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第 136 頁(2 / 2)

加入書籤

周圍的人越來越多,好在這裡是酒吧,沒有多少人會注意到他們的動作。

韓宇直挺挺的站在男人麵前,修長蜜色的手指微動。

他終身毫不掩飾的殺意讓本來快要趴在弟弟暖暖的懷裡睡著的司然一下子驚醒過來,還透著朦朧睡意的眼睛一下子變得無比清明冷漠,青年悅耳的聲線自薄唇裡溢出,如同她臉上表情那般冰冷。

“你想要對我弟弟做什麼?”

這話如同一盆冰水般澆灌下來將凝重的氣氛打破。韓宇身上的氣勢像是被澆滅了般,瞬間又變回先前斯文溫柔的青年。他扯扯嘴角,發現自己怎麼也笑不出來。

他看著司然如同保護著將高大的男人護在身後那好不掩飾的動作讓他心裡刺疼一下,隨後湧上來的是悲哀和憤怒。

明明這個人是他的!明明這個認識他一直想要得到的!!

他恨恨的盯了一眼司然身後的男人,對上那雙讓人膽寒徹骨深邃眼眸。韓宇眯起眼睛,薄唇抿成一條直線。他麵無表情地掃視了他們一眼,那一眼飽含深意,讓人從骨子裡感覺到了涼意。

還有機會,沒關係。

他是從那個肮臟地方出來的人,就算表麵包裝的再鮮美,骨子裡也染上了那個地方的不擇手段和暴戾。

隻要是自己想要的,那就搶回來吧。這是那個地方的規則,也是他行動的準則。

韓宇的眼神在這一刻變得瘋狂扭曲。

他們的戀情可是震驚世界的醜聞案,他可不相信司家能夠不管這件事。

這世界沒有不透風的牆,既然你們都大膽的承認了,那就讓我來幫你們一把吧。

韓宇把玩著手機,忽然抿唇笑了起來,笑容意味深長。

從韓宇離開的方向收回視線,王黔望著麵無表情的男人,尷尬的咽了咽口水。

“那…個。”

男人冷冷的看向他,頓時讓王黔好不容易鼓起勇氣想說的話給咽了下去。他有太多的疑問想問,可是這個地方他嘈雜了,而且耳目眾多,他需要一個安靜一點的地方。⑨思⑨兔⑨網⑨

思及此王黔定下心,用他自己也不知道的冷靜和男人說道:“能找個地方談談麼?”

男人沒有說話隻是攔腰抱起司然。見青年疲憊的斂上眼,另一隻空閒的手溫柔的給他整理不小心滑落在臉頰的發絲,一舉一動都可以看出男人對司然的珍視。

王黔的目光複雜不已,如果以前他會覺得這個人的動作隻是兄友弟恭,而現在他卻無法欺騙自己,這兩個人的感情。

“走。”

冷冷的聲線拉回王黔飄忽的思緒,他看著男人挺拔而筆直的背影,麵無表情的推了推眼鏡。

這是叫他跟上?

他緊跟上去走到男人的身側,從他的角度來看隻能看到男人冰冷的側臉線條冷硬而優美。

果然是造物主偏愛的兩個寵兒啊兩兄弟長得這麼好看,就算知道他們在一起也不會覺得惡心,反而有種賞心悅目的感覺。

是的王黔知道自家藝人和親生弟弟的關係後,心裡第一時間湧上的情緒不是惡心,反而是對他們兩人的擔憂。

畢竟是這麼優秀的兩個人,如果一旦給外界知曉了的話,那麼他們的未來,事業,名聲一切都毀了。會一輩子在罵名中生活,也會一輩子被人恥笑。

男人一路開著車沉默著回到了他的家,到了小區門口,男人將車停好,從副駕駛座上小心翼翼抱著已經熟睡的司然。

似乎感覺到身體的顛簸,司然迷糊的睜開眼,悄悄地睜開了一條縫隙。軟軟的聲音輕喚:“小晏?”

“嗯,我在這。”男人動作輕柔的收緊了手臂,目光落在司然身上柔和的快要化成水一般。他將披蓋在司然身上的西裝攏緊,隨後抱著她邁著穩穩地步伐走了進去。

身後一直沉默的王黔注視到他們的互動,自家藝人那毫不掩飾的親昵的依賴,顯然他們不是第一次做這樣的事情了。

王黔詭異的垂下了眼簾,鏡片反射的白光遮擋住他眼中複雜而深沉的思緒。

進了屋子男人連鞋子都沒有脫,第一時間將司然抱進了臥室。

臥室的房門沒有關,所以站在玄關的王黔很清楚的看著自家藝人被男人輕柔的放在床上,然後看到睡得迷糊的青年一下子睜開眼睛,然後開始撒嬌?

撒嬌?

眼鏡底下的眸子驚訝的瞪圓,王黔從來沒有想到一向冷靜而溫和的自家藝人,竟然也會像個小孩子一樣撒嬌、距離太遠了他聽不到他們在說什麼,隻能看到司然攬住男人的頭,然後嘟著嘴巴親了親男人的唇。

男人的表情溫柔的不可思議,橘黃的燈光灑在他身上宛如渡上了一層淡淡的光暈。精致的側臉線條優美而迷人,那雙黛黑而深邃的眼眸溢滿了似水般的溫柔,深可溺斃。

229你還喝酒呢

王黔木著臉站在玄關,他腦袋裡想了很多想法,比如說脫鞋不脫鞋這個問題。

最後還是扛不住小晏弟弟積威太久,乖乖的脫了鞋子,赤著腳丫朝裡麵走去。這個天氣的晚上,涼絲絲的,光潔的腳踩在冰冷的地麵上,凍得腳指頭微微蜷縮起。

最後腳受不住凍,墊著腳尖兒往沙發方向挪動。也不客氣,當自個兒家一樣隨意的坐下,然後將腳放在沙發上。

男人走出來的時候看到的就是王黔這麼囂張霸占著沙發的樣子,他眉頭輕挑,已經褪去溫和的眸子冰冷而沒有波瀾。被這樣的眼睛看著,王黔頓時如同老鼠見了貓般快速的放下腳,擺好自己的坐姿坐得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