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第 107 頁(1 / 2)

加入書籤

青年垂眸凝視著懷中的人,眉目含情柔和似水,宛如對待此生的唯一珍寶那般。

忽視掉心裡的那抹違和感,王黔抬起頭,玩笑般的調侃道:“你和你弟弟真的很像,不仔細看還真看不出來,不過你能讓他低調一點不?要知道他哥哥現在已經是公眾人物了,更彆提他還長得像你。”

低調嗎?

想起那個看似冷漠卻又固執的像個孩子的弟弟,司然臉上的笑容真切了許多,眉眼之間縈繞著一股柔和:“他學不會低調的。”

因為他根本就不在意這些。

王黔皺皺眉頭,顯然也是想到了麵對司晏時那種危險:“的確是這樣,不過你們兩兄弟怎麼性格差這麼多。”

司然笑笑不說話,聽著他抱怨著自己弟弟對他昨日的種種行為:“你知道當他知道你生病時那副表情嗎!我敢肯定,如果當時麵前有把刀,他一定會殺了我的。真可惜你沒看到你弟弟那樣子,實在太恐怖了。”

司然:“……”

王黔說:“本來你現在就夠多緋聞了,你弟弟又弄出這一出,他是不想讓你待在這個圈子吧!故意的吧!”

嗬嗬……

司然嘴角抽搐了兩下,你怎麼知道他不想讓他待在這個圈子了。

忽然,王黔語氣一變,麵無表情的推了推鼻梁上的眼睛,難得嚴肅的說:“昨天因為你弟弟所有的行程都被打亂了,今天無論如何你都不能推脫了,如果你真的還想待在這個圈子的話。你知道這個圈子的殘酷的,隻要稍不注意你就會被他們踩下來。看這次也是,他們想拉你下水,不會放過任何機會來潑你臟水。”

“我知道這些。”司然長歎一口氣,他又何嘗不是知道這個圈子的殘酷和冷漠。喜歡你的人可以在片刻之間討厭你,這個世界上永遠不缺少詆毀的人。

“王黔,謝謝你。”

謝謝你這三年來無微不至的照顧,謝謝你無論發生什麼事情都不會為了利益而出賣他。

謝謝你……

“乾,乾嘛突然這樣。”習慣了回嘴,突然這樣變得正經起來他真的很不習慣。

修長的手指推了推眼鏡,試圖掩飾臉上的狼狽,王黔輕咳一聲,扭過頭:“誰要你說這些話,你隻要給我乖乖工作上通告就行了。”

司然眼尖的瞥到他發絲下的耳朵紅彤彤的,他笑了笑,第一次發現原來他家喜歡裝精英的經紀人還有這麼可愛的一麵啊。

“其實你這樣挺可愛的。”

比你不裝的樣子還要有趣很多。

王黔臉詭異的紅了一下,不過隻是曇花一現,他又恢複那麵無表情的精英樣:“你昨天感冒將腦子燒壞了嗎?在說什麼胡話,還不快去把衣服換好,你今天還想打牌一次遲到嗎?”

司然:“……真是不可愛。”

王黔說:“我謝謝你誇獎,司大牌!”

“……”

……

這次王黔給司然爭取到了一部戲的試鏡,那是一個配角,雖然是配角但在劇本中占據了很大的重量。

在車上王黔千叮嚀萬囑咐,就怕這次司然出現什麼錯誤。

“這部戲可是聚集了那些重量級的明星,我能給你爭取到這次試鏡已經很不錯了,接下來就要看你能不能爭取到了。”王黔將劇本資料拿給他讓他過目。

司然接過來一看:“繼承者?”

抬頭望了一眼王黔又低頭看著本子。

王黔推了推眼鏡,眼鏡片在燈光的作用下反射出一道白光:“具體的你看了就知道了。”

瑪雅預言2012年12月24日世界末日,這一天所有人都如平常那樣的工作生活。沒有人將這次的預言放在心上,隻有少數幾個想要毀滅世界的人一直期待著末日的降臨。可惜災難就此降臨,在誰也沒有準備的時候。地球的板塊發生了極大的變化,動物們開始出現了異常的變異,小巧的動物長出了獠牙,變得異常巨大。人類麵臨著有史以來最大的災難,可惜這次災難還沒有過去,又一次毀滅性的打擊降臨在人類身上,人也開始發生了變異,死了的人也可以走動,如同常人般,但是他卻以食人為動力。

這在電影裡不陌生,這種死了又活過來的人類簡稱活死人。

人類從食物鏈的頂端變成了最底下的,從掠奪者變成了被掠奪者,他們成為了食物。

而司然飾演的人是這裡麵的活死人萬長希,他作為一個死去的人,但是他不像其他同類一樣像隻野獸,他有自己的意識。他沒有記憶,隻知道自己的名字叫萬長希。為了證明他是誰,萬長希踏上了漫漫長路遇上了主角。

萬長希是悲劇人物,無論是開頭還是結尾。他的戲份不多,但是每次都能占據很大的戲份。

萬長希就像是所有書中的反派角色一樣,作為繼承者這本書,他也有反派人物,那麼就是萬長希。萬長希這個角色不像其他電視裡的反派人物那樣頻頻出鏡,反而他很少露麵,因為他很會隱藏自己。

不過反派通常隻有一種結局,那就是死在主角的光環之下。

“哇哦。”司然看完之後發出這樣一聲驚訝的語調,王黔問道:“怎麼樣?有興趣嗎?”

“世界末日這個題材很不錯,那麼我需要試鏡的角色是哪一個?”

眼鏡片底下的眸光有什麼快速的閃過,隨後王黔推推眼鏡,手指向劇本上的一個名字:“你要試鏡的是這個人。”

看到那個名字,饒是司然這樣的人也忍不住驚訝:“竟然是他!”

“不喜歡這個角色嗎?”

“不,沒有。”司然抬起頭,凝黑的眼中滿滿的全是興趣和期待:“反而我很期待這個角色。”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