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第 137 頁(1 / 2)

加入書籤

筆直。

天知道他怎麼會對小晏弟弟這麼有恐懼的心靈,恐怕是對方氣場太強的緣故。

王黔這樣安慰自己。

“想和我說什麼。”一家人沒有做主人的自覺,男人隨意地在另一側的沙發上落座,修長的雙腿架起。隻是普通的布藝沙發,卻讓男人坐出了高端大氣的感覺。仿佛是王座一般周身縈繞著上位者獨有的氣勢。

這樣的氣勢王黔並不陌生,他經常可以從自家老總的身上感受到壓迫感。

但是卻和男人這樣的壓迫感不一樣,男人的氣勢更純粹一些,也更危險可怕。

氣氛尷尬起來,隻有兩個人的客廳,安靜的隻能聽到牆壁上時鐘的轉動聲。每一下走動如同落在心間上,勾人心弦的顫動。

在男人麵無表情的注視下,王黔隻覺得渾身僵硬的厲害,手腳無措的不知道放在哪裡可好。

沉默了半響,王黔鼓起勇氣對視男人那雙令人膽寒的眼眸,他聽到自己極其冷靜咬字清楚的說:“你和司然真的是那樣的關係。”

男人不說話,漂亮漆黑的眼眸注視著他,沒有絲毫波瀾。而他這樣的沉默,卻已經是答案,他們真的是那種關係。

“你難道不害怕你們的戀情曝光後所要麵對的流言蜚語嗎?難道你就不怕毀了司然麼?他的事業恐怕會毀在你們的感情上麵,恐怕會萬劫不複你知道嗎!”

王黔想起在酒吧裡司然沉重的那句話:“這是我的罪孽。”

當時的他根本不能理解,而現在知道真相的他反到是能理解司然的心情。

這樣的感情太沉重了。

“我不知道你們的感情到底是誰先開始的,但是這樣是不對的!你……”話還未說完,聲音如同卡殼的磁帶一下戛然截止。

冷汗刷的一下從鬢角滑落下來,從腳底板開始湧上一股寒意。男人麵無表情的看著他深邃的眼瞳,沒有絲毫的感情,宛如一汪漩渦裡麵潛藏著冰冷和寒意。

柔和的燈光灑在他身上卻沒有絲毫的暖意,周身一片冰寒。

他就這麼定定的看著王黔不說話,目光是毫不掩飾的冰冷銳利。

王黔被他盯的通體發寒,一動也不敢動。如果說男人,先前隻是危險的話,那麼此刻他如同來自地獄的惡魔危險的,讓人膽寒。

“沒有下次!”

冰冷的聲線無情的劃過耳膜這是警告也是威脅。

如果不是看在王黔是哥哥的好朋友的份上,他會讓他對這話付出嚴重的代價!

正在輕輕喘熄的王黔不知道的是,他在不知不覺中逃過了一劫。這得感謝他平時對司然的關心,而不是詆毀。

“我和哥哥不是你想象的那樣。”

“嗯?”不是他想象的那樣,那是哪樣?

難道不是這個男人威脅了司然,將他禁錮在了身邊嗎?不得不說的是王黔對司晏印象並不好,從而產生了這樣的意識。

“我和哥哥……”司晏回憶起以前的過往,那冰寒深邃的眼眸中流露出淡淡的溫馨和溫柔。薄唇微微開合,柔和低沉的聲線如同情人間訴衷情話般真摯:“我愛他,僅此而已。”

他不想說太多,他不在乎彆人的流言碎語,他在這個世界上唯一隻在乎的隻有哥哥。

“你能確保這樣的感情能一直堅持下去嗎?”許是男人眼中的占有欲太扭曲了,王黔已經不想再勸說他了,他知道自己無論怎麼說,這個男人都不會放棄司然的。

如果這樣的話那麼他隻能保持緘默。

聞言,男人露出一抹冷笑:“愚蠢的問題。”

王黔獨自坐在客廳裡,強烈的壓迫感已經消失。他怔怔地望著男人離去的方向,鏡片底下的情緒,滿是錯楞。

愚蠢嗎?

他隨後扯扯嘴角,也跟著諷刺的笑起來:“果然是愚蠢的問題。”

他怎麼能問那個男人會不會放棄司然,那樣的感情,那樣的愛戀,沉澱在男人的眼眸中,男人是認真的。

就算司然是他的親哥哥,是他都雙生子的其中一員,有血緣關係的又怎樣,這樣的理由是不能阻止他的。

王黔在他們客廳裡靜靜的坐了好半響,最後實在受不了腳上的涼意,才匆匆地走了。

……

臥房內,男人側躺在司然身邊,一手撐下顎,深情的凝望司然的睡顏。橘色的燈光下,司然那張精致的容顏線條柔和漂亮,纖長的睫毛如同蝶翼般輕輕顫唞,在眼瞼下方落下一層淡淡的剪影。白皙的臉頰透著淡淡的紅暈,吐氣中酒香四溢。

男人目光越漸深邃,真是越看越迷人,真是越看越放不下。

真想將這樣的哥哥一直藏在自己身邊,誰也不能看到誰也不能覬覦。

可是這樣就不能在看到哥哥的笑容了,哥哥會不開心的。哥哥不開心,他心裡也會很不開心的。

“今天你還敢去喝酒呢。”男人手指輕柔的撥動著司然的嘴唇,用手捏了捏,軟乎乎的。

深邃的眼眸暗了下來,司晏緩緩俯下頭在青年的嘴唇上落下一個輕柔至極的親吻,他噙著他的唇瓣輕聲道:“如果哥哥明天知道我們的感情曝光了又會有什麼樣的反應呢?”

似乎想到了司然該有的反應,男人臉上滿是興味的表情。

“算了,今天就放過哥哥,明天我再找你算賬。”

最後捏了捏青年白嫩的臉蛋,男人含笑的用手臂圈緊了青年,將他王華麗攬的更緊了一些,極為滿足的用下顎蹭了蹭青年柔軟的發絲,冷裡的眉眼全是柔和:“我的……”

一夜好眠

……

第二天一大早,司然是在一陣頭疼欲裂中醒來的,渾身酸疼僵硬。他揉揉一直抽疼的額角,胃裡也十分不舒服,他臉色有些發白。喉嚨一陣乾渴,司然舔舔乾澀的唇瓣,視線之內是自己熟悉的擺設與裝飾。

他這是在家裡?

司然揉揉額頭,他明明是在酒吧喝酒,怎麼會在家裡呢?而且當時他還碰到了讓他討厭的人,那個讓人厭惡的韓宇。

“……”頭疼過後,昨晚的記憶也慢慢地回歸過來。司然回想起來自己好像在酒吧裡看到了弟弟,而且當時弟弟的臉色挺難看的。

這樣一想,他開始環顧四周,尋找弟弟的存在。

房子裡安安靜靜的沒有任何聲音,是出去了?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