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第 111 頁(1 / 2)

加入書籤

是怎麼的。

司晏很少不接電話,基本上是一打就通。

上節目要將手機交給經紀人保管,司然對王黔說“等下你再打打我弟弟的電話,剛才一直沒通,我有些擔心他。”

192給個解釋。

“他這麼大了你還擔心他?”王黔接過手機,嘴裡嘟嘟攘攘的抱怨,“行了,你去吧我會打電話的。”

“恩,麻煩你了。”

綜藝節目一般都是先主持人一段開場白,然後在搞笑一會兒。看著舞台上主持人講一句笑話笑的花枝招展的樣子,王黔推了推眼鏡,麵帶不解:“我一直沒有弄明白的是,為什麼一句一點也不好笑的話,他們能夠笑得這麼開心。”

“因為這算是他們的特長吧。”司然答道。

“原來是這樣。”聞言,王黔幡然醒悟。

其實做節目遠遠沒有在電視裡看得那麼的有趣,因為往往有時候觀眾笑得最開心的時候就讓停下來,那種感覺如同糖吃到一半就卡在喉嚨裡,不上不下的憋屈。

司然很少上綜藝節目,王黔準備將他打造成比較有型的藝人,對於上綜藝節目往往會自降身調。

可是最近司然的緋聞纏身,而且又消失了好幾天。為了拉回人氣,隻能讓他在熒屏裡露一下臉。本來王黔打算讓司然競爭到那部繼承者的角色,可是從今天的表現以及評委的表現來看,估計是沒有戲。

上個節目總比沒上節目好,至少在觀眾麵前露個臉啊,王黔打著這個主意才讓司然來上節目的。

節目流程很簡單,先是讓藝人出場和觀眾主持人互動一下,然後下一個階段就是玩遊戲,表演一下自己的才藝,最後就是節目結束了。

主持人出場現是一段舞蹈的表演,主持人是一男一女,一個叫蕊蕊,一個叫阿少,都是這個電視台簽約的主持人。

蕊蕊長相甜美可愛有種青春活潑的小姑娘感覺,阿少則是風趣幽默,他們兩人一唱一和倒是逗笑了下麵觀眾。

沒有到司然他們幾個藝人出場,他們隻能站在舞台背後等待出場時間。正沉思者,就感覺到有人靠近,抬起頭一看,竟是安齊鬱。

今天他的造型依舊是清純的風格,隻上了淡淡的眼影遮蓋住了眼角的疲憊。蓬鬆淩亂的頭發襯得他那張清秀的臉龐顯得年齡更加小了幾分,一身淺色的牛仔褲和牛仔襯衣,青春洋溢極了。

“司然前輩聽說你最近出了點事情?”

司然對於這個前世的小三,今世的陌生人已經沒有多大的感情了。在他眼裡,無論是韓宇還是安齊鬱他們已經成了過去式,一個不重要的人。

“我有沒有出事和你有什麼關係?”

安齊鬱淺淺的笑了笑:“我隻是關心司然前輩而已,畢竟咱們是同學一場呢。”

司然看著他,沒有錯過他眼中快速掠過的快意和惡意。他有些不解:“我有什麼地方得罪過安同學嗎?為什麼我老是感覺你在針對我。”

就算有仇也是前世有仇好不好,今世他沒有和這個人搶韓宇啊。

安齊鬱眼瞳稍稍的睜大了幾分,用笑容來掩蓋住臉上的不自然,他說:“我怎麼可能討厭司然前輩,這肯定是你的錯覺啦,畢竟好歹我們也是同班同學加舍友啊。不過……”話語停頓了片刻,隨後他輕眯眼睛繼而又道:“最近司然前輩還是老實點好,我看最近有什麼人在針對你呢,這是作為後輩對前輩的擔憂呢。”

“謝謝你的擔憂,不過你擔心我還不如擔心下你。聽說你最近的專輯銷量慘淡收場,你有沒有想過該怎麼解決這件事情?”司然漫不經心的說著,眸光微冷。

果然下一秒,安齊鬱臉色變了又變。最後他強壓住自己的怒氣,鐵青著臉說:“你彆太得意了,你也沒比我好過。”

“不裝了?”眉峰輕輕地挑起一個弧度,司然唇角勾起諷刺的笑:“我和你雖然是同學一場,但也沒有那麼熟稔,還是保持一下距離吧。”

“你!!”

說完司然就走到另一邊,餘下安齊鬱麵色難堪的站在原地瞪著他。

他們兩個站的地方算是一個角落,很少有人注意到他們。所以剛剛兩人的談話沒有被任何人聽進去,剩下等待的藝人隻是看到司然走了出來,隨後沒有一分鐘時間安齊鬱就走了出來。

兩人一前一後,前者麵色紅潤淡漠,後者麵色略微白憔悴。

一定發生了什麼事情,明眼人一眼就可以看出來。不過誰也不會上前去追問,畢竟在這個圈子裡,上一秒是朋友,下一秒就會變成對手。

誰也不願意多交一個仇人,最好還是就這麼保持原狀,當做沒看見吧。

伴隨著音樂響起,藝人們開始一一出場了。

率先出場的便是金宇,他帥氣年輕的長相頗得一些年輕人的喜歡,一出場就尖叫聲四溢。隨後出場的是第二個藝人,再然後是司然。

幾人的出場都贏得了不少人的歡呼和尖叫,司然站在舞台上感受著台下觀眾的喜悅,他不是第一次感受到這樣的氣氛了,但是每次都覺得非常的不可思議。

他竟然成為了藝人了,有那麼多人知道他,有那麼多人喜歡他,有那麼多人可以從電視節目上看到他。

這是他前世根本沒有想過的事情,如果不是因為發生了那件事,如果不是因為想要變強。

如果不是因為認識了莫華……

聽著台下有人叫他晏然,不可否認他是挺感動的。

最後一個出場的是安齊鬱,他靦腆的笑容以及清秀的相貌,一個出場就來了個甜甜的笑容:“大家好,我叫安齊鬱。”

頓時場下掌聲一片,尖叫聲此起彼伏。

大聲叫著安齊鬱的名字,掌聲歡呼聲交織在一起。

主持人蕊蕊笑著調侃道:“看我們的觀眾多麼激動啊,這麼多的帥哥。有溫柔的,有靦腆的,優酷帥的,有帥氣的。你們是不是很飽眼福啊,對不對啊。”

下麵的觀眾大聲地叫著:“是的。”

氣氛一時融洽不已。

司然麵帶微笑,其實已經開始晃起神來。他在想司晏電話為什麼打不通,是出了什麼事情,還是單純的信號不好。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