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第 135 頁(1 / 2)

加入書籤

待司然的態度的確很霸道占有欲十足。可是說到後麵,王黔冷清的麵容可疑的竄上抹紅暈,眼鏡片底下的眸子也開始躲閃起來。

真是的,他還是一個單身老男人,在他麵前說這些事情真的合適嗎。

“那你為什麼還要找他當男朋友,找誰不好啊!就算是陳圓那小子也行,雖然嫩了點,但也可以養成啊。”

司然目光微醺,抿抿水潤的唇瓣,抱怨道:“就是,當初我為什麼要同意了呢!!為什麼,勞資當年才十七歲啊!!未成年啊!!”

“嗯嗯……等等!!”王黔先是讚同的點點頭,隨後徒然瞪大眼睛,注視著司然的目光帶著不敢置信與驚詫:“你剛剛說你多少歲??十七歲!!”

明明司然進入公司的年齡才二十,認識莫華也不過那個歲數,怎麼十七歲!!難道他們十七歲就認識了?

王黔試探的問道:“你和你男朋友十七歲交往了?”

“恩。”司然重重的點頭,纖長的睫毛在空氣中輕顫。他半垂著眼簾,昏黃的燈影之下,那雙眼眸越發的撲朔迷離,卻有帶著醉酒後的迷蒙。

被酒水滋潤過的唇瓣晶亮水潤,隻見那較好的唇瓣微張,帶著醉意的話輕輕的吐出。低啞的聲線裡夾雜著少許抱怨和忿忿不平:“就是十七歲!!你說他怎麼這麼小就知道談戀愛了!!誰教的他啊!!!”

“等等,你嘴上說的男朋友難道不是莫華嗎?”

難道是他搞錯了?自家藝人根本沒有和莫華交往,這隻是他的猜測,而司然交往對象另有其人。

這一想著王黔眼睛頓時迸發出一抹亮光,那是憤怒的火苗。他“砰”的大力的手握成拳的垂在桌子上,發出的聲響淹沒在了酒吧的音樂中,一點也不唐突。

可是這點聲響根本沒有讓身側的人有什麼反應,他隻是微微的側頭迷茫的眨眨眼:“王黔,你又更年期發作了。”

這是他手下的藝人,這廝是他的搖錢樹,他身後還有個可怕的弟弟,他不能抹殺他。

王黔不斷的在心裡提醒著自己,就怕自己控製不住憤怒將麵前這個佯裝無辜的青年人道毀滅了。天知道他多麼想粗暴的揪著這個人的衣襟,然後狠狠的質問,他媽的十七歲就有了交往的男朋友竟然也不給他這個經紀人透露一點消息,當他這個經紀人是死的啊。

不過現在和醉鬼說這些恐怕他也隻是當夢話,所以王黔不斷的壓抑著自己的火氣,因為怒意聲音低啞了幾分:“你的男朋友是誰,為什麼從來不和我說。”

“恩……”司然掀開眼皮,纖長的睫毛在空氣中劃開一道淡淡的弧度。忽然他笑起來,如黑夜般的眼睛閃爍著迷人的風采。他的笑容風輕雲淡,卻又說不出的哀傷:“我怕說出來嚇到你……而且這是我的罪孽。”

王黔莫名的心一緊,不是為了司然的隱瞞,而是他話語中以及眼神中說出的沉重和哀傷。

“你……”嘴唇乾澀的蠕動了幾下,想要說什麼卻發現自己卡殼一般怎麼也說不出。輕緩的音樂緩緩的流淌在耳側,沉默了半響之後,王黔遲疑的問道:“你……在和誰交往?”

他在腦海中過濾了很多人,有許多想法被他否定。但是他內心深處卻有一個十分可怕的想法,這個想法占據了他整個思緒,讓他無法做到從容不迫。

司然端起酒杯,猩紅的液體隨著他的動作而輕輕的在那透明的玻璃杯裡搖晃,散發著香醇的酒精味道。

水潤的薄唇噙住杯沿,手微微往上抬,液體隨著杯子的傾斜而緩緩淌入青年的嘴唇之中。他微微的眯起眼,瀲灩的水色從眯起的縫隙中濾出。

“嗬嗬,誰知道呢。”半響他才含糊的吐出這句話,朝王黔意味不明的笑了下。

王黔瞳孔驟然緊縮,一向死板的麵容宛如破開了一個洞,露出點點破綻,不再是那麼的麵無表情與不動聲色。

“我去下洗手間。”他似乎有些恍惚,站起來的身體趔趄不穩。昏暗的燈光之下,他的臉色白的有些異常。

司然目不斜視,漆黑如墨的眼皮凝視著手中的液體,忽然微微一笑:“去吧。”

這一刻沒人能說司然是醉了嗎,也沒人能保證司然沒有醉。如果沒醉為何他的眼神這麼醉意醺然,如果醉了,為何他卻仿佛知曉一切的理智。

王黔落荒而逃,心裡的那個真相快要接受的時候他逃跑了。他跑到洗手間,擰開水龍頭,取下鼻梁上的眼鏡,手掬起一捧水就往臉上澆去。冰涼的液體碰觸到微熱的肌膚一陣透心涼,但也讓他混沌的理智清醒了許多。

王黔定定的望著鏡中的自己,腦海裡浮現出的是青年那哀傷又沉重的眼神。答案已經浮現在心頭,自家藝人和誰最親密,和誰在交往,他作為青年除了家人之外的最親密的朋友,難道還不知道嗎。

真是矛盾而可笑的想法。

而被王黔留在吧台上喝酒的司然從容不迫的搖晃著手中的液體,目光微醺白如雪的肌膚彌漫著一股緋紅,那是醉酒後才浮現出的酡紅。此刻的青年是極為漂亮的,喝了酒的他眼波流轉之間泛著瀲灩水色。他相貌出色,周身縈繞著不俗的氣質,使他在這間酒吧裡亮眼極了。

有不少的人認出來了他是時下挺紅的明星晏然,周圍的男人望著他細窄的腰身以及那緊身的褲子包裹住的%e8%87%80部,那勾勒出來的優美曲線讓這些男人蠢蠢欲動起來。

不少產生心思的想要上去搭訕,先前是因為有王黔那個男人在身邊。而現在沒有了那個男人,獨留下來的司然就像小綿羊一樣進入了狼窩。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