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第 104 頁(1 / 2)

加入書籤

看到司然忙碌的跟條狗一樣,王黔心裡瞬間平衡了。

司然拍攝香水廣告是在海邊,在這麼不熱不涼的天氣去海邊其實挺遭罪的。更彆提還要穿著沙灘短褲和短袖了。

明媚的天空下,一望無際的大海。

遠處的青年慢慢踩著沙子走了過來。他穿著天藍色的短袖襯衣,下`身是有著椰子圖案的海灘圖,光溜溜的腳丫子踩在細細的沙子上,一踩一個腳印。涼涼帶著海腥味的海風吹拂在臉上,吹亂了青年額前的發絲,露出光潔的額頭。

烏黑的發絲在陽光下折射出幽幽的光澤,如同他那雙深邃如浩瀚大海的眼睛般迷離。

青年眺望著遠方,白皙的肌膚仿佛在陽光下散發著淺淺的光暈。鏡頭逐漸拉近。青年的表情似乎很迷醉,目光逐漸深邃迷離。眸色漸深。他動作緩慢優雅的抬起手,拂開不小心滑落的發絲,隨後深深的嗅一口氣,露出淺淺的笑容。

那抹笑容雲淡風輕,仿佛透著無儘的無奈和惆悵。

如果這個世界上真的有海神,那麼請您記住我的味道——迷離。

“哢”打板的聲音驀然響起,驚醒了那沉浸在海風中的司然。

拍攝的廣告的導演望著遠處的青年,不住的讚賞:“這小子不錯啊。”

王黔在一旁聽到謙虛的一笑:“哪裡,晏然需要學的東西還很多呢,到時候要請王導您多多指教。”

誰不喜歡被恭維的話,王導也不例外,聽到王黔恭維他虛榮心立馬膨脹起來,哈哈大笑:“指教算不上,不過你家小子真不錯,怪不得紅的這麼快呢。”

短短三年的時間爬到現在的位置,除了他不俗的外貌以外,還有他的演技。

這樣的話顯然很得王黔的心,他笑容不變,推推反光的眼鏡:“接下來沒什麼安排了吧?”

王導樂嗬嗬一笑:“沒了,當然如果王大經紀人請客的話就另當彆論了。”

“彆了,等下我們家不然還有其他要趕呢。這樣吧,為了賠罪改天一定請大家吃飯啊。”

王黔圓滑的說著,果然這樣不止不得罪人,反而落得一個好名聲。

果不其然王導看王黔的目光有些讚賞:“你小子也不錯,改天就改天吧,但是一定要記住下次有空了請我吃飯啊。”

王黔說:“這是一定的。”

司然在海邊站了快兩個小時了,腿都凍得沒有知覺了,好不容易拍完,正等著王黔的毛巾和衣服,哪知道看過去他家經紀人正和導演聊得十分開心。

得了,還是自己動手豐衣足食吧。

其實公司有給司然配助理,但是剛剛助理已經被王黔打發去買東西了,到現在還沒有回來。這些事情如果助理不在的話一般來說都是經紀人代手,可是司然的經紀人王黔就妄想了,他沒讓你繼續凍上一個小時就算好的了。

司然拿起放在凳子上的衣服為自己套上,然後穿上鞋子。已經被海風吹得冰冷的身體回了一下暖,這才讓司然的臉色好了不少。

他吸吸鼻子,感覺喉嚨有些發癢。正好王黔也談完了,正走過來,就聽到一聲甕聲甕氣的聲音。

“王黔,我覺得我又要請假了。”

王黔腳步一頓,隻覺得自己走過來的方式一定不對,不然為何幻聽到司然說又要請假了。

司然見他準備裝鴕鳥聽不到,又說了一次:“王黔我可能要感冒了需要請假。”

這次聽清楚了,也沒有幻聽。可是回答他的是,王黔刷的黑下來的臉色:“不行,你才開工多久啊就想請假,學學彆人莫華。他感冒的時候從來不請假好不好,你也要有點自覺。要是這樣推脫次數多了,彆人會說你耍大牌了。”

“明明莫華感冒了是直接罷工,我都算好的了,還跟你請假呢。”司然小聲的嘀咕著,聲線悶悶的帶著厚重的鼻間。

王黔聽了下,旋即伸出手搭在司然的額頭上,感受了下溫度:“沒感覺到燙啊,可能是你吹冷風將嗓子吹啞了。”

司然:“……”

你吹冷風會把嗓子吹啞嗎!!!

司然直接無語了,不想讓他請假就直接說吧,乾嘛要找這些歪理由。

王黔的確不想讓司然請假,要知道前幾天就是這一請假新聞上都在亂寫一通,要是在消失個幾天,恐怕更離譜的都會寫出來。

到時候不是寫晏然被人包養,而是寫晏然被人包養然後準備生小孩了。

香水的廣告已經拍完,剩下的就隻有晚上上節目的通告。王黔看了下時間,然後用腳踢了踢正在擦牌子的司然:“你真的感冒了嗎?”

“恩!!難道你要大發慈悲的放過我了嗎?”司然眼睛迸發出亮光,撲閃撲閃的望著王黔:“你真是好人,好人一定有好報的。”

被發了好人卡的王黔很不心虛的收下了,等司然情緒平靜了一點,才用平靜無波的聲音說:“我沒打算讓你休息啊,我隻是想說,隻是個小感冒而已,上節目吃點潤喉糖彆人就聽不出來了。”

司然:“……”

他對這個人還抱有期待什麼的真是弱爆了!!!

“你會遭報應的!!!”司然憤憤的說,然後自顧自的坐上保姆車準備離開。

坐在車廂裡,身上的溫度回暖了不少。司然也好受了一些,他從兜裡拿出手機,翻出司然的電話,想要撥打手指卻停在按鍵上不動了。

如果這時候打過去會不會打擾到小晏?

184你知道該怎麼做了吧

司然剛想著會不會打擾到某人,電話就猛的震動起來,司晏的名字大大咧咧的出現在屏幕上。

司然愣了一下,連忙接通,男人低沉穩重的聲音從電話聽筒裡傳了出來。

“哥哥在乾什麼呢?”

司然清了清嗓子道:“剛剛才拍攝完畢,現在正在休息,對了晚上我還有一個節目要上,到時候可能很晚還回家。你要是回家早的話,就先睡吧彆等我了。”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