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第 133 頁(1 / 2)

加入書籤

到一個電話進來,這對兄友弟恭的兩兄弟的情況很不科學啊。

聽到他提及弟弟,司然本來就冷淡的表情更加冷了幾分,他想起今天早上的吵架,眼神沉了沉。

“沒什麼,他可能有事情吧。”

司然越是裝作不在意的樣子,越是在王黔眼裡顯得可疑。他打量了下司然的表情,再聯想到今天這人的心情,頓時聯想到一個可能。

“你們吵架了?”

司然眼神微動,王黔就知道他猜對了。他輕蔑的笑起來:“我以為出了什麼事情了呢,不就是和你的弟弟吵架了,又不是和情人吵架,乾嘛搞得這麼嚴肅。兄弟嘛很快就和好了,對了這次又是什麼事情吵架?”

“……”

王黔語重心長的說:“其實你弟弟對你那麼好,你就讓著他一點。兄弟倆有什麼隔夜仇呢,要是因為這件事破壞了你們兄弟之間的感情怎麼辦。”

司然撇開頭:“你不懂的,這次真的是他太過分了。”

如果小晏再這麼霸道下去,他們未來的路會很難走的。他們是要一輩子在一起,而不是享受這麼一時的歡愉。

他是一個人,有自己的想法。況且司晏的欲望那麼強烈,再不收斂一點,以後吃虧的絕對是他自己。

在這件事情上,他堅決不退讓,一定要讓弟弟接受到教訓。

“嘖”王黔咂舌:“你看你現在的樣子,就像和女朋友吵架賭氣一樣。如果他不是你弟弟,我還真以為你交了女朋友呢,看看你的表情。”

司然:“……”

王黔被他詭異的目光看得莫名其妙,渾身發毛:“你看我乾什麼。”

“沒什麼。”司然移開視線,語氣淡淡。他在心裡暗自想著:要是王黔知道他們就是情侶之間的吵架,又會有什麼反應呢。

下午的拍攝就是一則廣告,幾乎費不了多少時間。

完了之後司然的要求讓王黔又一次用異樣的目光注視著他,聲音有些變調:“你確定要這樣?”

才拍攝完廣告的司然坐在凳子上,疲憊的揉了揉眉宇:“嗯,我確定,繼續給我接通告吧。”

王黔注視著他眉宇之間縈繞的疲憊,聽到他不容置疑的決定。欲言又止了半晌,才麵無表情的說:“彆以為你今天這麼努力我就可能會給你放假,這些事情你是想也彆想的。”

“……”這些他當然知道,隻是今天他不想早些回家而已。

司然不想見到弟弟,想要兩人都好好冷靜一段時間,他甚至考慮到了今天晚上是否上王黔家睡覺。

如果王黔知道他此刻在想什麼,絕對會哭出來的。

小晏弟弟太凶殘了,平時接司然去工作看他跟個殺父仇人一樣。要是司然還在他家留宿,到時候王黔該考慮的是自己有沒有全屍了。

順著司然的意思,王黔給他接了很多工作,滿滿的一直排到了晚上。

王黔再一次猶豫的看著他:“這樣真的可以嗎?”

平日裡一點不積極的人突然積極起來了,為什麼他根本感覺不到欣慰呢,反而覺得有很濃鬱的陰謀味道。

司然看了下行程,對此很滿意:“嗯,不錯可以。”

這一邊拚命工作不想回家,而在另一邊確實截然不同的氣氛。

公司裡上下的員工大氣不敢喘,整個公司縈繞著低氣壓中,讓人胸悶頭暈喘不上氣。

而這樣的情況從早上一直快要持續到下班了,而低氣壓的源泉則來自他們頭頂最大的BOSS司晏。

司晏今天心情很不好,這是所有人都能看得出來的。那張平時就很冷漠的麵容,今天裡更是冷的快要結冰般,眉宇之間縈繞著戾氣,周身的氣息仿佛到了一個臨近點,要爆發的臨近點,仿佛一個不注意就可能爆發。

老板心情不好,作為員工的他們也跟著心情不好了。做事都小心翼翼的,生怕觸了眉頭讓老板一頓臭罵。

“砰!!”重物砸在地上的聲音悶聲的響起。

這是第幾次了?員工們聽著來自老板辦公室裡的冷聲質問,默默地縮了縮脖子。

很快有人垂頭喪氣的從辦公室裡走出來,他麵色慘白,冷汗淋淋,好似隨手都可能倒下的樣子。周圍的人對此見怪不怪,今天進老板辦公室交報告的人幾乎都受到了這樣的對待。

那人一出來所有人都給予同情的眼神,真是的,怎麼在那老板心情不好的時候往槍口上撞呢。

“……”

對於公司上下員工的想法司晏完全不知道,以他的性子恐怕知道了也不會在意。他在意的永遠隻有一個人,而就是那個住在他心尖上的人才能讓他這麼的生氣。

修長的手指拿過桌上的手機,熟練的按著今天不知道撥打了多少次的號碼。這一次不再是無法接通了,而直接是冰冷的女聲提醒他,該用戶已關機。

該死的!!

“啪嗒。”貴重的手機磕在冰冷光滑的地板上,發出清脆的機器損壞的聲音。司晏唇瓣緊抿成一條直線,目光陰沉晦暗不明。

他起身拿過掛在衣帽架上的風衣,黑色的風衣穿在身上襯得他渾身的氣質更加冰冷幾分。

司晏直接走出辦公室,周圍的員工看到他出來,嚇得大氣都不敢出一聲,生怕遭罪。

直到他的身影走出了大家視線。冷凝的氣氛才慢慢開始回升。

離開公司的司晏沒有去哪裡,而是直接到車庫裡取了車開向司然劇組的方向。他麵色冷峻,直衝衝的跑到劇組環視了一圈,沒有發現心裡那人的身影。

224吵架後續(二)

司晏臉色更難看了,邊上的場務看到他的到來,先以為是司然回來了。剛想熱情地打招呼,舉起來的手就頓時僵在了空中,場務哽咽在嘴裡的話“你怎麼來了?”慢慢的咽了下去。

來人一臉陰鷙,冰冷銳利的雙眸投射在場務身上,那張和司然一樣的臉冰冷如霜,薄唇微微張開,冷冷的聲線從唇中溢出:“他呢?”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