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第 134 頁(1 / 2)

加入書籤

笑,麵上卻絲毫不顯,還是一副精英的樣子。

“我哥呢?!”男人有低聲的重複了一遍,以往冷冰冰的接近無情的聲線在此刻透漏出了少許的情緒。

王黔扯了扯嘴角,佯裝聽不到一半,將手機拿的很高,然後大聲說:“哎呀,信號不好……我聽不到。”

說完,他就掛斷了電話。

麵無表情的他握著手機,手指緊了緊。隻有他此刻才知道自己到底有多麼的興奮,興奮地到現在都感受到他心臟不規則的跳動。

果然掛小晏弟弟的電話就是爽啊!

他早就想這麼乾一次了,可惜總沒有幾乎。

所以說被壓迫慣了的人突然翻身而起,那樣的心情普通人是不會理解的。

無論王黔現在有多麼的興奮,對於被掛了電話的司晏來說卻是極大的怒火。

除了各個以外,還沒有人敢掛他電話。不得不說王黔他這次開了先例,膽子的確大得很。

他望著掛斷的手機,冷冷的笑了起來,眼底深處沒有絲毫的笑意,寒冰一片,如同千年深淵般的冷的徹骨卻又幽深而危險:“很好,王黔麼……”

掛了電話的王黔興奮了一會兒,旋即又開始不安起來。雖說掛了小晏弟弟的電話是很爽,但是之後,恐怕他的日子會生活在水深火熱之中。

王黔麵無表情的思索著怎麼能躲過這一劫,而台上的節目已經做到了最後。聽見導演在旁邊低聲的說可以了,王黔頓時眼前一亮,他好像知道該怎麼辦了。

司然做完節目走下台,剛一下台,一道黑色的身影猛的撲向他。

條件反射的快速躲開,司然看清後,疲憊的揉揉額頭,無奈說:“你又想乾嘛啊。”

王黔麵無表情的看著他,鏡片下的眼睛閃爍著期待的光芒。他在心裡組織了一下語言,想了想說:“你會保護我吧。”

“什麼?”

225是誰拐走了他的藝人vip

王黔眨巴眨巴眼:“我剛才得罪了小晏弟弟,你會保護我不會被他弄死吧。”

畢竟掛掉小晏弟弟的電話可不是需要一般的勇氣啊。

“……”司然愣了愣,咋然聽到弟弟的名字有些恍惚。他沉默了兩秒,隨後問道:“你到底怎麼得罪他了。竟然弄得這麼嚴重。”

王黔說:“不是你讓我不要告訴你在哪裡嗎,剛才小晏弟弟打電話過來,不一不小心掛斷了他的電話,你說他會不會弄死我啊。如果他要弄死我你一定要護著我,畢竟我可是沒有將你的消息透露才弄得這麼悲催的。”

聞言,司然狐疑的盯著他:“你確定沒有將我的消息給我弟弟說?還有你真的是不小心掛斷了電話?”

怎麼看這也是故意的吧,瞧那麵無表情下的嘚瑟。

“反正到時候小晏弟弟追究起來了你得保護我,不然我現在立馬就打電話給小晏弟弟說你在哪裡。”

說著掏出手機挑釁的看著司然,大有你不答應我就打電話了的架勢。

“……”

所以說,這家夥一定是故意的吧!是吧!

“好了,知道了。我會保護你的。”真是的,早知道那時就不讓他這麼說了。

王黔奸詐得逞的勾了勾唇角,精英範兒的將手機放入口袋,說:“現在拍攝已經完了,你現在想去哪裡。”

司然看了看時間,到了飯點:“我們去吃飯吧。”

他們兩個跑到附近最近的酒店裡大餐了一頓,吃完飯後已經是晚上八點了,天色已經徹底的暗了下來。

“那現在呢,我們去哪裡?回家嗎?”吃飽喝足之後,王黔整個人懶洋洋的不想動,困倦也慢慢的上來了。他現在什麼地方都不想去,隻想好好的回家睡一覺。

真是的,藝人好不容易這麼拚命一次,他這個經紀人也跟著受罪。

司然不想回家,拖著王黔不讓他走。他想了想,看了看周圍,突然眼前一亮,指著一家酒吧說:“我們去喝酒吧。”

心情煩悶的時候喝酒最棒了。

“你不是想要喝酒吧!!彆忘了你現在是什麼身份!要是被人拍了怎麼辦,亂寫的話夠你喝一壺的了。”王黔不敢置信的瞪大了眼,他沒想到在這個緊要關頭上這個小子還沒有做為藝人的自覺。

“有什麼嘛,偽裝後進去不就行了,況且藝人也是人啊,難道不允許喝酒啊。”

說著他拖著王黔朝那家裝修十分高大貴氣上檔次的酒吧走去,這是一家有名的俱樂部,檢查很嚴格。

說著他拖著王黔朝那家裝修十分高大貴氣上檔次的酒吧走去,這是一家有名的俱樂部,檢查很嚴格。

王黔一走進去,如同偵探一般不放過邊邊角角,生怕有一些狗仔隊的身影。如果是在平時司然想要喝酒話,那是門都沒有的。但是在今天,王黔看出來司然心情不是很好,那繚繞在眉宇之間的煩躁雖然掩飾的很好,但不難看出。

他家藝人的心情很糟糕,糟糕的需要喝酒來緩解心情了。

這間酒吧的氣氛不似那麼嘈雜,藍色昏暗的燈光流瀉而下,輕緩而不急躁的音樂緩緩的溢出。可能他們來得比較早,周圍都沒什麼人,隻有少數幾個人聽著音樂喝著酒。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