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第 145 頁(1 / 2)

加入書籤

久久沒有響聲,安靜的隻能聽見機器的運轉聲還有淺淺的呼吸聲。

司然茫然的眨眨眼,隨後他自動自發的伸手拍了拍僵硬的臉頰。為了保持萬長希獨有的冷漠表情,他的臉部神經一直緊繃著,現在放鬆下來酸澀不已。

在場沒有任何人說話,也沒有說這條戲份過沒有。站在他麵前的陸凜用一雙複雜的眼神望著他,半晌他才緩緩勾起一抹讚賞的笑容:“很棒。”

司然朝他笑了笑:“前輩過獎了,也不知道我這條戲份過沒有。”

到現在楊延還沒有說話,他忐忑的望過去,隻見楊延目光緊鎖在屏幕上,似乎傻了般。

良久之後,他大力的拍了下大腿,手掌拍在禸體上發出清脆的把掌聲。他難掩激動高興的看向司然,朝他露出大大的笑容:“很不錯,過了!!”

聞言,司然鬆了一大口氣,有些受寵若驚。楊延很少稱讚人,他工作時脾氣很暴躁,軟硬不吃。一般他說很不錯的話,那麼是真的不錯,這是對人的肯定。

司然很高興,眼裡的喜悅滿滿的蔓開在眼角,朝陸凜打了聲招呼,就往自己的休息椅子上走。

王黔見他過來,精英範兒的臉也忍不住露出一抹笑容:“好小子,真的挺不錯的啊。”

司然顯然很高興,調侃了一句:“難道我以前就不好嗎?”

“也不是這麼說的,你以前的演技也十分的好,你很有天賦。但是總覺得少了點什麼,今天看起來棒極了,沒看到楊導都破天荒的誇獎你了嗎。”

“所以我感覺很榮幸。”司然握著瓶喝了一口水,他拍戲到現在一口水都沒喝上,嗓子都快冒煙了。

王黔用手機看了看行程,然後眼神變得很複雜:“等下你和安齊鬱有一場對戲。”

司然聞言抬起頭,黑色的眼睛沒有絲毫情緒:“恩,那又怎麼樣?”

他和安齊鬱根本沒有什麼交集,而且也沒有必要害怕他。

王黔有些擔憂,從了解的情報上來看,安齊鬱這人的人品挺不好的,而且作風也讓人厭惡。這個圈子裡搞小動作的人多了,上一秒對你和顏悅色,下一秒就對你憎惡相向。

“你還是要注意點他,要是被他抓到什麼小辮子了就不好了。”

司然點點頭,示意自己知道了。他看著王黔擔憂的樣子,忍不住笑道:“你這樣好像管家婆啊。”

“……”王黔臉扭曲猙獰了一下,隨後恢複如常:“我真是謝謝你誇獎啊。”

經過王黔的提醒,司然第一次在片場主動注意到安齊鬱。主要他平時在片場裡太過於低調了,幾乎彆人在歡笑時,他一個人默默的坐在牆角裡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不知是不是錯覺,幾天不見,安齊鬱的臉色更加蒼白了,眼瞼下的青色連妝容都無法掩蓋,眉宇之間的疲憊深刻而倦意。比較秀氣的小臉現在已經瘦得下巴尖尖,看上去更加脆弱了。似乎察覺到來自司然的視線,安齊鬱往這邊偏過頭,四目相對。

那眼中的紅血絲清晰的沒法掩蓋,從司然方向望過去,宛如一雙猩紅的眼睛閃爍著陰毒的光彩。

司然淡然的撇開頭,忽視掉自己在安齊鬱眼裡看到的情緒。他垂下頭,細碎的發絲順著他的動作滑落下來,遮擋在眼前,劇本上落下一層淡淡的陰影。那雙漂亮的眼睛隱藏在陰影裡,閃爍著沉思。

下一場戲是萬長希和安齊鬱飾演的角色林遠的戲份。

萬長希作為一個喪失,他自身攜帶著病毒,所以無法進入基地。每次等李磊他們回去後,他就會默默的遠離他們身邊,消失的無影無蹤。而在下一次的任務時,他又會悄然無息的出來。

這樣神出鬼沒的樣子讓周圍的同伴習以為常,在他們心裡萬長希太過於強大,也太過於冷漠。如同桀驁不馴的孤鷹,翱翔天地間孑然一身。

這次完成任務回去基地的路上,李磊勸導著萬長希跟隨著他們一起回基地,說是外麵根本不安全。

聞言,萬長希嗤之以鼻,這裡麵最不安全的就是他們這些人了,在他的眼裡這些人都是食物,獵食者在食物麵前還有不安全一說嗎?

他的想法沒有言表於麵,反而這幅冷漠的樣子讓眾人知道又是一次無聲的拒絕。

“真是做作!”輕蔑不屑的說話聲來自於隊裡麵的林遠,那是一個身材纖細的青年。他長相清秀,白白淨淨的樣子看起來讓人心生好感。隻不過他身上太過於臟亂了,而且臉上也十分憔悴,所以影響了幾分好相貌。

不過在末世裡,還有誰能乾淨呢?

現在水資源缺乏,基地裡很多人連水都喝不起,哪有什麼多餘的水來清洗身體。

林遠在末日前是個挺愛乾淨的青年,而且才出學校不久,涉及社會不深就迎來了末日。他可以忍受自己不乾淨的樣子,他也可以忍受殺喪屍的那種惡心感,但是他唯獨不能忍受的是隊裡的一個人萬長希!!

在所有人臟兮兮的時候,隻有萬長希一個人乾乾淨淨的!而且一副愛理不理的樣子,他以為他是誰啊!

說林遠嫉妒也好,忿恨也罷,他是個普通人,也有嫉妒的心理,對於萬長希是各種的厭惡。

他毫不掩飾的厭惡全部寫在臉上,萬長希淡淡的斜睨他一眼:“就算做作關你何事。”

這句話說到了林遠的痛楚,他在隊裡身手隻是一般,隊裡比他優秀的人多了去,這讓他有一種自卑感。而這種自卑感在聽到萬長希這句話,在心裡被無限的放大,讓他眼裡砰然一亮,宛如有熊熊烈火在眼中燃燒。

年輕氣盛的他還不懂得如何隱藏,衝動的站起來,走過去攥住萬長希的衣襟,眉目之間毫不掩飾的諷刺厭惡:“是不關我的事情,但是我看不順眼!”

氣勢頓時劍拔弩張起來,周圍人都沒有說話,乖乖沉默的縮在車廂的一角。

車子是鐵皮卡車的那種類型,為了讓隊友更安全,李磊專門找人加強了外麵的防護,所以待在車廂裡有種被禁錮的窒息感。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