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第 113 頁(1 / 2)

加入書籤

旁邊的安齊鬱目光變了又變顯然已經想到是誰了。

那個人怎麼會到這裡!安齊鬱看向麵具人時眼中充滿了恐懼和害怕。本來塗了粉底的臉更是煞白一片,額角沁出細細密密的冷汗,牙齒無意識的輕咬下唇瓣。

這是他不安時的小動作。

無論過了多久,每當見到這個人,那深入骨髓的恐懼一直席卷著他。

他永遠無法忘記自己死前,那痛苦的折磨以及瘋狂的話語,那是噩夢!

那是他一輩子也無法擺脫的噩夢!

他的異樣沒有讓任何人察覺,準確的說此刻沒有人將目光放在他身上。他們所有的心思都放在了麵具男上,心裡不斷的猜測著他的身份。

“你們是什麼關係?”金宇低聲詢問,沒有其他的意思隻是單純的好奇而已。

司然笑起來,像是想起什麼般,眉眼之間的溫柔快要溢出水來似的,眼中的光彩奪目而熠熠生輝:“他是我最親密的人。”

“這樣啊!”金宇看著司然的視線有些吃驚,他以為這人會隨便敷衍他,沒想到這麼大方的承認了。仿佛一點也不害怕被人亂寫一通。

從剛才的話來說,如果讓媒體聽到,絕對會在那番話上大做文章。

說這話的人除非是傻子或者是太過於誠實,金宇笑起來,他決定欣賞這個人,真是坦率得太可愛了。

氣氛有些僵住,蕊蕊最先反應過來,然後瞪大了眼睛裝作一副很吃驚的樣子,那誇張的行為頓時逗笑了一乾眾人:“大家來猜猜看他是誰啊,要不我們請他來說幾句話?”

兩個主持人知道他是投資商那邊的人,也不敢怠慢,連忙互動起來。

“先前聽你說的話,好像很熟悉晏然,該不會是他粉絲,然後我們節目組導演給晏然一個驚喜吧。”

男人帶著麵具,高大的身材給人一種莫名的壓迫感。站在他身邊的蕊蕊和阿少感受到的最為強烈,笑容也漸漸不自然起來。

“恩,這個世界沒有人比我更熟悉他了。”低沉的嗓音悅耳沉穩。

話音剛落,不知情的人瞪大了雙眼,這該不會是第一大新聞吧!!!

這個男人竟然承認了和晏然很親密的關係,一瞬間他們腦海裡聯想到了前段時間傳得很火熱的緋聞。

金主!!!

這個人難道就是晏然的金主?

但是他來這裡乾什麼,是想公開他和晏然的關係?在這大庭廣眾之下公布他們的關係,這是要晏然徹底的證實被包養這個事實嗎?

要知道如果晏然被包養的消息真的被人證實,那麼晏然的星路就徹底的毀了。

他們到底在想些什麼!!!

當在眾人猜測的同時,司然站起身來,朝著男人慢慢的走過去。氣氛又瞬間安靜下來,靜得宛如掉一根針都能聽得一清二楚。

數十雙眼睛看到司然麵帶微笑的站到男人麵前,親昵的說:“你怎麼來這裡了。”

“隻是來看看你工作的地方而已,給你驚喜,怎麼樣夠驚喜嗎?”低沉的男聲不複先前的冰冷,聲線裡的柔和透過麵具清晰的傳遞出來。

司然笑道:“是驚還差不多,哪裡有什麼喜。”

兩人談話間毫不掩飾的親密樣子惹得下方的觀眾開始竊竊私語的討論起來,眼見快要發生騷動,阿少走過來道:“晏然能和我們介紹一下他嗎?看我們下麵的觀眾都迫不及待的想要知道了。”

司然笑起來,手握住男人自然垂在身側的手。他這樣的舉動頓時引起了下麵人的驚呼,看向他們的目光變得曖昧起來。

“向大家介紹一下,這是我的雙胞胎弟弟,也是前段時間緋聞的男主角之一,我的金主司晏。”

隨著他的話落下,男人的麵具慢慢脫落,露出俊美的五官以及冷厲的眉眼,那張和晏然一模一樣的臉讓下方的人都興奮的尖叫起來。

隻有少部分人從震驚中快速回神,注意到司然先前說的名字。阿少臉色有些發白,他在這個圈子打滾了十多年,當然聽說過上流社會的一些人。而這個司姓在B市裡並不陌生,如果真的如他想象的那樣。

阿少看向司然的目光有些變了,難道這個人根本就不是被金主保養的,而是他本身就是出生於上流社會的人,也就是司家少爺!!

不論他有何想法,下方的人卻是尖叫聲此起彼伏。

晏然竟然有個雙胞胎弟弟!!而且雙胞胎弟弟竟然就是傳得很火的金主之一!!!

難道今天晏然的身世之謎將要在此揭露,一想到這,觀眾們都開始興奮起來。

這可是特大的新聞啊!!!

相比他們的興奮,有些人卻開始膽戰心驚了。特彆是今天針對晏然的主持人阿少,還有導演這些人,他們皆是臉色難看,仿佛天塌下來般,什麼都說不出來。

而安齊鬱則是害怕,他恐懼著眼前這個男人,這個在前世讓他慘死的男人。

明明三年都沒有消息偏偏在這個時候回來!早知道這樣,他就不讓人針對司然針對的這麼明顯了。

現在倒好,知情者一看就知道是他搞的鬼。想起男人前世折磨他的手段,安齊鬱心裡是又懼又怕,身子也開始輕輕顫唞起來。

這樣麵色蒼白的樣子倒是看上去真的柔弱了不少。

金宇望著那兩張相同的臉,眼裡露出一抹了然,隨後笑出聲。

原來如此啊……

司然大大方方的牽著司晏對台下的觀眾說:“抱歉瞞了大家這麼久,這是我的弟弟,想必大家也看出來了吧。我真名不叫晏然,而是叫司然,前段時間的緋聞讓不少粉絲對我失望,我感到很抱歉。在這裡我想對所有喜愛我的粉絲說,我沒有被人包養,因為我根本就不屑於包養。”

“如果有人想要包養哥哥,那麼那個人一定是我。”男人低沉的聲音穩穩的響起,擲地有聲。

先前所有的猜想都消失不見,視線之內隻剩下台上兩個優秀英俊的男人的身影。那霸氣的宣告,以及坦白的訴說,讓觀眾大呼帥氣。

兩人兄弟的身份根本沒有讓人聯想到其他地方去,隻會認為他們兩個人兄弟情深。這個也是司晏的打算,他要借此機會讓所有的人都知道司然的身邊還有一個司晏在。

哥哥的身邊有他!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