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第 120 頁(1 / 2)

加入書籤

下還準備叫囂的同伴,以他十多年的經驗來看,這個男人絕對不能得罪,也是他們得罪不起的。

“你拉我乾嘛?!”

有時候彆人卻不這樣理解,比他年輕很多的同伴憤怒的瞪大了雙眼,眼裡寫滿了不敢置信:“為什麼要拉我?!”

他似乎不能理解同伴為什麼要拉他,而不是去對麵這個男人的警告。

“我們是來查詢情況的,你這樣的架勢是想要抓人嗎?”他能感受到這個男人的可怕,不是表麵那種犯罪的可怕,而是一種更深層次的可怕。

雖然很不想承認,但是他已經見了這麼久的世麵,在這個社會裡打滾了十幾年,他已經累了,不像年輕時那麼有衝勁了,現在的他,會因畏懼而躲避一些人和事。

這是這個社會逼迫的無奈,也是一種悲哀。

年輕一點的警察十分憋屈的閉上了嘴,不過他很不服氣,時不時用目光瞪視著對麵的男人。

司晏對此視而不見,看向老一點的人:“你們憑什麼讓我相信?”

“我們不是壞人,這是證明。”那人從口袋內側拿出自己的警察證明,遞給司晏。

司晏仔細的確認了一番,才將證明還給他,然後說道:“我不是晏然,晏然是我哥哥,不過我哥哥現在在吃早飯,你們是進來等呢?還是在外麵等?”

“你既然不是晏然那你擋在門口乾什麼?!!我們還以為你是晏然!!”年輕的警察聞言沒有憋住,直接厲聲質問起來。

他覺得這人是在耍他!明明不是晏然卻擋了他們半天。

老一點的警察人員臉色也不太好看,不過長久的閱曆讓他知道麵前的男人是不能得罪的。而且據網上的資料說,晏然是司家的少爺,這兩人這麼像,一定是兄弟,那麼這個人也是司家少爺。

想起司家老爺子在政界的權威,那人又換上了笑臉:“能讓我們進去等嗎?我們可以等他吃完了飯在來詢問。”

他的同伴則直接瞪大了雙眼:“你!!”

他不能理解為什麼人家都說到這份上了,還要這樣忍聲吞氣。

不過這話他不能說出來,因為他的同伴在私底下扯了下他的衣袖,示意他彆說話,忍著。

“呼!隨便你們吧!”年輕警官生氣的撇開頭,來個眼不看為淨。

“嗯,進來吧。”司晏側開身子讓出一條路,看著兩名警官進入自家後,才慢悠悠的說:“家裡沒有多餘的拖鞋。”

老警官此刻也忍不住驚訝起來,這個人說話簡單乾脆,但是他卻莫名的領悟了他話裡的潛意識:“你是讓我們直接光著腳進來嗎?”

“嗯,家裡會弄臟。”

這下年輕的警官直接暴怒:“你彆太過分了!要是在妨礙公務我們就逮捕你!”

他自從當了警察後還從未受過如此的氣,每次調查案件哪個不是客氣十足。偏偏這個男人卻這樣百般刁難他,這讓年輕警官很懷疑:“晏然是不是和這個案件有關?你一而再再而三的阻擋我們是什麼意思?!”

“嗬!”司晏輕蔑的斜睨他一眼,直接轉身走進屋子。

他這樣的態度直接點燃了年輕警官的怒火,要不是他的同伴拖住他,他就直接衝上去揍了:“你!!”

“怎麼還沒有進來?”

忽然,清越的男聲從裡屋裡穿透出來,讓兩人都愣了愣。

伴隨著腳步聲的響起,青年的身影就出現在視野之中。和男人冷硬的容顏不一樣的是,青年的五官眉眼略微柔和,唇角輕輕的上揚,仿佛噙著笑意。

同樣深邃凝黑的眼眸卻溫潤柔和,讓人一見就心生好感。

“哥哥,怎麼出來了?”司晏蹙起眉頭,心裡暗自惱怒,如果他能快一點打發掉這兩人的話,就不用哥哥出來了。

“因為你出來的太久了。”這讓他怎麼能安心吃飯。

旁邊看著兩兄弟說話的兩人心裡浮現出同樣一個疑問。

為什麼一模一樣的兩個人卻給人不同的感覺,前麵那個男人給他們的是危險,而這個人卻讓人討厭不起來。

原來這才是晏然啊……

兩個人最先反應過來的是老一點的警官他笑著走上前,伸出手:“你好,你就是晏然吧?我想找你谘詢一些事情。”

“嗯,我知道你們來的目的,先進來再說吧,站在玄關做什麼!”

司然看著兩人麵上先是不自然,眼裡浮現出恍然,不用猜一定是弟弟又做了什麼。

他看向兩人的鞋子,在聯想到家裡麵的拖鞋,頓時了然。略帶歉意的說:“抱歉沒有多餘的拖鞋,要不就這麼進來吧,到時候我來打掃就行了。”

205詢問

聽聽!這才是正常人說的話吧,這才是有禮貌的人說得話吧。

司然的話起到了一個緩衝,讓尷尬的氣氛得到了緩解,兩位警員的表情也好看了不少,至少沒那麼劍拔弩張了。

他們就著自己的鞋子走了進去,直接在沙發上落座。

見此,司晏眉頭皺了皺,卻沒有開口說什麼,反而跟隨著哥哥的腳步走到沙發的另一邊坐下。

司然看著坐著無動於衷的弟弟,忍不住歎氣。能讓一個有地盤意識的人做出這麼大讓步已經算不錯了,算了,他站起身走到一旁倒了兩杯茶水遞給兩位警員:“你們今天來找我是準備想了解什麼情況?”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