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第 115 頁(1 / 2)

加入書籤

,然後無奈的男聲從身下傳來:“哥哥,你這樣很危險,要是我沒穩住怎麼辦?”

他趴在他背上笑起來,篤定的說:“我相信你能將我護得好好的。”

這不是自大,而是自信。

因為身下的男人是寧願傷了自己也不願意傷到他的人。

就算沒有穩住步子,那麼在摔下去的那瞬間他也會將他護的嚴嚴實實,不傷到分毫。

這就是他的弟弟,這就是他的愛人。

司晏動作輕柔的讓司然從自己背上下來,然後轉過身略微的俯身給他整理弄亂的衣服。

望著近在咫尺的俊臉,那深邃的目光專注的凝視著,手上的動作認真而仔細,宛如在做一件十分神聖的事情。那同樣長長的睫毛隨著呼吸輕輕的顫動,在眼瞼下方落下一層淡淡的陰影。男人唇線略薄冷硬,唇角抿成一條直線。

司然瞧著心癢難耐,忍不住湊過頭在男人冷硬的唇瓣上啄了啄。

男人似乎有些驚愕,凝黑的雙眸中快速的劃過一抹驚訝,隨後湧上的是濃濃的喜悅和寵溺:“你啊……”

無奈的歎息聲裝載了滿滿的寵溺與深可溺斃般的溫柔。

為了不讓自己沉溺在那溺斃般的溫柔中,司然明智的轉移了話題:“王黔來找我有什麼事嗎?”

司晏的手指頓了頓,隨後輕柔的撫平衣服上的褶皺:“你等下出去就知道了。”

如果真的可以,他真不想讓哥哥參與這些,不想讓這些肮臟的東西入了哥哥的眼睛,哥哥隻需要一直快樂的做自己就好了。

出了臥室,映入眼簾的就是王黔端坐在沙發上發呆的樣子。

司然在他對麵的沙發上落座,瞧了一眼已經空空如也的杯子,然後似笑非笑的斜睨著弟弟:“這就叫做沒欺負?”

“……”司晏詭異的沉默不語,隨後他默默的走到一旁,拿起杯子倒了杯牛奶過來。

王黔驚愕的看著他的動作,難道這個是給他的?!!他頓時感動的熱淚盈眶,明明是一杯小小的牛奶,他卻覺得治愈了一般。

“這是給我的嗎?”

他感動的伸出手準備去接牛奶,哪知那杯還暖暖冒著熱氣的牛奶卻遞給了司然,冰冷的男聲不複存在,有的是溫柔低沉的嗓音:“才起床先喝杯牛奶墊墊胃,等下想吃什麼我去做。”

“……”

頓時王黔火熱的心變得拔涼拔涼的,他發現自己真的想太多了,這個男人怎麼可能給他倒牛奶啊!!

司然看不過去的用手肘撞了一下司晏的腰側,壓低了聲音說:“差不多就可以了,欺負過了他真的會哭的。”

王黔:“……”

他的心真的沒這麼脆弱,真的!!

戲弄夠了王黔,司然渾身舒暢的進入正題,果然欺負經紀人的滋味太棒了。

“對了你來找我做什麼呢?這麼一大早就來。”

王黔抬頭默默的看向掛在牆壁上的時鐘,已經快到九點了,這樣的時間還算早嗎?不過鑒於某人現在有了靠山,王黔默默的咽下到了嘴邊的話,將手機拿到他麵前,悶聲的說:“你看了就知道,對了,請容許我上個廁所。”

他得找個地方好好的平息下自己的心情,不然看到司然那張臉他就想揍上去。

丫的,太欠抽了!

司然隨意的擺擺手,目光放在手機屏幕上,上麵豐富的內容讓他稍稍的瞪大了眼睛:“這是……”

帖子的評論刷的很快,伴隨著昨天司然錄製的節目更是讓這帖子火爆到極點。

昨天晚上錄製的節目一般要下一個星期才發,但是裡麵有不少的觀眾將一些經典的橋段用手機錄了下來,其中就有司然和司晏在節目中說的話。

節目中司然從容不迫,笑容不變的說:“這個其實是那天我在國外拍戲,正好我弟弟在那裡,所以他來探班,可能就是這樣的,所以才誤會了。”

下麵評論區的回複刷的很快。

——看看,晏然說什麼了,其實包養的金主就是他的弟弟。

——樓上的人傻了吧,長的這麼一樣,怎麼可能沒有認出來。

——我看樓上的人才傻了吧,晏然不是說了嗎,不知道是誰謠傳的,這件事他們劇組的人都知道。你看那個發微博的某個人不是擔上了豔照門嗎,這麼惡心的一個人一定乾得出來這樣的事情。

——同樓上。

——同樓上+10086

……

各種各樣的評論都有,看得司然直咂舌。以前他就知道這些粉絲毒舌起來的狂熱,沒想到這麼狂熱。

他算是領教到了,何為粉絲。上一秒愛你愛的死去活來,下一秒將你貶得一文不值。

這就是藝人的悲哀之處,任何時候隻要有那麼一點點的小錯就可以墮入萬劫不複之中。

“哥哥不如退出娛樂圈吧,我來養你。”司晏湊過頭,用臉頰磨蹭著司然的臉頰,軟乎乎的還有溫熱的氣息。

司然直接扒開他的大頭:“一邊去,我餓了,快去給我煮碗麵來吃。”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