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第 101 頁(1 / 2)

加入書籤

,他都傷害了這個偉大的女人。

179這是同意了?

趙倩笑著搖搖頭:“我的兒子永遠是我的驕傲,我因你們而自豪。”

那自豪的表情,自豪的話語,字字如同落雷般打在他們兩個人的心上。司然驀然想起他們兩個人竟然讓這樣偉大的母親傷心,想起先前在臥室裡看到那個躺在床上的孤獨身影。

嗚咽一聲手握成拳狀放在嘴裡用牙齒死死咬住,疼痛蔓延開來,可是卻根本不能緩解他心中的酸澀。

他們太不孝了!!

“哥哥,這是你最後一次落淚了。”耳邊響起了男人無奈的聲音,手被人用力的握住包裹在掌心裡,無奈化作濃濃的心疼和怒氣,司晏看著那雙漂亮的手背上那紅腫泛著血絲的痕跡刺眼至極:“下次不許這樣了!!”

說著愛憐的親了親那礙眼的印記,再抬起頭時,看向司鑫的眼神驀然變得淩厲:“您呢?還要反對我們嗎?我可以放棄司家,但讓我放棄哥哥那是不可能的!!”

“要是分開兒子的話我就和你離婚!”趙倩眼睛紅紅的在一旁搭腔,再讓她和兒子分開,絕對要離婚!!!

望著眼前咄咄逼人的兩個人,其中還有個人是自己的小妻子,司鑫頭疼了:“我先前不是讓你幫我買東西去了嗎?”

“我讓張媽去了,彆想支開我!”趙倩說,“我知道你們要談什麼,當然不會走開,如果我走開的話我兒子是不是會被你趕出家門了。”

司鑫說:“你想多了,我沒想趕他們走。”

“……那你。”趙倩怔愣了一下,不趕兒子們走房間裡的氣氛怎麼這麼恐怖?

司然和司晏也愣住了,這是什麼情況?

司鑫看著被自己言語驚愣住的幾個人,表情依舊淡漠如水。沉靜的目光落在同樣淡漠成熟的男人身上,道:“我有兩個兒子,小然的性格自小就隨我妻子,所以我一直認為他不適合當司家的繼承者,因為他還不夠狠。而你卻隨我,無論是性情,還是脾性,都像我,夠狠,夠無情。

我無法分開你們,知道為什麼嗎?”

司晏:“為什麼?”

“因為你就是太像我了,所以我知道就算強行分開你們,總有一天當你羽翼豐滿的那一天會來找小然的。你的性格太過於偏執,當然我也是。年輕的時候我為了追你媽媽,也是這樣的勁頭。阿倩讓你們分開三年這件事我也知道,當然我也想看看你是否執著,沒想你果然不愧是我司鑫的兒子。你在國外做的事情以及在工作上的能力我都知道,小小一個司家困不住你了,隻要你有能力,那麼大可以帶著小然離開。既然不能分開你們那我為什麼要分開,就如同阿倩所說的那樣,你們兩個是我們的兒子,難道要讓好好的一家人散掉。”

司晏猛地一震,凝黑的雙眸透著幾分不敢置信:“那您這是……”同意他和哥哥在一起了?

就這麼簡單的同意了?

他們還準備做長期的抗戰了,還準備承受怒火呢?

怒火呢?砸杯子呢?

司然前世就覺得司鑫是個開明的父親,他是最深不可測的一個父親。因為沒人能知道他在想什麼,如果不是他在麵對媽媽時那偶然掠過的溫柔,他還以為他隻是一個冰冷的機器。

那般的深不可測,那般的危險。

前世司然為了韓宇出櫃,麵對趙倩的怒火和哭訴,弟弟的憤怒瘋狂,隻有司鑫從頭到尾都是一種表情,平靜的沒有波瀾。

那時司鑫沒有想象當中的怒火,也沒有做出什麼舉動,他隻告訴司然一句話:“既然你已經決定了那麼就這樣下去吧,隻要當時候你彆後悔就行。”

到了後來的後來,他後悔了……

而麵對兩個兒子亂倫般的感情,司鑫竟然還是那麼平靜,而且這麼簡單的同意了。

這是司然萬萬沒有想到的,這和他和韓宇的感情並不一樣。他和韓宇隻是同性戀,而和弟弟在一起卻是亂倫,變態。

如果彆人知道了,該會多麼鄙夷他們司家啊,鄙夷他們的父母親。可是司鑫這樣的人竟然也不在意言語,知道無法分開他們而同意了。

這是平靜下的危險?還是真的同意了?

不管是司晏還是司然都十分懷疑,畢竟司鑫同意的太過容易了,容易的不得不讓他們產生懷疑。

仿佛察覺到兩個孩子懷疑的目光,司鑫麵無表情的說:“你們在懷疑什麼,我不管你們要做什麼,但是你們要記住,自己做了決定那就不要後悔。”

司然瞳孔驟然緊縮了一下,又是這句話,前世司鑫也是說的這句話。

“您那麼簡單的同意了?以後不會背地裡搞動作分開我們嗎?”司晏對司鑫的話還是抱有懷疑,他不能放過能分開他和哥哥對的每一種情況,這是他絕不允許的事情。

司鑫深深地看他一眼:“不同意又能怎麼樣,難道你要放棄小然?”

他的語氣帶著懷疑,仿佛篤定司晏不會因為自己的動作和不同意而放棄司然。如同他口中所說的那樣,這個孩子的偏執和脾性都像極了他。

他太了解自己了,恐怕自己就算想要分開他們,到了最後結局隻有一個。

明知道不能分開,為什麼還要做無用功,還不如像阿倩所說的那樣,一家人開開心心在一起,彆搞得散的散,離的離。

就如同司鑫所說的那樣讓司晏放棄司然還不如讓他就這麼死亡。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