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第 146 頁(1 / 2)

加入書籤

不會在這種情況下打人的。畢竟先前他才被人指責了,要是聰明點的話,就算做小動作也不會在同樣的地方栽倒。但是安祁鬱卻又被打了,那說明什麼?說明安祁鬱在做戲,想要潑臟水在司然身上。

這樣的情況很常見,很多明星看不慣某些人,在拍戲中做點小動作。但那些人都是遮遮掩掩的,而且還有些人明明是罪魁禍首還偏偏做出一副受害者的樣子。

現在安祁鬱就符合這樣的情況,這難道又是自編自導的戲份?

眾人看著安祁鬱的目光帶上了輕視,這得多笨才會又做出這樣的事情啊。

要是聰明點的藝人在第一次就應該收手,偏偏還要來第二次,事不過三,有了第二次難道不覺得很假了嗎?

感受到周圍人的目光漸漸變了,司然在所有人看不見的角度輕輕的勾起嘴角。他湊過身,輕柔的扶起安祁鬱,借著扶著的動作,他靠近他的耳邊輕輕的說著:“怎麼樣,巴掌的滋味好受嗎?你的臉皮真厚,手掌都給我打疼了。”

“你!”安祁鬱的眼睛一下子瞪得渾圓,似乎不敢相信司然竟然會這麼做。

這次安祁鬱是真的沒有做戲,而是司然真的用力打了他一巴掌。

“怎麼不相信我會這麼做嗎?”司然輕笑了聲,眼底深處卻沒有絲毫笑意:“我最討厭有人誣賴我了,既然有人說我打了他一巴掌,那怎麼也要將這巴掌名副其實才行,你說對不對。”

“你!”安祁鬱氣的眼睛都紅了,臉上火辣辣的痛意還沒有褪去。他隻覺司然這番話又像是一巴掌打在他臉上,狠狠的打得他體無完膚。

這個人今世怎麼會變成這樣惡劣,明明前世還軟綿綿的想個懦夫。就算當初知道自己和韓宇的奸情,也隻是倉皇的逃跑而不是報複。

而現在他怎麼會變成這樣!

安祁鬱是篤定司然不會做什麼吃下這個悶虧的,哪知道這個人偏偏還了他一記,還讓他背負上了耍心機的名稱。

這讓他怎麼不氣。

楊延在旁邊看著他們皺起眉頭,他走到安祁鬱身邊,看了看他臉上的痕跡,招來化妝師:“他這幅樣子能補妝嗎?”

化妝師大氣不敢出,連忙點頭:“能補。”

“能補就行。”說完,他看向司然和安祁鬱,厲聲道:“我不管你們之間有什麼恩怨,但是進了我的劇組就得按我的規矩來辦,誰要是等下再這樣,都給老子拿起東西滾蛋。我楊延不缺演員,聽到了沒有!”

司然點頭應是,態度十分的好:“恩,知道了,下次一定會注意的。”

安祁鬱低垂下頭,悶聲答應。那隱藏在發絲底下的眼睛充滿了怨毒,垂在身側的手指緩緩收緊。

——司然!!

這一次沒有人耍花招戲份過的十分順利,下場時,楊延特彆的看了安祁鬱一眼,幽幽的說道:“下次彆耍這樣的小心眼了。”

在場的人都是見慣了的人,這種小把戲在他們麵前耍,跟小孩子玩家家酒一樣。

安祁鬱眼睛紅了起來,他連忙垂下頭,用發絲遮擋住自己扭曲的麵容,低聲的應了聲:“恩。”

他很快就離開了,而指責司然是故意的助理更是沒臉抬起頭,走的時候身影特彆頹靡。

安祁鬱放棄了嗎?當然沒有。

司然太了解這個人了,這個人睚眥必報,一定會找機會還回來的。

第242章

司然安然無恙的度過了幾天,這幾天除了拍戲,司然就是宅在家裡麵和吳思言煲電話粥。自從上次喝酒之後就沒了他消息,但是前天他突然打了電話過來,嗓音沙啞透露著疲憊。

但是嚇了司然好大一跳,這小子該不會是因為喝酒被家暴了吧。

問他什麼事情,吳思言左顧而又言其他,最後囁囁嚅嚅了半天,才小聲的說:“哥……怎麼辦,我把我叔叔給上了。”

“咣當”一聲響,司然驚訝的手機落在了地上。他連忙彎腰撿起來,好在貴點的電話質量還是到位的,沒有絲毫損傷。

通話仍舊繼續,沉默在彼此周圍蔓延,吳思言忐忑的呼吸聲清晰的傳遞過來。

司然揉了揉額頭,聲音還摻雜著驚嚇:“小言,我方才沒聽清楚,你怎麼了?”

吳思言哆哆嗦嗦將那天的事情一一交代清楚了,包括他怎麼酒醉膽大包天的親自己叔叔。怎麼把叔叔壓在床上,可惜這些他沒有了印象,等醒來的時候早已木已成舟了。

“哥,為什麼做上麵的屁股會這麼疼,而且腰酸背痛啊。”

“……”司然默了一下,眼神有些詭異:“你怎麼知道你在上麵啊?”

吳思言乖乖的說,他似乎還有些害羞:“那天小叔叔躺在我身下,全身印記交加,而且小叔叔讓我負責啊。”

這娃子到底是多麼純良才這麼容易欺騙啊。

司然已經可以想象那隻預謀已久的老狼吃到小狼時的饜(Yan)足表情,還有奸計得逞的樣子。

那個男人怎麼可能被吳思言的小身板壓倒,就算吳思言上了軍校,也無法改變他小身板的事實。小幼崽永遠是小幼崽,除非老狼是讓著的,不然小幼崽是壓不住老狼的,更彆提上了對方。

司然不知道該怎麼提醒這小子,根本不是他上了他家叔叔,而是他家叔叔預謀著上了他然後再栽贓他。

不過為了吳思言那為數不多的自尊心,司然還是決定裝作不知道算了。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