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第 112 頁(1 / 2)

加入書籤

譜的要求,但投資商那邊也不能得罪。導演瞬間仿佛蒼老了幾歲,掏出懷中的煙含在嘴裡卻沒有抽。

錄製節目時不允許抽煙的,一來味道太大,二來煙霧會影響到鏡頭清晰,外加這麼多道具電線,一個不小心燒著了怎麼辦。

瞧見他們愁苦的樣子,王黔很不負責任的幸災樂禍的笑了下,見導演不悅的望過來,無聲的說了兩個字:“活該!”

最好是投資商更任性些,毀了這個節目,反正這些人也夠煩,還不如不將節目播出去呢。

因為臨時有了變動,為了配合投資決,導演不得不停下錄製,招來兩個主持人。

突然停下錄製在節目裡是經常的事情,所以觀眾們也不驚訝。為了讓主持人知道這個變動,導演說了很久,藝人們趁機下場補個妝。

王黔順勢湊到司然身邊,氣憤的說:“我們走吧,這樣的節目還上什麼啊!那個主持人腦袋裡塞的是狗屎嗎,竟然在大庭廣眾之下提這事情。”

“可能是收了誰好處吧。”至於那個誰,大家都心知肚明呢。司然邊說,眼神不經意的掃向一旁正在補妝的安齊鬱,目光冷了下來。

有個問題他始終百思不得其解,為什麼安齊鬱這麼針對他,除了前世,這一世他們的交集隻有學校和工作。

司然想了想還是沒有得出個理由,伸手揉揉抽疼的額角:“小晏的電話你打通了嗎?”

“我剛才打過,還是沒人接聽,他是不是沒有帶電話啊。”

“不排除有這個可能。”司然說,眉宇之間縈繞著一抹擔憂。

“好了,你弟弟已經是大人了,你這麼操心他乾嘛。”

這也是王黔不能理解的,在他看來,這兩兄弟關係好的太不正常了。

如果他們身上沒有至親的血緣,他恐怕還以為這兩人是處於熱戀中的情人呢,這麼黏糊。

停錄了十分鐘,又是在一陣歡樂的音樂聲中回到了舞台。

這一次阿少像是和司然對著乾那般,一直問著他問題:“聽說晏然的身世很神秘,一直都沒有人知道,不知道晏然能不能方便的在這裡透露一下,好讓我們這些粉絲也好好的了解一下。”

他這話一出,頓時引起了不少的共鳴。有些粉絲堅信自己偶像一定是富家少爺,而有些人則在網上惡意詆毀重傷。

——如果他真是有錢人,他乾嘛要進娛樂圈,這不是吃飽了沒事情乾嘛。

——樓上的話我不同意,誰說娛樂圈裡沒有貴公子,你看莫華不也是個豪門少爺,他不也在圈子裡混的這麼好。

——這能一樣嗎,莫華那是什麼人,晏然又是什麼人。

……

這張帖子跟風的很快,忽然一隻修長的手指將電腦蓋子蓋上,屏幕的幽幽光亮一下子泯滅。

司晏冷峻的容顏隱藏在陰影裡看不真切,他身側的助理看到他這個樣子,心裡開始打鼓般的緊張。

對於這個年輕的司總,他總是覺得很危險,明明這麼年輕俊美,但不知為何,對上他那雙幽深深邃的眼皮時什麼話也說不出來,倍感壓力。

“司總我已經打了電話,隻需要我們到現場就可以了。”助理很不明白,為什麼年紀輕輕的司總竟然也會追星,不然怎麼會專門打電話給節目組說加一個節目。

“恩,他們現在進度到哪裡了?”

男人側臉線條冷硬,薄唇緊抿著。他聲音和他周身的氣質一樣冰冷,莫名的透著壓力。

助理翻開手機打電話問了幾句,然後放下電話:“他們知道您要去,所以現在一直在拖遝進度,就等您到了。”

“恩,很好。”

黑色的轎車快速的行駛在黑夜之中,如同一隻敏捷的黑豹,優雅而迅猛。

節目仍舊在繼續,麵對阿少的提問,司然麵色不變分毫,他說:“我的家庭很簡單啊,就一個弟弟,還有父母爺爺,和普通的家庭一樣,沒什麼特彆的。”

阿少聞言眼中露出幾分輕蔑。

他還一直以為晏然有什麼後台呢,答應那人的時候還有些猶豫。什麼嘛,不過是個普通家庭,那就沒必要顧及什麼了。

沒了顧忌,阿少說話也放開了些,問司然的問題,一個比一個過分:“你還有弟弟?那你弟弟知不知道你的緋聞呢。”

誰也沒有看到,坐在司然旁邊的安齊鬱眼裡快速的劃過一絲快意。

天之驕子又如何,在麵對大庭廣眾的羞辱,你還能保持著你高貴而乾淨的形象嗎。

台下,王黔簡直快要氣炸了,恨不得立馬上台用話筒砸死那個阿少,這明擺著找茬嘛!

可惜他不能去鬨,雖然是在錄製節目,但台下還是有許多觀眾,不知道有多少的人在偷偷攝像呢。經紀人有時候就代表藝人,要是他這樣衝動的一出去,準保證明天網上就有晏然教唆經紀人大鬨節目組的新聞了。

為了不再增加緋聞,王黔這口氣憋得胸口都疼了。

忽然,聽見節目組的後勤人員的吵鬨聲,聞言看過去,一道黑色英挺的身影驀然竄入視線之中,王黔震驚的瞪大雙眸,眼鏡片底下的情緒第一次這麼明顯的泄露出來。

“你,你……”

導演連忙起身走到高大的男人身邊,他抬頭一看,頓時那張熟悉的臉龐震驚在原地。同樣被驚呆了的場務呆滯的偏過頭,看向舞台中央,那裡的青年淺笑吟吟,和麵前這個冷漠壓迫感十足的男人顯然是一個模子裡刻出來的。

“你……”和晏然是什麼關係。

他想這麼問,可是這句話像是卡在喉嚨一般。怎麼也說不出來,隻能瞪大眼睛看著慢慢走過來如同帝王一般的男人。

不用猜都能知道,這個男人和台上的青年有什麼關係。

他看到男人旁邊的助理,一陣天旋地轉,眼前一片黑暗,仿佛天塌下來了那般。導演抱著僥幸的心理看向場務,呆滯中的場務立馬回過神來,常年的合作已經讓他們有了默契。

“請問這位是。”

他問的是男人旁邊的年輕助理,助理平凡的長相,一身整齊的西裝,打著領帶,典型的精英白領的樣子。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