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第 131 頁(1 / 2)

加入書籤

且,難道昨天晚上哥哥沒有享受到嗎,我看到哥哥明明很舒服很享受的。”

他邊說著手指曖昧的滑向司然後方的隱私地帶,微涼的指尖仿佛帶著靜電般,所到之處引起陣陣的顫栗。

“你!!”司然宛如一隻炸毛的貓咪,豎起了渾身的毛發。他萬萬沒有想到自家弟弟竟然無恥的說出這樣的話,昨晚的記憶他雖然沒有多少,但至少不會像弟弟那般說得勾引他。

明明是這個小子扒光了他的衣服上了他,還偏偏做出一副無辜的樣子。

如果不是司然身體十分不適,他一定狠狠地一腳踹上弟弟那張無恥的俊臉。

讓他胡說八道!讓他不分時間的發倩。

一早上,司然都是帶著一肚子氣過的。他可沒忘了自己前天才被弟弟折騰過,而昨晚又折騰簡直是傷上加傷。

為了表示自己在生氣狀態,司然沒有和司晏開口說一句話。就算司晏故意在司然麵前晃悠,也視他為無物。

這樣的狀態讓司晏的心情也慢慢不好了起來,神情變得陰鬱。他看著哥哥第五次無視自己,心裡仿佛有團火燒的越來越大,讓他無法控製的走到哥哥麵前,居高臨下的質問。

“你是真的不打算理我了?”

司然淡淡的掃視他一眼,移開步子越過他就走。從頭到尾都當他是空氣般,毫不在意。

望著青年頎長的背影,司晏垂在身側的手慢慢的收緊成拳。他胸膛急劇起伏,為了不做出什麼後悔的事情,他極力的控製住自己快要奔騰的情緒。

司晏一直都是瘋狂的,就算長大了變得冷漠,但是他骨子裡還是瘋狂陰鷙的。

一旦涉及了他的哥哥,他唯一的底線,那麼司晏就會變得和平常不一樣。如果說平時的他危險冷漠,那麼現在的他就像一隻快要掙脫枷鎖般的野獸,瘋狂而暴躁。

一想到哥哥不理會自己,視自己為空氣,司晏隻覺心裡的暴戾越來越重,恨不得將哥哥壓在身下狠狠的進入他才能感受到他是屬於自己的。

可惜他不能這麼做,如果他這麼做了那麼事態就會演變的很嚴重。

不過當他壓製著情緒看到司然換了衣服準備出門的刹那間,如同掙破牢籠般在內心裡肆意盤旋。他陰沉著臉,漂亮的五官因為臉上的陰霾而顯得有些可怕。

“你要去哪裡!”

冷冷的質問聲響起。

司然換鞋子的動作頓了頓,隨後沒有說話的準備開門出來。在他心裡最近弟弟太狂妄了,需要好好的教訓一下,而他的教訓則是冷他一段日子。

司晏大步跨過去,高大的身體擋在司然麵前,強烈的壓迫感自頭頂上方傾瀉而下。他的聲音冰冷,目光膽寒:“你要去哪裡。”

“……”

司然淡淡的斜飛他一眼,伸手推開他。結果這一推將司晏心裡的怒火點燃,他凶狠的拽過司然的手,緊緊的如同鐵索般桎梏住:“無論你要去哪裡,我都不準你出去!”

“你確定。”司然挑起眉頭,也開始冒火了。他冷冷的看著弟弟和自己一樣的臉,那不同於自己柔和冷厲的五官,厲聲嗬斥:“放手!”

“不放!你不準出去!”

這一刻的男人宛如小孩子般的固執,他死死的抓住司然的手,不讓他走。

“……”司然差點被氣笑,他又冷聲說道:“放手,彆讓我說第二次。”

察覺到司然身上散發的怒意,司晏被怒火占據的理智清醒了一下,就是這麼猶豫一秒的時間,司然抓住了空隙直接拽過手,打開門離開。

“……”

餘下生氣的男人一個人麵對冷冰冰的房門,與屋子。

“媽的!”司晏看著安靜下來的房間,他難得咒罵一聲,重重的一腳踹向大門,發出很大一聲巨響。

還未走遠的司然自然聽到這一聲響聲,頓時氣樂了。他本來打斷冷戰一天兩天的,現在決定加長冷戰的時間。

該死的,還敢踢門,如果不讓他受點教訓,他就不是這小子的哥!

如果讓司晏知道這樣子惹毛了自己哥哥的話,他是怎麼也不會踢門的。可惜現在正在氣頭上的他,根本就不知道。

雙生子兄弟其實很少吵架,一來司然是個重生的,心智本來就要比普通人成熟不少。二來司然覺得是自己虧欠了弟弟,一直讓著弟弟。

所以每次當弟弟無理取鬨時,他都是沉默以對。而且,司晏從小就心智成熟,而且除了在哥哥的事情上有情緒,其餘的都是一副冷漠的樣子。

所以兩兄弟想要吵架也吵不起來,就算吵起來了也是很快的和好。

221渾身是血

萬長希也不明白,他明明已經死了,為什麼還會“活”過來。不,不應該是“活”因為當下的人稱呼這樣的人為活死人。

他是一個死人,但是卻活了過來。

距離末世降臨已經過去二十多天,繁華的城市已經變成一座死城,死氣沉沉的到處都有活死人在街上尋找活人的生氣。

天空灰蒙蒙的,如同現在的世界,被一層死氣縈繞彌漫。空氣中飄散著淡淡的血腥味以及禸體腐爛的味道。

這個世界每天活死人在不斷地增加,而活人則漸漸地變少。最先還是有政府派兵來抵抗的,可惜也抗不過活死人的病毒,它擴散得實在是太快了。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