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第 109 頁(1 / 2)

加入書籤

錯。

她自安奇鬱出道開始就一直帶著他了,對這樣的認真而又能吃苦的新人打心底裡喜歡。而且安奇鬱又比她小上個幾歲,所以不知不覺張豔拿他當弟弟來看待。

安奇鬱在麵對張豔的時候收斂了一身所有的戾氣,無害的像個乖寶寶一樣,他說:“剛剛有點悶,所以我就想出來透透氣。”

果不其然,張豔立馬擔憂的追問:“沒什麼事吧?可能是因為你太緊張了的緣故。”

“可能是吧。”安奇鬱點點頭,靜靜的垂下頭,試探般的問道:“先前我好像看見晏然前輩了?”

因為晏然比他出道很多,而且實力和地位又比他高,所以在圈子裡的新人尊稱這樣的人為“前輩”。

“是嗎?他也來了?”張豔到處張望了一下,沒有看到那人的身影:“可能走了吧?我也沒太怎麼注意。”

今天試鏡的人很多,而且都是重量級的人物,她都去注意這些人了,哪有空還注意其他。

安奇鬱斂下眼裡的神色,嘴裡呢喃道:“是這樣啊……”

對於司然走之後發生的事情他一概不知,現在的他正坐在專屬的休息室裡,畫著妝。

本來這些工作都應該昨天完成的,可是因為司然突然的感冒而耽擱了,所以所有的行程全部放在了今天。司然這不剛才試鏡完,就跑來這邊拍照了。

他要拍的是雜誌社讚助的寫真集,為了這本寫真集,司然有預感自已會折騰一天。

“等下拍完後晚上還有個節目要上,彆哀嚎這本來就是你昨天的工作,可惜某些人偏偏被某個弟弟接回家了。”

被某個弟弟帶回家的司然默默閉上嘴,好吧,他沒資格抱怨這些。

190你不知道?

寫真集的主題是清爽類型,化妝師隻是給司然做了個簡單的造型,除了上一點化妝水什麼的就是給眼睛修飾下。

給司然化妝的人是麗姐,她在這一行已經乾了很久了,也算是資深了,不少人稱呼她為麗姐,代表尊重。

司然和麗姐合作過幾次,兩人關係挺不錯的,每次見到還會開玩笑。這次麗姐也不例外,看到司然先是開了個無傷大雅的玩笑:“你最近在乾什麼呢,該不會是和小女朋友在一起吧,你瞧你多好的皮膚啊,眼睛都長黑眼圈了。我說你也要注意點,雖然你還年輕,但是那種事做多了以後可對身體不好。”

如果是在平時司然一定會回嘴過去,而不知道是不是因為他心虛的緣故,他隻是乾笑幾聲不說話。

麗姐覺得稀奇極了,哪次她開司然玩笑的時候都有回嘴啊,可是偏偏今天就沒回嘴。她停下手上的動作,猛的湊頭過去仔細打量著司然:“彆說,你還真有黑眼圈了,看你麵色也不太好,真不會是交了女朋友了吧。”

“……”女朋友倒沒有交到,男朋友倒有一個。昨天晚上才親熱過的司然眼神飄忽的躲閃開來他含糊的說:“怎麼可能交女朋友,我昨天感冒了沒睡好而已。”

“是這樣嗎?”麗姐擺明了不相信他的樣子,她回過頭問著正在玩手機的王黔:“王大莊,你的藝人昨天真的感冒了?”

王黔一臉黑線的從手機屏幕上移開視線:“不是說了多少次了,彆叫我王大莊嗎,我叫王黔!彆讓我在強調這個名字,這隻會讓我更加的看清楚你的智商!”

“可是你明明就是叫這個名字啊。”麗姐無辜的眨眨眼,就算有一把年紀了,但她做出這個動作非但不引起彆人的反感,反而彆有一番味道。

“嘔……”王黔捂住胸口乾嘔幾聲,“你能不能彆這麼惡心,我今天吃的早飯都快吐出來了。”

“你就算將昨天的晚飯吐出來也不關我的事,對吧,小然?”麗姐又俏皮的掐了下司然的臉頰,細滑的觸?感讓她情不自禁的又捏了一下:“真是無論看幾次都會讓人嫉妒得不行,你這樣的家夥生來就是讓女人嫉妒的,一個大男人要這麼好的皮膚乾什麼。”

司然隻得乾笑的嗬嗬兩聲,他永遠不懂為何這些女人永遠都在乎這個事情。

王黔說:“彆羨慕了,這是你羨慕不來的。更何況你這樣的年齡也想要好的皮膚,彆開玩笑了,彆人會以為你是天山老妖的,而不是天山童姥。”

“王大莊你是不是要和我作對!”手掌狠狠的拍了一下桌子,大力的震動讓桌子上的東西都震動一下,麗姐橫眉怒目相對。

王黔推了推眼鏡,將手機塞進包裡,道:“我說了,不要叫我王大莊!我的名字是王黔!!”

“你可不是王大莊嗎,你這麼能裝,這個名字多配你啊。”

“……”

關於王大莊這個名字還是頗有些淵源。

如果不認識王黔的人看到他的第一眼那麼就會認為他是精英,特彆正經死板的那一種。

可是認識王黔的人都知道,他非但不正經,他還有些二,腦子的回路永遠跟不上正常人的節奏,而且嘴巴又毒蛇的要死。麗姐剛和王黔認識的時候也認為他十分正經,還對他頗有些好感的。

誰知道長得這麼像精英的一個男人,這麼的斤斤計較,用麗姐的話來說就是矯情。

她從沒看到一個男人矯情到這樣一個地步,那個男人喝水前還要用帕子仔細的來回擦拭三遍。明明潔癖成性了,偏偏還要裝一副冷漠高端大氣上檔次的樣子。

麗姐性格大大咧咧帶點男兒的豪爽,所以她特彆見不來人矯情。如果是女人矯情就算了,偏偏男人也矯情。

徐建也很會在外麵裝的很有範兒的樣子,明明骨子裡就是個二貨。王黔是徐建的徒弟,想必當時什麼都沒學到,就學到了徐建那一套裝逼技術。

麗姐自從知道他的真麵目後,再也不叫他名字了,改叫他王大莊,也就是王大裝逼。

“我不是說了嗎!!彆叫我這個名字,你這個老娘們。”

“……你罵我老娘們,你這個娘娘腔!!”

王黔火了:“什麼叫娘娘腔,勞資哪裡娘了!”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