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第 98 頁(1 / 2)

加入書籤

容與寵溺造成了秦崢誤以為韓宇愛上他的假象。

如果放在以前秦崢被人刷下來也就獨自生生悶氣,但是這次他自以為有韓宇撐腰了,當然無法咽下這口氣,然後就有了之後的一係列事情。

不就是有人撐腰?

他現在也有了。

看著韓宇陰沉的麵容,秦崢委屈的說:“阿宇,你知不知道他好過分,我明明沒有惹他,而且我說的是實話啊,他本來就有人投資幫助。”

韓宇眼神微眯,手指擒住他的下顎抬起來和他對視,聲音輕柔:“你說有人幫他投資?”

“嗯”秦崢麵上一喜:“對的!!所以我才被人刷下來。”

“唔……”韓宇沉吟一秒,垂下眼,陰影遮擋住臉上的神情,看不真切。

“唔,疼!”下顎被鉗住的力道越來越大,秦崢吃疼一聲,臉色有些泛白。他可憐兮兮的望著韓宇,說:“好疼啊,放手好不好。”

“疼嗎?”韓宇嘴唇含笑,望著秦崢精致的笑臉煞白一片,聲音更輕柔了些:“想讓我放手是嗎?那麼告訴我那個人長什麼樣子好不好?”

“放手,我好疼的。”

秦崢沒有想太多,隻是一時失手而已,他用水潤的眼睛瞪了韓宇一眼:“你用這麼大力乾什麼,還有你剛才問的誰。”

“那個男人長什麼樣子,你看到了對嗎?”沒頭沒腦的一句話讓秦崢兩眼茫然:“什麼男人,什麼長什麼樣子。”

韓宇笑起來,笑意絲毫不達眼底:“就是你說有人投資司然電影的那個男人,他長什麼樣子?”

“我怎麼知道,我當時……沒怎麼看清楚。”秦崢目光飄忽起來,他不敢告訴韓宇那是自己亂說的,隻是看不慣司然那麼好的運氣而已。

韓宇嘴角的笑意退去,用一種很深意的目光盯了他半響,良久才說:“好吧。”

秦崢說:“我怎麼感覺你對司然的關注力有點過大了。”

想起司然那長相,一股危機感湧上,他嫉妒的眼睛都快發紅了,聲音尖銳:“你看上他了?”

察覺到小情人嫉妒的心情,韓宇安撫的笑了笑,依舊是那麼溫柔,依舊是那麼包容。秦崢臉上的猙獰慢慢的褪去,他也笑了起來:“也對,你都有我了怎麼可能看上那個男人,對了我先走了,等下還有通告呢。”

“恩,去吧。”

等秦崢離開後,韓宇嘴角的笑容淡了下來。

他走到窗邊看著少年離去的背影,諷刺的一笑:“就憑你!也能和他比嗎?”

如果不是那雙和司然很像的眼睛,他恐怕一個眼神都不會看。他對司然的欲念越來越多了,為了緩解這股念想,他找了個替身。

可惜的是這個替身到現在都還認不清自己的身份。

不過隻是一個替身而已,也配和他心中那人比!

175自己沒什麼本事

昏暗而嘈雜的酒吧裡,震耳欲聾的音樂宛如穿透人的耳膜。舞池中,不管男女都隨著音樂的節奏儘情的舞動著身姿,映照出一種群魔亂舞的樣子。

正在這時一個戴著鴨舌帽身形消瘦的少年走進了酒吧裡,壓得很低的鴨舌帽底下的眼睛看到這一切嫌惡的皺起眉頭。

少年大半的臉都被鴨舌帽給掩蓋住,露出的部分皮膚白皙勝雪,線條流暢優美的令人遐想。

不少的目光投注在他的身上,火熱而又刺骨,宛如在大庭廣眾之下光著身體一般的難受。

少年察覺到這些人不懷好意的目光,眉頭更皺緊了幾分。他在服務員的帶領下走進了一個包間,包間門打開,迎麵撲來的煙氣十分濃重。

裡麵有兩個男人正在忘我的接吻,從沙發上滾落到地上。

少年恍若未聞般直直的走過去,到沙發上落座。桌子上已經擺滿了酒瓶子,踢到地上的酒瓶子咕嚕嚕的轉悠然後滾到角落裡不動了。

其中長相清秀的男人眼角瞥到他的到來,雙手推了推身上的男人。

青年眼角還透著媚意,嘴唇殷紅,衣襟大大的敞開露出一大片肌膚。他全身宛若無骨般的靠在男人懷中,一隻手把玩著男人的手指,聲音暗啞透露著不滿足:“你來了?”

“嗯。”少年似乎很不高興,鴨舌帽底下的唇瓣抿成了一條直線。

見狀青年湊過頭在男人耳邊低語著什麼,男人露出曖昧的笑容,然後起身離開,臨走時還用那種意味深長的眼神看著少年。

頓時少年身上的怒意更重了。

“好了,這裡沒人了可以將帽子摘下來了。”青年也就是安齊鬱拿起桌子上的香煙點燃一根,含在嘴裡抽了起來。

少年聞言脫下帽子,露出精致的五官,赫然正是先前才離開韓宇的泰錚。

泰錚滿臉不悅,用嫌惡的目光看著安齊鬱,說:“好歹你也是個公眾人物,為什麼要隨便來這裡找男人,要知道要是狗仔隊發現了你,到時候寫上一壺夠你吃的。”

“哼,小孩子管那麼多乾什麼。”安齊鬱不以為意,深吸一口吐出一團白色的濃霧:“你來找我乾什麼。”

泰錚也不想和他說太多,聞言,憤憤的抱怨起來,將先前和韓宇發生的事情添油加醋的說了一遍。

“你知道嗎!!他竟然為了那個賤人打我!!他打了我!!”

安齊鬱仔細的端詳著他的臉,昏暗的光線裡看不真切,不過仔細看的話還是能看到一些印記。

望著還憤憤抱怨的少年,安齊鬱眼中快速的掠過幸災樂禍,嘴上卻說著安慰的話:“行了,我和韓宇是大學同學,他一向都是這樣的脾氣。惹火了他是要打人的,你也彆氣了。”

“但是他打的人是我啊!!”泰錚一直認為韓宇是喜歡自己的,要不然也不會對自己那麼的溫柔寵溺。

這次被打了巴掌,受傷的不僅是身體,還有心。

他無法相信那樣的男人竟然為了一個外人而打了自己,他不應該是為了自己出頭嗎?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