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第 141 頁(1 / 2)

加入書籤

他還是會堅持自己的想法,娶趙倩。

司然和司晏跪在地上,地板冷冰冰的,刺骨的寒氣將他們膝蓋以下的部位凍得快要沒有知覺了。

上方老爺子拄著拐杖威嚴著臉,片刻之後,蒼老的聲音自頭頂上響起:“你們分開吧。”

這句話如一記驚雷般打在兩人身上,字字珠心。

反應最大的莫過於司然了,他厲聲喝道:“不行,我不會離開小晏的。”

反觀司晏,他看著哥哥對他們感情的維護,冷厲的眉目柔和下來,冰涼的手指將司然的手指攥在手心裡,緊緊的:“我也不會離開哥哥的。”他抬起頭,和老爺子四目相對,那黧黑深邃的眼眸中驀然劃開淩厲:“就算我死也不會。”

“你,你們!”老爺子又被氣到了,他重重的喘熄幾聲,怒道:“你們不怕我親手將你們分開嗎?要知道分開你們兩兄弟對司家來說簡單得很。”

“嗬。”司晏不怒反笑,冷硬的唇角勾勒出一抹諷刺的冷笑:“我還是那個答案,無論你怎麼分開我們,隻要我還活著,我就必定會找到哥哥。如果他在地球的另一半,那麼我無論付出什麼代價也要跑到哥哥身邊。就算死亡也不能將我們分開,所以你做的事情隻是無用功而已,更何況你以為我司晏還是那個任人擺弄的小崽子嗎?”

他早已經不是三年前那個弱小的人了,現在的他有能力保護自己所愛的人。

那雙淩厲而深邃的眼眸,在眼底深處透露出一股強烈扭曲的占有欲。

“好,好,好。”老爺子怒極反笑,眯起眼睛連聲說了幾個好字。“真不愧是我們司家的孩子,竟敢威脅我?早知道這樣我當初就應該堅持將你丟到部隊裡麵去,將你和司然分開。當初你接任你爸爸的公司我沒有說什麼,你不願意待在部隊我也沒有說什麼,你現在倒是好本事了,以為我不能耐住你嗎?”

“我隻是就事論事而已。”男人麵無血色,漆黑的發絲被冷汗濡濕狼狽地貼在腦門。但是就算如此狼狽,在麵對司老爺子時,那周身淩厲的氣勢不減分毫。

“好一個就事論事。”如果不是發生這件事,恐怕老爺子將會為這兩個優秀的孫子而驕傲。

可惜,執迷不悟!

“你們立馬給我跪到祠堂裡麵去,什麼時候想通了什麼時候離開!”

說完他不再看兩兄弟,這兩兄弟的罪孽希望他們能在祠堂的列祖列宗麵前明白過來。

這是錯誤的!

司晏和司然沒有反抗,對於他們來說這已經是最好的結局了。司老爺子現在還在氣頭上,無論他們怎麼說恐怕也無法讓老爺子消氣。

老爺子作風死板而剛正,對於他來說這就是一種病,惡心的病。更何況還是亂倫,這可是震驚世界的醜聞。他既然還讓兩個孩子去跪祠堂,想必心裡還是希望他們能明白過來。

司然望著兩人緊緊相扣的手,雲淡風輕的笑了笑。恐怕他們一輩子都不會醒悟過來,如同司晏所說的那般,死亡也無法分開他們。

司然扶著司晏慢慢往宅子後麵的祠堂走去,就算遍體鱗傷,男人的步伐依舊那麼沉穩,背脊挺得筆直,英俊的臉上滿是沉穩內斂。

等兩兄弟的身影消失不見了,老爺子的背脊立馬駝了下來,他似乎在一瞬間老了好幾歲,眉目滿是疲憊和痛惜。

老爺子掀開眼皮看向至始至終都無動於衷的司鑫,張了張嘴,暗啞滄桑的說:“你什麼時候知道的?”

司鑫動了動眼皮,麵無表情的說:“很早就知道了。”頓了一頓,又補充一句:“反正比你早。”

“那你就任由他們兩個這樣!”老爺子無法認同一個父親竟然看著兩個親生兒子在一起。

“就算阻止又怎麼樣,知子莫若父,既然是我司鑫的兒子,那麼我無論做什麼都沒有用。你知道的,司家的人都是一股子的強脾氣。”

無論是他司鑫,還是老爺子,都是有遺傳的。

當年老爺子不顧家裡麵的反對毅然參軍,而司鑫也不顧司老爺子的不滿選擇了從商,現在輪到了司然司晏他們。

這就是命運啊!

第235章

無論怎樣司鑫說的倒是實話,老爺子沉默下來。半響之後,他啞著聲音道:“將拍攝這些照片的人找到,司家不能放過對於我們不利的人。還有查一查這件事的幕後主使人,找到之後給我弄死,這件事情切記不能張揚。”

“恩,我知道的。”

司家就是這樣一個矛盾的家庭,就算自己孩子多麼的不好,但是在他們眼裡隻有自己能打能罵,彆的人想要算計那就是找死。

“孩子們呢?”拿了藥走下來的趙倩沒有在客廳裡找到兩個孩子,當即嚇了一大跳,臉色變得煞白:“老爺子,你該不會將你兩個孫子一槍崩了吧。”

她越想越覺得有可能,依照老爺子的火爆脾氣,一槍子兒解決了兩兄弟是很正常的事情。

老爺子被誤會了也不解釋,冷哼一聲:“崩了又怎麼樣啊。”

如果不是他孫子,他早就一槍子兒解決了,何必這麼頭疼。仰頭看著站在樓梯口的兒媳婦一分鐘變身成為母夜叉,又頭疼的揉揉額頭,對司鑫說:“我怎麼當時不知道她這麼凶悍。”

司鑫抿唇笑了笑,眼裡有著化不開的溫柔:“遇上她是我的福分。”

“生了兩個畜生就是福分?”

司鑫不說話了,老爺子看著他沉默就一肚子的氣,走過去拿起拐杖狠狠的揍了高大的兒子幾下:“有你這麼做父親的嗎!!”

趙倩尖叫出聲,差點急哭了。老爺子打了兩個孩子不夠,還要打她男人嗎。她撲過去,眼淚汪汪的看著老爺子:“你要打就打我吧。”

望著兒媳婦那痛苦的神色,老爺子的手停頓在空中,最後憋氣的收回手:“真是一群孽障!!”

說完他氣衝衝的上了樓,不再去想這些糟心的事情。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