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第 143 頁(1 / 2)

加入書籤

?”

司然搖搖頭,乖巧的被弟弟抱住,然後磨蹭。脖頸處吹拂的呼吸癢酥酥的,讓他不自在的動了動:“不冷了,有你呢。”

晚上的時間是最難熬的,他們隻吃了點水果填飽肚子。現在又冷又餓,司然靠在弟弟溫暖的懷抱中昏昏欲睡。

昏黃的燈光灑在他們身上,男人低頭凝視著青年,目光專注又深情。俊美的麵容被燈光映照的模糊不清,隻能看到那雙明亮又深邃的眼瞳泛著濃濃的疼惜與寵溺,如同化不開的濃墨般濃稠。

房間裡的溫度越來越冷,司然不由自主的朝身邊的熱源縮去,就算是在睡夢中那眉頭也是緊緊鎖起,沒有鬆展開來。濃密的睫毛不安的顫唞,在眼瞼下方投射出一層淡淡的青影。青年膚白勝雪,此刻因為寒冷而凍得麵無血色,竟是比紙還要白上幾分。

“哥哥?”司晏試探的叫了幾聲,見司然隻是皺了皺眉頭,又熟睡過去。那縈繞在眉眼的擔憂和憂愁沒有散去,男人伸出手指探上青年飽滿的額頭,入手和手指溫度不相符合的滾燙。

那般滾燙的溫度似乎燙的司晏手指微動,眉宇的褶皺更深。他心裡一驚,小心翼翼的用手拍了拍哥哥蒼白的臉頰,輕聲的喚道:“哥哥?”

“唔,小晏?”司然在弟弟的輕喚聲中緩緩睜開了眼,睫毛在空氣中劃開好看的弧度。眼睛稍微的睜開一條縫隙,淡淡的霧氣從眼縫中透出,看上去霧蒙蒙的一片,如同黑夜遮蓋住了一層薄紗,看不真切。

“恩,哥哥感覺怎麼樣?”司晏的手一直放在他的額頭上試圖給他降去一些溫度,他的手指微涼,覆蓋在司然滾燙的額頭上舒服至極。

“唔,很困。”司然隻覺自己渾身沒有力氣,又累又餓。頭頂上方是明晃晃的昏暗燈光,晃得眼暈。

他又輕輕的斂下眼簾,呼吸輕不可聞,聲音宛若蚊鳴:“我想睡覺……”

在他看不到的地方,男人臉色徒然大變,一向無波的心神仿佛被丟下了一塊大石頭濺起了波瀾。驚慌失措在那雙冷靜自若的眼睛中浮現,他將西裝外套過好哥哥,攔腰將他打橫抱起。

站起身的刹那間因為一直維持那個動作,血脈有些不暢通,腳步踉蹌了幾下,才堪堪站定。

高大的男人站起身,整個身影籠罩住光亮。他邁開修長的雙腿,急切又不是優雅的走到房門,用腳踹了踹。

房門發出悉悉索索的鎖鏈響動的聲音,房門被人從外麵用鎖鏈鎖住了。

這個認知讓男人本是難看的臉色又冷了幾分,他將哥哥抱得更緊,長腿狠狠的朝大門一踹。巨大的力道將房門踢壞,在這安靜的黑夜裡發出巨大的聲響。

聽到響動而跑出來的趙倩和司鑫,還有未走遠的司老爺子,他們急匆匆的趕過來,看到的就是這樣一副場麵。

身著白色襯衣的高大男人懷裡緊緊的抱著一個人,他的步履優雅卻不失急切。那俊美深刻的麵上深沉似水,深邃的眼眸中似乎潛藏著黑暗,如同一隻巨獸吞噬。

男人麵色黑沉如水,他直直的走過來,快要越過老爺子的時候,被老爺子充滿怒氣的聲音阻止了腳步。

“你給我站住!!”

老爺子氣急敗壞的大吼出聲,當他看到祠堂那壞了的大門時,怒氣已經到了不可遏製的地步:“你這是什麼意思!!”

對於老爺子的咆哮,司晏整個人十分冷靜,冷靜的宛如暴風雨來臨前的風暴般:“帶哥哥離開。”

趙倩關注點永遠不一樣,她快速的走到司晏麵前,看著懷裡的人頓時驚呼出聲:“小晏,小然怎麼了?你哥哥怎麼了?”

司晏皺了皺眉頭,似乎很不喜這樣的吵鬨:“他生病了,我需要送他去醫院。”

“好好的怎麼生病了。”

司晏沉默不語,到是旁邊的司老爺子被人無視怒氣衝衝的說:“我有讓你們走嗎?”

司晏轉過頭,麵無表情的說:“爺爺,我現在叫你一聲爺爺是因為你是我的親爺爺。但是如果你要分開我和哥哥,是不可能的。我今天就將話放在這裡了,如果和哥哥分開的話,那麼我寧願不活在這個世界上。”

男人背脊挺得筆直,就算此刻狼狽不已也不能掩蓋住他周身淩厲的氣勢,如同一把出鞘的劍,鋒芒畢露。

“好,很好,既然你這麼有骨氣,那麼我也不要你這個孫子了!!”

老爺子話一落,頓時引起身後人的驚呼:“老爺子不可以。”

老爺子似乎一瞬間蒼老了幾歲般,搖搖頭:“既然他都這麼說了,我們司家沒有這樣的醜聞。”

“如果是這樣的話,那麼我也不要做司家的媳婦兒了。”趙倩含淚挺身而出,那兩個都是她的寶貝,她不能任由彆人欺負,就算是自己的公公也不可以。

“媽,沒事的,這是我和哥哥的事情。”司晏背對著趙倩輕聲的安慰:“如果哥哥醒來知道你為了他付出這樣的代價,他會很不開心的。”

他步履沉穩一步步的離開了司家老宅,留下幾個人站在原地寒風蕭瑟。

“現在我們怎麼辦?”趙倩在寒風中看了看麵無表情的司鑫,得到他一記沒有波瀾的目光:“沒我們什麼事情我們回去吧。”

司晏抱著司然搶了老爺子車庫裡的一輛車,黑色的車子快速的劃過黑夜。守車庫的門衛無語的看著絕塵而去的車輛,他該怎麼和老爺子交代啊……

第238章

因為司然是公眾人物,司晏沒有帶他去大醫院,而是在一家小診所裡。

小診所很小,裡麵安安靜靜,濃鬱刺鼻的消毒水彌漫整個空氣。

見到司晏時,那家小診所的醫生護士呆愣了一下,顯然認出了這是在電視上經常出現的麵孔。

“還愣著乾什麼。”低沉冰冷的聲線自頭頂上方傾斜而下,一片陰影籠罩其下。被男人這麼一提醒他立馬回過神,這才注意到男人懷裡抱了個遮的嚴嚴實實的人。

與那些激動的護士不同的醫生,很快就讓人準備了病床。為了確保病人的病情,醫生看著長相英俊的高大男人,小心翼翼的說:“把他放下來吧。”

他在心裡還嘀咕著,這個晏然怎麼和電視裡看起來不一樣,氣勢這麼逼人。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