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第 122 頁(1 / 2)

加入書籤

這麼死了該說幸運呢,還是不幸呢?”

“怎麼說?”

“你想想秦崢出了豔照門事件還有什麼臉麵待在娛樂圈裡,絕對會被雪藏的,而現在他死了,那麼就不用承受來自社會的目光,你說他是不晃幸運的?”

“你這麼說也對,但是他死的好慘,臉都被毀了,到底是什麼人這麼惡毒啊。”普通的人完全無法理解這些死亡,因為死亡對於他們來說是那麼的接近,卻又那麼遠。

司然越過他們往前走,嘴唇微微上揚。

秦崢幸運不幸運已經不知道了,因為他已經死了。

……

第二天一大早司然就起床了,今天是繼承者開拍的第一天,就算不是主角作為配角的他也應該早點到場,不然會給人留下不好的印象。

王黔來的時候他正在吃早飯,身穿白色襯衣的冷漠男人一手拿著鍋鏟,一手端著一碗湯。

房間裡飄散著濃鬱的飯菜香氣,王黔吸了吸鼻子,相當自覺的一屁股坐下,然後臉皮極厚的說:“不介意我坐下來吃頓飯吧。”

司晏:“……”

司然:“……不介意。”

你都坐下來了還問這句話乾什麼。

王黔看向司晏,同樣的麵無表情。

沉默兩秒後,司晏轉向走進廚房端了一碗白粥出來,放在他麵前。

“……”王黔頓時受寵若驚的看著他,這個男人自第一次見麵以來,就隻有這次態度最好了。

司晏道:“邊上有鹹菜。”

“那邊不是有包子嗎?”王黔偏頭看向放在司然麵前的那一籠包子,小小的一團冒著白色蒸汽,看上去有胃口極了。

司晏聞言眉峰一挑,不容置疑的說;“那是哥哥的。”

言意之下,彆打那包子的主意!

“……”

好吧,王黔默默的喝了一口粥,隻覺得嘴裡淡然無味。

他就知道這個男人對他的態度不可能好,先前他有男人其實是好人的想法實在是太天真了。

早飯過後,司晏送司然到片場,至於公司安排的保姆車隻有王黔一個人孤零零的享受了。

到了片場,黑色的轎車停泊在路邊,司晏拉住正想下車的司然,轉過身子細心的給他整理有些淩亂的衣服,撫平衣服上的皺褶。他目光專注深情,低下頭親了親司然的嘴唇:“晚上我來接你,嗯?”

最後一個字含著重重的鼻音,聽起來醇厚而低沉,宛如放置了許久的酒釀,香醇而迷醉。

司然不自然的燥紅了臉,臉上噴灑著對方灼熱的氣息,鼻翼之間滿是男人獨有的味道,不濃鬱,反而極淡。

“好了,你快點上班吧,司大總裁。”

司晏眼裡笑意醺然:“嗯,那我走了。”

說著不舍的又親親司然的嘴巴,黏糊了幾分鐘才依依不舍的驅車離開。

“終於分開了,我還以為你們要談話到晚上呢。”

酸溜溜的話語從旁邊傳來,司然順著聲音方向看過去,隻見王黔正站在不遠處,雙手環胸的斜睨著他。

司然走過去:“你怎麼跑前麵來了。”明明先前車子跟在後麵的。

王黔聞言冷哼一聲:“你和你家弟弟相親相愛還顧得上彆人嗎?”

王黔酸溜溜的說,他堅決不是因為自己一個人坐保姆車感到寂寞而已。

司然:“……好了,我們進去吧。”

片場裡已經來了不少人了,和金牌導演拍攝的感覺就是不一樣,就連場地也是十分的霸氣側漏。

楊延對當時來試鏡萬長希這個角色的司然挺欣賞的,看到他過來還點了點頭。

司然一時之間有些受寵若驚,連忙問著旁邊的王黔:“剛剛楊導是不是對我點頭了。”

王黔推了推眼鏡,極為淡定的斜飛他一眼:“就算是又怎麼了,彆給我丟人現眼,拿出你的氣勢來。”

隨著時間的流逝,繼承都的演員慢慢到位。先前還淡定的王黔此刻不淡定了,他手指死死的掐進手掌心的肉裡,生怕自己失態:“我去,那不是影帝陸凜嗎!還有今年才獲得天後桂冠的嚴亞茹,都是重量級大腕啊!!”

王黔轉過頭,用從未見過聽過的嚴肅表情說道:“你要是敢出什麼岔子,明年的今天就是你的忌日。”

司然:“……”

他默默的撇開頭,小聲的說:“彆做這麼凶殘的表情,很不適合你,謝謝。”

“你要不不想我後麵幾年都做這樣的表情那麼你就給老子努力一點,要知道在這裡出了岔子就是你的事情了,你也不想這麼多大腕藝人比下去吧。”

司然:“……”

不!他一點也不介意。

等待的過程總是很漫長的,利用這個時間司然專心的看起了劇本,今天有一場他的戲,不過隻有一場他就可以收工了。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