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第 130 頁(1 / 2)

加入書籤

青年。還沒碰到他的衣服一角,老板立馬收回了手。

“怎麼了?“

對於他這樣奇怪的舉動,老板娘顯然不理解,催促道:“快點。”

老板似乎很窘迫,他看了看自己臟兮兮的手,在看看青年似乎很貴的衣服。如果自己弄臟了這人的衣服,恐怕一個月的工資都不夠這件衣服的錢吧。

正犯難著,老板一撇,眼尖的看到隨意丟在地上的手機,似乎被丟根了,電池和手機都分離開來。

老板將手機電池重新組裝好開了機,一大堆的短信和未接電話轟炸而來,手機震動個不停。

等好不容易停止了,還沒一秒的時間,電話就打了進來。

看了看上麵的姓名,顯示是親愛的。想來。是這這個青年的愛人吧。

這樣想著接通電話,男人低沉的聲音清晰的從電話裡穿透出來,對方身處的環境似乎很嘈雜。

“喂,你在哪裡。”

毫不客氣的質問潛藏著男人的怒火,司晏控製的很好才沒將這部電話捏碎。

老板愣了愣,心裡對這個男人的聲音有些詫異。他看了看手機屏幕的顯示,然後又仔細聽了聽男人的聲音。

頓時驚嚇住了。

這明明是親愛的!!怎麼可能是個男人的聲音!!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219

“喂,喂……您好。”太過於驚駭,老板的聲音有些不穩。

對麵的人頓了頓,下一秒男人冷凝的聲音清晰的穿透出來。

“他呢?”

簡潔的兩個字卻充斥著冰冷的寒意,老板甚至有種錯覺,他隻要說錯一句話恐怕會死的錯覺。

這樣想著,老板的聲音越發不穩了:“你,你彆誤會,你……”頓了頓,因為不知道這個男人和麵前的青年到底是什麼關係,他思索了下換了個詞:“你的朋友在我們店裡喝醉了,麻煩來接一下他嗎?”

下一秒比先前更冷的聲音傳來:“他喝酒了?還喝醉了?”

老板琢磨著這男人是不是生氣了,就聽見他在電話裡問:“地方”

等老板哆哆嗦嗦的報上地名,男人就掛掉了電話,掛電話之前還放下了命令:“給我好生的看好他,要是傷著哪裡的話你就一輩子彆想在這個城市裡生活了。”

如果說平常遇到這樣的威脅老板一定會大罵他神經病,但是今天不知為何他總對這個麵都沒有見過的人產生畏懼,直覺告訴他這個男人說的是真的。

老板放下電話,身邊老板娘一直追問有人會來接沒。他沒有回答,複雜的看著麵前兩個青年,頓時覺得是燙手山芋,啞著聲音道:“我們攤上麻煩了,要是沒有處理好的話……”

老板娘聞言大驚失色:“沒這麼誇張吧,不就叫人來付賬麼、”

老板沒有說話,他沉默的走到一旁拉出有凳子坐下,然後開始悶不做聲的抽煙,白色的煙霧嫋嫋升起,模糊了臉上的表情。

黑色轎車飛快的行駛過來,從遠處望來幾束明亮的車燈投射過來。

老板愣愣的叼著還沒有押完的煙,差點連嘴裡的煙都掉了。

店門口很快停泊了幾輛黑色的轎車,黑夜裡轎車車身線條流暢,低調而奢華。

光是看車也知道價值不菲,車門很快打開,幾個身穿黑色西裝的高大男人率先下了車,那彪悍的氣勢儼然就像電視裡演的黑社會一般。

男人們下了車恭敬的站在一旁,中間的兩輛車,車門打開,伴隨著修長的雙腿,男人挺撥的身姿顯露出來。

其中一個男人年輕而俊美,冷厲的眉目銳利如刃,襯得那張漂亮的五官深邃而淩厲。

黑色的風衣穿在身上勾勒出身上的曲線,在那高大而不粗獷的身材下蘊含著強大的爆發力,如同一隻黑色而優雅的獵豹,充滿著危險。

而另一個男人則已過而立之年,歲月非但沒有在他臉上留下痕跡,反而像一杯醇厚的紅酒,蘊含著醉人的氣息。俊秀的臉上掛著金邊眼鏡,唇角勾著淺淺的笑意,看上去溫潤無害。可是就是這麼溫潤無害的男人卻是叱吒黑道的吳爺——吳燁修。

“確定他們在這裡嗎。”溫柔的聲線如沐春風,吳燁修含笑看著下屬,眼底沒有絲毫笑意,有的是一片冰寒。

司晏直接越過他往店裡走去,修長的雙腿邁出優雅的步伐。眼尖的他很容易看到趴在桌子上的青年,頓時目光淩厲起來,臉上布滿了寒冰。

他徑直的走到桌子前,看著麵前的一片狼藉還有地上的空瓶子,眉頭皺起,抿緊的唇成一條直線。

他俯下`身,高大的身軀遮擋住頭頂上的燈光,青年整個籠罩在他的陰影之下。

老板目不轉睛的那個冷漠危險的男人彎腰在青年耳邊呼喚,聲音溫柔得不可思議,那瞬間柔和下來的眉目似水般溫柔。

“哥哥?起來了回家了”

青年似乎被耳邊的聲音鬨得不行,抬起手腕在耳邊揮了揮,袖口滑落下來露出一截白皙的手臂。

男人眼神一暗,將青年的衣袖輕柔的整理好,然後脫下自己身上的黑色風衣披在青年身上。

在眾人的注視下將青年打橫抱起,動作小心翼翼如同對待珍寶那般。

“吳爺我來抱小少爺吧。”

“不用了他不喜歡其他人碰觸。”吳燁修輕飄飄的一句話拒絕了保鏢想要幫忙的念頭,他看向高大冷俊的男人:“這次小言給你們添亂了,真是的這孩子……”

語氣裡沒有絲毫的責怪,反而透著濃濃的寵溺。

司晏麵無表情的啊了一聲,道:“下次希望他們不要再湊到一起了,希望吳爺能管好你家孩子。”

吳燁修笑容淡淡:“小言很喜歡司然這個哥哥,我隻能說儘量。”

“希望如此吧。”

吳燁修帶著醉死的吳思言離開了,而司晏想要抱著自家不聽話的哥哥離開時,卻被人攔了下來。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