什麼。

司然急著上廁所,先前水喝多了膀胱漲得發疼。可是司晏的力氣大,他根本掙脫不開,最後漲得聲音都變了:“行了我告訴你,你先鬆手。”

得償所願的司晏快速的鬆開手,看著司然快速的竄了起來朝廁所跑去,那速度……

好不容易等司然上完廁所,他才將先前王黔說的事情一字不落的給司晏說了。果然,下一秒,司晏就生氣了。

薄唇緊緊的抿成一條直線,眉目深邃而冰冷,臉上的線條因怒氣而緊繃,似乎壓抑著什麼。

“真是很好啊!!”司晏眯起眼睛,眼簾遮擋住眼中的冷光與危險。他緩緩笑起來,笑容冰冷而刺骨。┆┆思┆┆兔┆┆在┆┆線┆┆閱┆┆讀┆┆

第一次那個小蟲子羞辱了哥哥,而現在竟然還敢在背後做手腳,看來給他的教訓真是太少了。

司晏不知道那人到底做了什麼,但是從司然的表達中王黔似乎很不高興,那麼一定是發生了什麼難以解決的事情。

在司晏心中,任何傷害他哥哥的都不會放過!!

無論是誰!

因為國內出了事情,司晏加快了回國的行程。他一副火急火燒的樣子,可是司然卻無比淡定。

在他看來,發生了的事情無論怎麼掩蓋都發生了回去能做什麼,還不如慢慢來,不用著急。

而司晏的想法不一樣,他不能容忍有人欺負哥哥,想著立馬趕回去收拾了那人,順便回一趟司家。

三年了,他們整整堅持了三年。

時間證明,他和哥哥之間的感情根本不像是趙倩嘴裡說的那種,青春期的躁動,而這次回國的最大目的就是為了徹底在家人麵前曝光他們兩個人的關係。

三年的時間足以能夠證明他們感情,想心到時候趙倩不會說些什麼。而麻煩的應該的司鑫和老爺子那邊……

回國的行程已經定了下來,當天來送機的也隻有戴拉一個人。

如同司晏來這個國家時是她接的機,走的時候也隻有她一個人知曉。司晏將工作全部安排了下去,一點也不擔心自己走後工作會不會出問題。

戴拉站在通道口依依不舍的看著他們兩個:“真的要離開嗎?不留在這裡?”

相處了這麼久的時間,如果還沒有感情的話那麼就不叫人類了。

司晏對這個三年來幫助自己不少的女人緩和了下神色:“你很好,以後交給你了。”

“……”戴拉嘴唇動了動,隨後深深的呼出一口濁氣,道:“BOSS……你真是夠了,都要走了還要壓榨我。”

她雖然說得咬牙切齒的,可是眼圈卻是慢慢的紅了,淚水在眼眶裡打轉,沁濕了那藍色的漂亮眼瞳。

直到司然他們上了飛機,戴拉還是沒能落下一滴淚。隻不過那眼睛卻是無比的明亮,宛如被雨水洗滌過後的天空,明亮而清透。

“要睡一下嗎?”司晏問著旁邊有些倦意的青年,昨天晚上一直在收拾東西,看來累壞他了。

司然揉揉眼睛,不雅的打了個哈欠,生理水汽彌漫整個眼球:“那我先睡一下,等會兒到了叫我一下。”

“恩,睡吧,有我在呢。”

和來時的孤零零不同,司晏握緊身側人的手,緩緩十指相扣。他們回來了,他們終於可以一起回到屬於自己的家了。

……

到了B市已經是晚上十點了,司晏拖著行李箱,一手牽著司然的手。

到了國內,司然可不敢明目張膽的頂著這張臉往外走,他在鼻梁上架起一副大大的墨鏡,遮蓋住自己的大半張臉,隻露出白皙的下顎。

而他的雙胞胎弟弟司晏也免不了這個待遇,怕哪些粉絲將司晏錯認成他。司然從口袋裡又掏出一副眼鏡,如法炮製般的給司晏戴上。

司晏戴上墨鏡後氣勢徒然一變,本來氣質冷漠淩厲的男人遮擋住眉眼後,那雙冰冷銳利的目光被掩藏,從身影看去完全就是一個高大氣質優良的帥哥。

“哥哥,你每次出門都是這樣嗎?”隱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