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第 116 頁(1 / 2)

加入書籤

心的秦臻,快點滾出我們的視線!虧我以前還那麼喜歡你,現在想想我都覺得惡心!

——既然秦臻這麼喜歡被人上,來我願意給一百塊錢來躺著,我也想試試明星的滋味。

汙穢的話語讓秦臻眼皮一跳,隨後臉色變得猙獰,猛的將筆記本摔倒一邊,電腦屏幕和機身在一陣碎響中摔成兩半。

他隻覺渾身的溫度隨著電腦的摔壞一點點帶走,渾身冰冷刺骨,眼裡的光彩漸漸黯淡了下來。

就算手機鈴聲響起來也沒有引起他一點波瀾,他已經完了,徹底的完了。出事不久父母就打電話揚言要和他這種兒子斷絕關係,他們沒有這種不要臉的兒子,說出去都丟人!

最先的時候你們不是沒有阻止嗎,看到他掙錢回來,是誰那麼積極的讓他繼續在演藝圈待著!

秦臻想要諷刺地笑,但臉上的肌肉已經僵硬,怎麼也無法扯起嘴角。

這一瞬間他隻覺得自己很悲哀,他清楚地意識到有些事情並不能靠衝動來做。

他隻是嫉妒晏然而已……

他隻是嫉妒他,想讓他離開這個圈子而已……

可惜他卻高估了自己的本事,結果落得如此下場,他不甘心啊!!

他這些年的奮鬥,這些年的努力……

“晏然!“他惡狠狠地咀嚼著這兩個字,恨不得將那人生吃入腹:“如果沒有你!如果沒有你!!”

電話鈴聲在此刻唐突的響起,也驚醒了泰錚快要失控的理智。他看著手機屏幕上顯示的名字,眼中的光彩一點點點亮,恢複了神采也點燃了他心中最後一份希望。

泰錚猛地撲到電話邊,手忙腳亂地接起電話。似乎怕嚇到對麵的人般,他聲音放得很輕:“喂?韓宇嗎?“他從未想過韓宇會在這個時候給他打電話,先前他有想過給韓宇打電話,但是都被秘書轉接了。幾次下來,秦臻已經對韓宇不抱希望了,在這個圈子就是這樣,上一秒將你寵上天,下一秒視你如草芥。

韓宇打電話過來是他萬萬沒有想到的事情,現在他的豔門照在網絡上快速的流傳。韓宇是其中一個包養他的男人,雖然他還不知道裡麵那些人中有沒有韓宇。

秦臻連看一眼那些照片的勇氣都沒有,他覺得是噩夢,這一切都是噩夢。

“你在做什麼?”男人的聲音依舊溫柔帶著笑意,好似什麼也沒有發生一般平靜如常。

但是就是這樣的如常讓一整天神經緊繃的泰錚來說卻是如同救贖一般,淚水一下子絕提而下,他委屈地大哭起來:“韓宇……我,我,我不知道找誰了……幫幫我,求求你幫幫我。”

出乎意料的男人很爽快地答應了,爽快得讓秦臻準備好一肚子的說辭都沒有用上。他呆愣地眨眨沾有淚水的眼睫毛,隨後湧上來的是狂喜。喜悅布滿了他的心頭,讓他開心得忘乎所以,不敢置信地問了一遍又一遍:“真的嗎?你願意幫我?這是真的嗎?”

“當然是真的,你來我這裡吧。”

驚喜交加的泰錚沒有注意到男人語氣裡的不耐,他還沉浸在有人幫助他的喜悅之中。他不禁感動得熱淚盈眶,原來韓宇那麼喜歡自己,以前他為了他正對晏然根本沒有什麼必要嘛,韓宇的心在他身上,晏然根本不算什麼。

而且隻要給他製造機會東山再起,他一定會好好討回這筆賬。

一定會。

秦臻快速地收拾了自己的妝容,帶上鴨舌帽這些全副武裝地出門了。現在的他是話題中的男主角,各路媒體的狗仔隊都在他樓下蹲點。

為了離開一個地方不被人發現,泰錚躲躲藏藏地離開小區。

出來小區門口,他快速的狂奔,怕身後的狗仔隊發現他的存在。等到了一定的距離,他才招了個出租車。

他這副可疑的裝扮讓司機狐疑地盯了半響,生怕他是什麼神經病或壞人,一路上保持沉默。這時候鈴聲徒然地響起,泰錚拿起手機一看,是他的經紀人。

他不由得諷刺一笑,出事前就讓他找個地方藏起來,自己解決,現在還打電話來乾什麼。難道是知道韓宇會幫助他,所以臨時倒陣了?

“真是一條牆頭草的好狗啊!”

199為什麼

“你現在在哪裡?”經紀人毫不客氣的問話將泰錚逗笑了,他把玩著自己修長的手指,一邊漫不經心的說:“還能做什麼,你不是讓我找個地方藏起來嗎,我現在就是準備找個地方藏起來。怎麼了,我們經紀人終於忙完了,想起我了?這可讓我太驚喜交加了啊。”

“……”

那邊沉默了一會兒,半響才說道:“你彆激我泰錚,我想告訴你的是,公司決定收回你的房子,本來想讓你現在收拾東西離開的。不過看來你也有自知之明找地方了,那麼我就派人去將門鎖換了。對了,你彆還沒收拾東西吧。”

“你!!”秦臻氣得臉色鐵青,手指一下攥緊:“你彆高興的太早,隻要我翻身了的話,我會一一回報你對我的這些情的!”

情字語氣加重了一些,聽起來凶狠而暴戾。

在這個圈子裡混的人都不是被嚇大的,顯然電話那邊的人也是。對於泰錚的威脅,那人隻是輕笑幾聲,聲音中的輕蔑和不屑十分清晰:“等你有翻身的那天吧。”

說完,掛斷了電話。

秦臻握著手機麵色鐵青的盯了半響,隨後用力將手機扔在地上,碰撞到車廂的地板發出砰的一聲。

開車的司機猛地被嚇了一跳,看著泰錚的臉色越發的不善和懷疑起來。

這人該不會是什麼壞人吧?

“看什麼看,沒見過人打電話啊。”秦臻怒目相視,隱藏在墨鏡下的眼睛凶光畢露。

司機被罵的訕訕的回過頭,泰錚看起來那麼凶,他不敢與他對罵,隻能閉上嘴。

下次再有這神經病一樣的客人,他再也不載了,他開輛出租車容易嗎。

到了富人區的外圍,司機就停下車,在泰錚不明所以的目光下,說道:“這裡是富人區,住在這裡的人都是有權有勢的,裡麵查的很嚴,我這出租車根本不能進去,所以剩下的路隻有你自己走了。”

秦臻的臉色不好看了:“你讓我自己走過去,你開玩笑吧。”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