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第 136 頁(1 / 2)

加入書籤

司然身邊有人在保護著他。這讓韓宇想要將司然掠奪過來的心思壓了下去,隻好一直忍耐,忍耐到現在。

他為了找個人緩解這快要爆發的欲念,找上了和司然挺像的秦崢。秦崢挺不錯,有野心也很刁蠻,這樣的人他很滿意。因這個人知道自己的底線在哪裡,知道什麼該做什麼不該做。

可是怪就怪在秦崢最後得罪了司然,他韓宇絕對不允許其他人傷害這個人。能傷害這個人的隻有他自己,隻有他能。

環住司然的手臂逐漸收緊,聽到懷裡人發出的痛呼,韓宇眼底閃爍著紅光與暴戾。他目光專注的盯著司然脆弱而纖細的脖頸,甚至想如果就這麼掐死他,是不是就會永遠的待在他懷裡,屬於他一個人。

可惜這個想法終究沒有能付諸實施,下一刻兩聲怒吼同一時間響起,在這輕緩的音樂中唐突。

“放開他!”

“放開司然!!”

不同的話語從出自不同的人嘴裡,前者直接大步走了過來,高大的挺拔的身影隨著逼近而帶來莫大的壓迫感。和司然一模一樣的五官此刻尤為冷厲,眉目縈繞著濃濃的戾氣與冰冷,深邃的眼睛滿是冰寒,這一刻的男人氣勢逼人的可怕,宛如從地獄裡降臨到人間的惡魔。

隨著夜晚的加深,酒吧裡的人也漸漸多了起來。

這一變故頓時讓酒吧裡的人都朝這邊注目,然後看到氣勢危險的男人朝吧台走去。

一時之間除了酒吧裡放的音樂聲,其餘的聲音不知在什麼時候漸漸消失了。

而從洗手間裡匆匆跑過來的王黔也被這樣的男人嚇到了,這是他第一次看到小晏弟弟這樣生氣逼人的架勢。他快步跑到司然身邊,剛想伸手接過他,就被一股力道推向一邊,身體重心不穩差點倒在地上。還是他眼疾手快的撐住桌子,才沒有丟臉的摔倒。

司晏冷著臉,仿佛先前推人的不是自己般,冷冷的睥睨著眼前的韓宇。他視線從哥哥醉意的臉上淡淡掃過,隨後直視著韓宇,目光說不出的逼迫:“將哥哥給我。”

韓宇輕笑了下,準備調整一下手臂,卻感覺懷裡有一股力道的失措。詫異的垂下眼,就見懷裡的司然晃著腦袋退離他的懷抱,先前起身得太猛,讓他一下子有些暈眩的踩不穩腳。抬起頭的他理所應當的看到了和自己一模一樣的臉,不同於自己的冷厲和銳利。

茫然的眨眨眼,司然輕聲喚道:“小晏?”

228這是撒嬌?

男人輕輕的嗯了一聲,柔和的眉眼在看向青年的時候變得極為溫柔。不過當視線移開時,那雙溫柔的眼眸立馬如同拔了劍鞘的劍刃,鋒利中閃爍著寒芒。

那些銳利的目光全數投射到韓宇身上,望著他虛偽的笑容,隻覺得刺眼無比。男人薄唇抿成一條直線,霸道的將還有些腳步不穩的青年抱入懷中,以一種宣誓的態度:“謝謝扶著我哥哥。”

韓宇笑意深了許多,他溫柔地看向微醺的司然,眉眼微彎:“沒什麼,能見到他我很高興。”

聞言司晏的瞳孔緊縮了一下,攬著司然的雙臂緩緩收緊。漆黑深邃的眼睛一片寒冰,他看著韓宇猶如望著玩物一般沒有絲毫的感情,冰冷的可怕。

“有些東西是你不能肖想的。”

韓宇眼中快速的閃過什麼,笑容淡了些:“沒試過怎知道我不能肖想呢。”

望著麵前和自己心上人一模一樣的容顏,韓宇沒有絲毫動搖。他反而奇怪的是這個男人的態度,他對著司然的樣子可不像是一個弟弟該有的態度。

不是弟弟的態度,反倒有點像對待自己的愛人那般。

愛人?

這個念頭快速的劃過韓宇的腦海,他目光如炬的緊縮著男人冰冷的側臉。那冷厲的眉眼隻有在對懷裡的青年才會顯露出那獨有的溫柔,深邃的眼眸裡滿滿的溫柔快要溢出來般。

而現在那眼底深處清晰地倒映著青年的身影,那是一種宛如扭曲的占有欲。

韓宇心頭猛地一跳,頭一次發現自己太過於瘋狂了,瘋狂的竟然將這兩兄弟看錯是情人。

韓宇搖搖頭,似乎想將這股思緒甩掉。仿佛印證著他的想法般,男人朝他看了一眼,那一眼就像洞悉他心中所想般。隻見在韓宇和王黔的注視下,男人緩緩俯下頭,一個輕柔而深情地吻落在了司然的唇角。

那是不含任何情[yù]的文,但是卻如同對待珍寶般的鄭重而深情。他們隻是觀看人,都能感受到來自男人身上那濃烈的愛意。

那是對青年毫不掩飾的愛意與占有欲。

這是多麼的瘋狂啊!

不容於理。

多麼沉重的死個字啊。

而這一刻浮現在他們腦海的就是這麼沉重的四個字,沉重的讓他們眼前一黑,特彆是王黔,他無法緩解此刻的心情,先前還是在心中猜想的答案這一刻被證實。

沒有人能知道他的心有多麼的慌亂,夜有多麼的不知所措。

他想了很多理由來反駁這個答案,但是無一不被他瓦解。但是這一刻他怎麼也無法反駁自己,眼前的畫麵隻是兄友弟恭,說出去彆說彆人不相信了,就連他自己也無法相信。

這兩個親兄弟在一起了,這就是事實。

韓宇臉上也殘留著驚駭的神色,顯然他也沒有想到這個男人竟然會這麼大膽的承認了、臉上的笑意終於消失在唇角,韓宇刺客的目光陰鷙的可怕。

他的東西被人搶了!他想要而得不到的人被眼前這個男人搶了!!!

殺了他!殺了他!!殺了眼前這個男人司然就是自己的了!!!

腦海裡不斷叫囂著殺了他的話,韓宇的眼神越來越猩紅,眉宇之間肅殺充斥著陰鷙,目光因泛著殺意兒格外的冰冷刺骨。

氣氛的變化讓王黔一下子警惕起來,腳步悄悄地往司晏身邊移。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