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第 142 頁(1 / 2)

加入書籤

沉默下來後,司然才開始思考今天發生的事情,想了想他說:“你知道是誰針對我們嗎?”

他心裡隱隱有個懷疑,但是卻不敢妄下定奪。

司晏抿唇不語,他已經知道是誰了,但是他不想讓這些事情擾了哥哥的心,這些事情交給他處理就行了,哥哥隻要每天快快樂樂陪伴在他身邊就行了。

“無論是誰,我都會保護好你的。”

司然撇撇嘴,為他含糊的話。但是那眼中的笑意是怎樣也藏不住的:“有你真好。”

“我亦然。”

“這次是不是韓宇弄得?”那天晚上在酒吧裡,他隱隱約約看到了韓宇的身影,司然本來隻是試探,但是看到弟弟的臉色,他就知道自己猜對了。

“果然是他。”

禁錮之溺寵236

“那個人想做什麼啊!”上輩子是個人渣,這輩子還是一點變化都沒有。

司然歉意的看著弟弟:“抱歉,如果不是我去喝酒的話……”他一直認為是自己喝酒後才讓對方知道的。

司晏也不打算說出來是自己的原因,他緊了緊手指,將哥哥的手攥得更緊:“沒事,反正爺爺總會知道的,隻是早晚而已。”

他從一開始就沒有想過要讓他們的感情一直隱藏,讓爺爺知道也是預料當中,如果沒有這次的事情,他恐怕還是會“不小心”讓老爺子知道。

如他說的那樣,隻是早晚而已。

時間一點點的流逝,待在昏暗的房間裡根本不知道現在幾時。

司然的精神一點點頹靡下來,身上就算被弟弟抱得再緊,也無法抵擋房間的寒氣。

他伸出舌頭舔了舔乾澀的唇瓣,嘴唇因為冷而變得沒有血色。

“我餓了……”

早上還沒怎麼吃東西就急急忙忙的趕回了家,加上對付老爺子還挨了頓打,讓本是沒有多飽的肚子發出了抗議的聲音。

司晏聞言將哥哥冰冷的身體抱得更緊,漆黑的眼瞳裡裝滿了痛心與關切,那眉宇之間的褶皺更深了。

他看了四周一圈,忽然目光定格在一處。他脫下西裝外套披在哥哥身上,自己隻著一件單薄的白襯衣。

“等我一下。”

在司然不解的注視下,高大的男人麵無表情的走到供台,毫不客氣的拿了個蘋果,然後又麵不改色的將貢品擺放成先前的樣子,就好像沒有動過一般。

“……”司然望著弟弟遞過來的蘋果,無聲的用眼神示意,這樣真的好嗎?

“沒事。”司晏坐下重新將司然擁入懷中,感受到他渾身冰涼,皺著眉頭用西裝外套將他整個人裹得緊緊的,然後再次塞入懷裡。

司然猶豫的看著手中的蘋果,再看看台子上擺放的牌位。他想如果司家的列祖列宗泉下有知,一定會跳起來揍死他和司晏兩個不肖子孫。

可惜現實不允許他們矯情,司然猶豫的看了看手中紅紅的還帶著水珠的蘋果,最終頂不住誘惑張嘴咬了一小口。果子的水分滋潤了那淡色的唇,如同抹了一層淡淡的唇彩,富有光澤。

祠堂裡的貢品每天早上都有人來換,所以果子還帶著水汽,看上去十分飽滿。

司然慢慢的咀嚼口中的食物,將咬了一口的蘋果遞到司晏嘴邊,隻見他眉眼柔和下來,薄唇輕啟,咬了一口。果子的甜味彌漫整個口腔,仿佛連心裡都沾染上了那份甜膩。

“好甜。”

“是吧,好甜。”司然又咬了一小口,眉眼彎彎的將蘋果又遞到弟弟嘴邊,見他咬了一口,頓時笑意更甚。

就算此刻環境很惡劣,就算沒有食物隻有水果,他們之間縈繞的氣氛依舊那麼溫馨而甜蜜,仿佛什麼也不能打擾到他們。

飽滿碩大的蘋果就在兩人一人一口中解決了。

畢竟兩個人都是成年男子,這點吃的並不足以填飽肚子。

司然意猶未儘的舔舔唇瓣,香甜的果汁似乎還殘留在嘴裡,他隻覺得肚子更餓了。

有了第一次就有第二次,司晏陸陸續續拿了幾次水果,供台上供奉的貢品差不多快要吃完了,地上放著好幾個果骸。

房間裡的溫度慢慢降了下來,天色也漸漸的變暗。

這邊兩兄弟相依著取暖,那邊也不是那麼的平靜。

“不行!祠堂裡那麼冷,小然身體又不好,到時候凍感冒了怎麼辦!”趙倩在房間裡擔憂的轉圈圈,她連午飯都沒怎麼吃,一想到兩個兒子餓著肚子,她就吃不下飯。

“還有你爸到底要讓小然他們跪在那裡多久!他不疼他孫子,我還心疼兒子呢!”

“好了,彆擔心好嗎。”司鑫將趙倩擁入懷裡,她卻將他推開,眼淚汪汪的瞪著他說:“你不擔心,你和你爸一樣的心狠!”

“……那也是你爸。”

被狠狠的瞪了一眼,司鑫也不惱,說:“這是孩子自己的事情,如果他們連這點事情都解決不了,何談在一起呢。”

“可是……”那是她的孩子啊,她的孩子正在受苦啊。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