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第 97 頁(1 / 2)

加入書籤

了動腳,沒有穿襪子的腳踩在地板上,凍得有些青白。

“話說……你能給我一雙鞋子穿嗎?還有我以前的拖鞋去哪裡了?”

司然默了。

“……好吧。”眼睛底下的目光複雜的投向司晏,他想他知道他的拖鞋去哪裡了。

王黔又將目光看向司然,其中更加複雜了。他還沒有想到自家藝人竟然這麼寵溺弟弟:“你準備以後都不給我準備拖鞋嗎?”

司然說:“你可以穿著鞋子進來,而不是打著赤腳。我還以為你穿著襪子呢,沒想到你沒穿襪子。”

看著自家藝人鄙視的眼神,王黔牙癢癢起來,真想捏死他。

他不就是昨天忘了洗襪子麼!!他不就是沒有新的襪子換了麼?!!不就是懶了點所有的襪子都沒洗嗎?!!

好吧,他其實是懶得洗了。

王黔麵癱著臉下深深的吐槽中。

誰也不知道一副精英樣子的王黔內地裡是個挺邋遢的一個男人,司然倒是有幸去過他家,頓時被滿地的衣服以及臭襪子給嚇的再也沒去過了。

所以當司然看到他赤腳的時候,頓悟了這家夥又懶了!!!

司晏正在看電腦上刷的很快的留言,身上的冷氣又冰冷了幾分,目光深沉似水。司然見狀安撫的抱住他手臂說:“如果以後都要生氣的話,那麼以後你不知道要生多少氣了。”

隻要在這個圈子裡,沒有不潑臟水的。司然還算好的了,有些莫華的保駕護航了那麼久,一直沒人怎麼寫他。

三年前有人報道過他和莫華正在交往什麼的,不過很快那家夥的報社就麵臨著破產,不用看也知道是莫華動的手腳。當時莫華還在媒體上放話,說這隻是他的小師弟而已。

想起那個高傲的男人,司然目光複雜了起來,長歎口氣。

耳邊溫熱的氣息噴灑,癢癢的:“哥哥你在想誰?”

“我隻是在想我師兄而已,彆這樣。”

耳朵被人輕咬了一下,不疼,但瞬間讓司然臉上布滿了紅暈。

他看向看不清神色的王黔,推了推司晏,壓低了聲音說:“彆在外人麵前這樣,聽話。”

“那哥哥你要補償我。”同樣輕柔的聲音,男人的氣息全數噴灑在肌膚上,司然敏[gǎn]的縮了縮脖子:“一邊去。”

“對了,最近怎麼沒見到莫華了?”把一直在身上作亂的男人弄走,突然,似想到了什麼,問道。

彆人都消失那麼久了你現在才問。

王黔推了推眼睛,麵癱著臉說:“他去國外拍攝外景去了還沒有回來,而且我想提醒你的是……他已經走了快一個月了。”

“這麼久啊。”司然有些驚訝了,原來已經走了那麼久……

悅耳的鈴聲悠然響起,司然拿出手機看了後看到屏幕上“媽咪”的兩個字,默默的站起身,走到一旁,小聲的接起了電話:“喂?”

“……”

對麵良久沒有人說話,隻有輕輕的呼吸昭顯著還有人在。

司然也不急,手提著電話目光透過窗外的遠方,今天的天氣很好……

“……就是這樣。”一旁正在和王黔說這什麼的司晏似有所感的抬起頭,看到司然立在窗前那寂寥的身影。心猛的被掀疼一下,走過去隨意的攬住他。

“和媽說話嗎?”司晏問道,眼睛略微深沉:“把電話給我吧,我也想和她說下話,三年都沒和她說過話了。”

電話對麵似乎聽到司晏的聲音,立馬激動了起來:“是小晏嗎?!!!快把電話給小晏。”

先前平靜的呼吸變得絮亂,從話筒裡傳來呼哧呼哧的聲音。司晏接過電話,平靜無波的喚道:“媽!”

而在另一邊的趙倩刹那紅了眼眶,自從三年前她叫小兒子出了國,最後一次的對話是在機場的那次離彆。

小兒子心裡一定很怨恨著她這個母親,大兒子也不回家,弄得家裡現在冷清極了。

如果問趙倩後悔三年前的決定嗎?趙倩一定會說不後悔,因為這關係到自己兩個兒子的未來,他們不能保證他們所說的感情不是一時衝動。

然而時隔三年,趙倩看到了他們想再一起的決心。聽著兒子在電話那邊的平靜聲音,趙倩平息了下呼吸與激動的心情,她說:“你們找個時間回來吧。”

“嗯,我們會回去的。”司晏眼神一凜,看來他們終於可以一起回家了。

司然察覺到他的氣息有些許變化,電話掛斷後,忙追問:“是不是媽說了什麼。”

“恩,她讓我們回家。”聞言,司然瞳孔驟然緊縮了一下,就連氣息也發生了變化:“她這麼說的?”

“恩。”

“那我們多久回家?”察覺到哥哥有些緊張,司晏無奈的說:“我們隻是回家而已,隨便那天回家都行。”

司然有些無措,他都三年沒回家了。這樣的自己很是不孝,而且和司晏一起回家,好像是見家長一樣,雖然也是見家長。

“乖,彆怕,一切有我呢。”溫暖的懷抱緊緊的圈住他,熟悉的氣息縈繞著鼻翼。司然焦躁的心情奇跡般的平靜下來。就這麼靠在司晏的懷裡沉默了。

一旁觀望兩兄弟動作已久的王黔:“……”

他發覺自己來這裡是真正的錯誤,這兩兄弟真是無時無刻不想閃瞎人的眼睛啊!!

“關於這件事還是不表示澄清嗎?”王黔發現自己不能沉默太久,不然準會被這兩兄弟當成背景布。

回答他的事司晏,依就冰冷無波的聲線:“不用。”

“對了!!”司然似乎想到什麼,突然從弟弟懷中抬起頭:“你到底來乾什麼的啊。”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