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第 96 頁(2 / 2)

加入書籤

司然簡單的交代了一下司晏走後發生的事情,以及他已經三年沒有回家的事。

司晏聽完久久也沒有說話,目光深沉如水。他抱住了司然,緊緊的。略微沙啞的聲線在司然耳邊響起:“我回來了,哥哥。”

“嗯。”司然的手覆上他的手,緩緩的十指相扣。半垂下的眼簾,睫毛落下一層淡淡的青影。

兩人在樓下相擁了會兒,然後司然掙脫開來,看著司晏不解的眼神說道:“我樓下不安全……有狗仔。”

一句話讓司晏臉上的陰霾消散,他提起行李:“那我們先上去吧。”

幸虧這段時間司然不在家,狗仔隊蹲了幾天也沒有找到人就走了。

……

司然的家和司晏在國外的家有異曲同工之外,都是十分冷清好似沒有生氣般。

不過司然比司晏好的是,他有一個保姆一般的經紀人。還記得王黔第一次看到這房子時有些不敢置信,太冰冷了,司然的東西更是少得可憐。

作為經紀人的他必須要保證自己藝人的身體健康,硬拖著司然買了很多東西才裝成現在這個樣子。

司然拿了一雙拖鞋給司晏換,司晏沒有動一直盯著這雙半舊不新的拖鞋看,目光幽深莫測。

“這是誰的鞋子?”

司然看了下,隨口就答:“這是王黔的。”

他看到司晏臉色不佳,突然明白了過來,這小子是吃醋了。

“你穿我的吧。”司然脫下鞋子遞給司晏,見他還是沒有動作問道:“怎麼了?”

“我穿了哥哥的鞋子,哥哥穿什麼?”

“……”司然歎了口氣,拿上鑰匙重新換上鞋子頭上帶著帽子:“走吧,我們重新去買一雙。”

司晏這才動了,他走出門,忽然開口:“哥哥,你把那雙鞋子也扔了吧。”

司然楞了楞,抬頭看向弟弟,見他一臉嚴肅不像是在開玩笑。

“……好”良久,司然妥協了。

他關上門看著走在身側的弟弟,側臉的線條冷硬而深刻,目光深邃,在昏暗的走廊中幽深而危險。

“我們明天回家吧,以後家裡就我們兩個。”邊說司然自然而然的尋著他的手抓住,溫涼的體溫在這個不冷不熱的天氣裡剛剛好。?思?兔?網?

司晏頓了頓,修長的手隨後回握住他的手,靜默了兩秒司然才聽到低沉的聲線從頭頂上方傳來:“也沒有彆人的拖鞋。”

司然:“……”

你到底有多麼強烈的地盤意識啊!!!

半響……司然長歎一聲:“好……以後來人了讓他們打光腳吧。”

看著裝著王黔拖鞋的袋子呈拋物線丟進垃圾桶,司然默默在內心為他點上一根蠟燭,走好吧……

另一邊正在開車回家的王黔狠狠的打了個寒噤,隨後縮縮脖子將車窗搖上來關窗繼續開車。

……

家裡有幾天沒有住人了,灰塵這些都有。司晏穿著新拖鞋自然而然的挽起袖子,司然見狀跑到廚房裡打了盆水過來,裡麵還有一塊沁濕了的帕子。

剛擰乾帕子司然準備擦桌子,結果就被一隻修長的手指抽走,然後愣愣的看著那雙手的主人熟練又快速的將桌子擦好。

司然抽了抽嘴角,毅然的轉身進去收拾床。哪知身後的男人也跟著進來,比他還快一步的將床收拾了。

這次不止嘴角抽搐了,就連眼角也猛的抽了兩下。他看著高大的男人快速的整理著衣服,從行李箱裡拿出來的衣服都疊得整整齊齊。

司然靠過去,抽走男人手中正在疊的衣服。

“怎麼了?”

“弟弟,打個商量,我也想收拾屋子,你讓我也乾點活吧,不然我會很無聊的。”

司晏聞言沉默的盯了他半響,然後默默的起身走到客廳,回來時手裡拿著筆記本。

“……”司然目光落在他遞過來的筆記本:“這是乾什麼?”

司晏說:“如果哥哥無聊了的話就上上網吧,這些家務事我來做,我動作快一些。”

司然:“……”

兩人爭執了會,最後司晏的霸道占了上風。司然乖乖的捧著電腦坐在弟弟收拾出來的沙發上看著電視而且還是比較出名的腦殘劇。

電視裡的男聲大聲的嘶吼著:“你不要這麼無情這麼無義這麼無理取鬨的好不好。”

“……”司然默默的聽了一會兒,扭頭看正的拖地的弟弟。他也想這樣指著弟弟說這句話,可是每每想說的時候看著弟弟寵溺的眼神他又莫名的焉了。

173一切有我!

司然回國的消息傳的很快,大概是那天晚上在機場的時候被拍到的,隻拍到一個小小的背影。

媒體結合秦崢在微博裡麵說的話,在報紙上那個背影身側站著的男人引起了眾人的關注。

難道一直在媒體麵前潔身自好的晏然被一個大老板包養的?這到底是真的假的?眾人開始圍繞著這個話題討論了起來,首當其衝叫囔著最凶的也就是秦崢的粉絲。

【果然我們小崢說的沒錯,竟然真的是被包養的。】【看起來挺好看的一個人,怎麼會喜歡被人包養啊!真是人不可貌相啊。】【還是我們小崢長得好看,你看他辣麼老了,應該回家種田了。】看到這裡司然忍不住偏頭:“我真的很老了嗎?我才20多歲耶!”

王黔木著臉沒有說話,說話的是司家弟弟司晏,他捏了捏哥哥細滑的臉蛋,又親了親:“哥哥不老,就算哥哥老了也是最好看的一個人。”

“……”司然麵無表情的擦了擦臉上的口水,又看著麻木著臉的王黔真心覺著頭疼起來。

“你今天來就是給我看這個消息的?”

“嗯!差不多。”王黔動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