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第 139 頁(1 / 2)

加入書籤

他們才起床,都沒有洗漱。司然揉揉淩亂蓬鬆的頭發,接起了一直響動不停地的手機。

“你們快點回家,出事情了!!!”驚慌地聲音打亂了這平靜的早晨。

禁錮之溺寵232

司晏司然被一通電話炸回了家,他們連早飯也來不及吃就匆匆趕回去了。

司家大宅和平時不一樣,整個房子的氣氛嚴肅又緊張。就連張嫂見他們進來,麵色都有些異常,不斷地打量了他們好久。

那道異樣的眼光司晏當然注意到了,他眼神淩厲的朝張嫂看去,見她臉色發白了一下,連忙移開視線,司晏才滿意的收回目光。對於這個從小將他們撫養大的張嫂司然還是有好感的,他用手肘用力的撞了撞弟弟腰身,示意他不要太過了。

已經將公司全部交給司晏的司鑫沒有了以往的威嚴和嚴謹,一身淺色的居家服穿在身上,倒是與他那張冷漠的臉挺相配的。沒有了公務的纏身,司鑫眼神沒那麼淩厲,就連氣質也變得溫和起來。

趙倩和以往沒什麼改變,如果要說的話,她最近變得越來越年輕了。可能是有司鑫的陪伴,她臉上的皺紋少了許多。

一見到他們兄弟倆,趙倩就快速的拉著他們進屋子,神神秘秘的掏出一個信封:“你們知道這裡麵是什麼嗎?”

兩兄弟自是不知的,好在趙倩也沒有賣關子,直接打開信封,將裡麵的東西全數倒在桌子上。

一張張五彩斑斕的照片從信封裡掉落,司然隨意的拿起一張一看,頓時就被驚嚇到了。照片明顯是偷拍的,很多地方都很模糊,不過唯一能看清的就是照片中的兩個人。

那是兩個一模一樣的男人,他們牽手逛超市的照片,他們在公司門口的黑色轎車上接吻的照片,還有一張明顯昏暗,但是能將兩個男人的麵容照的無比清晰的吻照,清晰的能看到他們的雙?唇緊緊相貼。

“這……”司然不知所措的看了眼自從看到照片後一直沒有任何表情的弟弟,作為照片的主人公之一,他好似沒有什麼反應。

是的,這些照片裡麵的兩個男人赫然就是他和弟弟的親密照。

兩個人的親密照曝光在自家家人的麵前是什麼樣的反應呢?司然紅著臉,將桌上的照片收拾乾淨,隱藏在發絲下麵的耳垂通紅一片,垂下的眼簾不安分的顫唞。

他們的戀情雖然司鑫和趙倩都知曉,但是司然總覺得親密照曝光在父母麵前,還是很讓人害臊。

忽然,一隻修長的手指抽出了他手中握著的照片,男人看得很仔細,最後麵無表情地說:“照的不好看。”

有好多照片都模糊了,一點也不美感。

事實上他從看到照片時就在想,他和哥哥兩人的親密照片好像很少。唯一的照片還是上學的時候照的,現在都已經舊了。

在彆人看來司晏是麵無表情的嚴肅範兒,而隻有司晏自己知道他其實隻是想什麼時候買個相機,然後在家裡學習下年輕人的浪漫,將哥哥和他的甜蜜生活拍攝下來。

隻是想想他就覺得激動不已!

身為雙胞胎哥哥的司然像是感應到了弟弟內心的激動,詫異地看了他一眼,麵上依舊是麵無表情的高貴冷漠範兒。

“……”司然不禁無語扶額,弟弟難道你的關注點一直在這上麵嗎?

顯然司晏的關注點隻在照片照的不好看上麵,他鄭重的從司然手裡將所有照片拿過來,在六雙眼睛的注視下,從容不迫的將照片收入懷裡。

司然身體顫唞了一下:“你放你懷裡乾什麼。”該不會是他想的那樣吧。

“收藏。”司晏冷冷地吐出兩個字。

這是哥哥和他的親密照,怎麼可能不好好的收藏。

“……”還真的是他想的那樣!

司然已經不知道該和弟弟說什麼了,說他這個舉動很奇葩嗎?依照弟弟的霸道性子,一定不會聽的!

至於趙倩他們?

他們已經風中淩亂了,明明小兒子三年前還是挺正常的,怎麼現在做出的舉動這麼不符合常理?

“你最近有得罪什麼人嗎?”冷冰冰的聲線將話題拉回到重點,氣氛也隨之凝重下來。

張嫂見機不對已經去做自己的事情了,現在偌大的客廳裡隻有這一家四口。

司然想了想搖搖頭:“沒有,我最近都沒怎麼出門,在家休息呢。”他看向弟弟:“你呢?公司裡最近有得罪其他的人嗎?”

在所有人的注視下,麵無表情的男人搖了搖頭:“沒有。”

他目光黎黑深邃,似乎洞察了一切的高深莫測。男人說:“你們不用管,我會處理。”

“最好是這樣。”司鑫冷冷的說道,如果不是怕寄這照片的人不安好心,他才不會打電話通知兩個兒子。

作為女人又是母親的趙倩比這幾個男人要心細許多,也想了許多,她擔憂的看著許久不見的大兒子和小兒子:“你說他們寄這樣的照片來是乾什麼,會不會對你們不利?現在小然是公眾人物,要是這樣的照片發到了網上……”

後果不堪設想。

顯然幾個男人也想到了這個可能,司晏冷哼:“我想那人沒這麼大的膽子挑戰司家的權威。”

所以才隻能用寄照片的方式來破壞他和哥哥的感情,難道那人以為隻要司家人知道他們的戀情就一定會阻止嗎?

真是愚蠢!

司家做什麼的B市的上流社會幾乎是無人不知,先不說司老爺子在部隊積威已久,光是司鑫這個冷漠的中年男人在商場上所做的一切都昭顯著他們的手段。司晏雖然才接管公司不久,但是三年內的國外流放生活並沒有磨掉他的銳利,反而讓他建立了屬於自己的王國。

“不管怎麼說還是小心為上。”在趙倩的心裡永遠都是孩子的安危最重要,她既然能接受兄弟倆的戀情,就不允許有人破壞他們或者想要惡意的詆毀他們。

這是作為母親的天性,也是對自己孩子的疼愛。

“恩,我會的,媽媽。”司然眼神柔和下來,直接起身坐到趙倩身邊。本來想說一句媽媽瘦了,但是目光落在那圓潤的身上以及紅潤的臉頰,這句話怎麼也不能昧著良心說出口了。

最後憋了憋,在心裡憋出一句:“媽媽最近漂亮了。”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