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第 119 頁(1 / 2)

加入書籤

彆人醜陋的一麵捅出來的事。

通話仍在繼續,王黔擔憂的聲線從電話聽筒清晰的傳遞過來。

“他死得莫名其妙,現在死因還在查,恐怕這件事對你來說有點麻煩。”

203我相信你

“哎呀光是在電話裡麵我也說不清楚,你那邊有電腦沒,沒有就給我找一台,我將這則新聞發給你。”

司然目光瞄向司晏桌子上唯一一台筆記本,然後又看著司晏說:“你的電腦給我用下。”

“恩。”司晏毫不猶豫的將自己辦公的文件點進右下角,然後將筆記本遞給沙發上的司然。看著他快速的移動鼠標,然後點出一則新聞出來。

司晏見他神情凝重,眉頭緊縮的樣子,深邃凝黑的雙眸中滿滿的是化不開的溫柔和擔憂:“怎麼了,出了什麼事情了。”

聞言,司然將手機放置在麵前的桌子上,然後開啟免提,王黔高亮的聲音從電話裡頭清晰的傳遞過來:“打開視頻了嗎?”

“恩,還在打開,彆急。”

司晏從沙發後麵用雙臂攬住司然的肩膀,彎下腰輕垂著頭,下顎抵在青年的發頂,鼻翼之間滿是洗發水的清香。

忍不住又湊上去嗅了嗅,男人神情是說不出的滿足。

電腦的畫麵開始播放。

“下麵說的一則新聞是一起野外拋屍案,今天早上淩晨七點十分,郊區一農民發現了一具屍體。由於及時報警,警方很快趕往現場。這是距離城市的比較偏遠的郊區,大家可以看到現在警方已經在周圍拉起了警戒線。目前視頻上的男子就是此次案件的受害人。他全身傷痕累累,麵容已經被劃得血肉模糊看不清長相。不過從死者死狀來看,他生前一定是受到了殘忍的折磨。”

隨著鏡頭的逐漸拉近,死的麵目全非的屍體暴露在鏡頭下,整張臉已經是血肉模糊,根本看不清長相。

司晏第一時間用手捂住司然的眼睛:“彆看。”

“沒事的。”司然拍拍他的手,他不是躲在自己愛人身後的人。而且這點血腥算什麼,他可是親眼目睹過自己死亡的。

新聞仍在繼續,司然將電腦的聲音開大了一些,讓主播的聲音高亮起來。

“目前經過警方調查,死者為男性,是最近風頭正火的豔門照事件的主人公泰崢。至於死因警方仍在調查,不過經現場以及死者身上的傷痕來看很有可能是他殺。目前警方已經聯係他的家人,不過目前還沒有回應。在此我在通報一下,如果三天後死者的屍體還沒有人來認領,那麼將會送到解剖室解剖。”

視頻就此結束,電腦屏幕的畫麵停留在那具血肉模糊的屍體上。

這樣模糊恐怖的樣子哪裡還有昔日的精致小王子之稱的泰崢,那樣漂亮的人竟然落得如此下場,恐怕泰崢到死也不會知道自己會是這麼個死法吧。

辦公室裡一陣寂靜,司晏無聲的拍拍他的肩膀安慰著他。

“喂喂,你們還在嗎?”王黔清晰的聲音從電話聽筒裡傳來,帶著急切和焦躁:“你們看完了新聞了嗎?”

司然歎口氣:“看完了,我都有點同情泰崢了。”

“哼,你有時間同情他,還不如拿點時間來同情你自己吧。”

“你這是什麼意思。”聞言,司晏申請一凜,目光冰冷如炬,他不允許哥哥身邊有未知的危險存在。任何能傷害哥哥的危險都不能存在,必須要扼殺在搖籃裡。

王黔沉默了一下:“因為泰崢死了很麻煩。”

“有什麼麻煩的?”不就是死了個藝人嗎,難道還有一屁股麻煩或者其他?

對司然不上心的態度,王黔急躁的說:“你知道泰崢死了代表著什麼嗎。”

“代表著什麼?”司然疑惑的問道。

王黔吼道:“你難道沒有想想嗎,他死前和誰的關係最交惡,就是你啊!!而現在他死了,誰的嫌疑最大,也是你!!!你動點腦子好不好,這關係到你的未來啊。你現在馬上要開始拍繼承者了,要是再出個謀殺嫌疑的話,我勸你還是彆工作了,就這麼窩在家裡算了,你的前途將會毀於一旦,這些你都知道嗎。”

顯然司然也想到了這些,他神色一邊,和司晏對視一眼,問:“現在網上是怎麼樣的狀況?”

王黔在那邊深呼吸了幾次,似乎平靜了點,道:“網上倒是對這次泰崢死因爭論得很厲害,有些人說是情殺,有些人說他得罪了一些有權有勢的人。而有些人則是說他活該,壞事做儘了。不過還是有少數的人懷疑你,恐怕警察會找上你問幾句話,到時候你可彆給我亂回答啊。

“我怎麼可能亂回答,而且泰崢的死本來就和我沒多大關係。”

但是現在麻煩的是就怕那些網上謠傳,要知道豔照門風波還沒有過去,泰崢的死又爆了出來。泰崢在生前和晏然交惡,這是眾所周知的事情,而現在泰崢死了,肯定有少數部分人會懷疑到晏然身上。

他們可不怕警察的詢問,清者自清。他們怕的是如果傳到了網上,又不知道會被改版成什麼樣子呢。

“這兩天你就好好在家背劇本,如果警察找上門了……”王黔頓了頓,半晌才道,“那就將你弟弟拉出來頂著,他那麼恐怖危險,一定會將你護得嚴嚴實實的。”

而被某人說成很恐怖的某人麵無表情的和他哥對望,然後親昵的用臉頰蹭了蹭青年的臉蛋,軟軟暖暖的:“哥哥放心我會保護你的,任何人都彆想傷害到你。”

他說這話時,眼神驀然變得淩厲,宛如一把出鞘的劍,鋒芒畢露閃爍著陣陣寒芒。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