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第 148 頁(1 / 2)

加入書籤

的!!以為弄點關係嗎!!彆讓我知道是誰弄進來的,要是讓我知道,你們一個個都給老子收拾包裹滾蛋!”

眾人正襟危坐,嚇得大氣都不敢出,小心翼翼的做著自己的事情,而且動作放的極為的輕,生怕將楊延的怒火引到自己身上來。

而作為罪魁禍首的副導演正低垂著頭,他麵色蒼白沒有血色,哭喪著一張臉在心裡懺悔。

如果他早知道安祁鬱是這樣的人話,給他再多的錢他也不敢讓人進組啊。

本以為隻是一個炮灰角色在劇中露露臉就行,沒想到就是這麼掉以輕心給劇組帶來了麻煩。

副導演在心裡快要將安祁鬱罵死了,真是麻煩精一個,要是早知道他是這樣的人,直接讓他滾蛋。

直到拍完戲之後,大家才宛如從地獄裡解放一般,走出劇組大門,大家都劫後餘生的笑了笑。

今天幾乎所有的藝人都被楊延罵了,沒有一個人逃脫的掉,就連天王陸凜也被狠狠的罵了一頓。陸凜在熒幕下都是一副好脾氣的樣子,所以沒有耍大牌撂擔子走人什麼的,反而力求做到最後,滿足了楊延變態的要求。

在外麵吃完晚飯,王黔直接送司然回去,他將車開到小區門口,就目送他上去。

直到司然的身影消失在門口,王黔才調轉車頭準備離開。忽然一道黑影自後視鏡裡一閃而過,王黔猛地停住動作,伸出腦袋朝後方望去。

草叢裡黑漆漆的一片,沒有絲毫的響動,看樣子也不可能有人站在那裡。王黔揉揉額頭,取下眼鏡在眼鏡布上麵仔細的擦拭了一下,重新戴上。

他在考慮自己是不是應該放鬆好好休息一下,不然為什麼竟會看花了眼呢。

轎車緩緩的開離了此處,在車子離開不久後。一道人影突然從草叢深處鑽了出來,仰著頭看向不遠處的一棟房子。

如果王黔此刻看到的話一定會大吃一驚,因為這個人影看的方向就是司然他們家的位置。

沒多久時間,一輛不起眼的黑色轎車悄然無聲的離開了小區。

夜漸漸深了。

早晨的時候司然洗漱完畢換好衣服,本來此刻應該做早餐的司晏卻一臉沉重的坐在沙發上沉思。

司然走出房門,看到的就是弟弟深沉的樣子。他心一跳,悄悄的靠過去,從背後趴在他身上,輕咬了下他的耳朵:“在想什麼,這麼凝重的表情。”

司晏眼裡似乎快速的閃過一抹詫異,似乎沒有想到哥哥會做出這樣大膽的舉動。他雙手覆蓋住司然圈住他脖頸的雙手,偏過頭在青年白皙細膩線條優美的側臉上落下一記輕吻:“我在想你最近是不是太累了,要不休息一下吧?”

的確最近司然為了拍戲,身材都硬生生的餓瘦了。這讓作為投喂者的司晏很不滿意,他好不容易將他哥哥養肥了點。

最近司晏的公司很忙,自從老爺子知道他們的事情後,不斷的利用自身的權利給他找麻煩。前天他就有一批貨物被人扣在了碼頭,說是產檢不過關。

司晏知道是司老爺子搞得鬼,他想讓這兩兄弟知難而退,然後答應他分開。

可是司晏會如他所願嗎?不會的,早在司老爺子有動作之前,他就準備好了,所以這一次的損失相對來說比較少。

更讓司晏心情沉重的反而不是公司上麵的事情,想起先前收到的一份調查報告,看到上麵寫著最近有不少鬼鬼祟祟的人出現在哥哥身邊,那些人的不明舉動才是讓司晏真正心情沉重的原因。

他最近已經加大了人手在哥哥身邊保護他,司晏可以確信有這麼密不透風保護的哥哥一定不會出什麼問題。

但是他最怕的就是那萬分之一,如果真的出了事情呢?司晏無法緩解心裡的不安,如果哥哥真的出事了,那麼他也沒有活的希望了。

為此他寧願惹得哥哥不高興也要提議:“哥哥要不最近你在家裡待著吧。”

果不其然司然刷的沉下臉,也不親熱弟弟了,直接從弟弟身上起身,居高臨下的冷冷俯視著他:“理由?”

“最近不安全。”

司然差點被氣笑了,又是這樣的理由!!司晏用這個理由不止提了三次,而現在還是用這個理由說話。

他難道長了一副需要依靠人的弱者臉嗎?他難道不是一個男人而是需要保護的菟絲花?

開什麼玩笑!

先彆說弟弟這樣無理的要求,就算是為他好,司然也不能接受。他首先是司晏的哥哥,其次是男人,最後才是司晏的愛人。

他想要的不是有危險就躲在弟弟的身後,而是光明正大的對抗危險,這樣才配和弟弟在一起。

第245章

司然生氣了,很少見的和弟弟生氣:“司晏,我不想多說什麼,也不想和你吵架,今天的話我就當沒聽見,下次彆讓我聽見這樣的話了。好了我去工作了,你也快點去公司吧,要遲到了。”

望著青年走向玄關的身影,司晏冷漠的臉泛起了焦急,他猛的站起身:“哥哥我是說真的!”

他心裡感到很不安,他總覺得要發生什麼不好的事情。

“我也是說真的!”司然回過頭,抿緊的唇瓣昭顯著他的怒氣:“司晏,我是你哥哥,也是一個男人,不是一個女人需要依附著你讓你保護。如果真的有危險的話,我會自己解決,下次彆再說這樣的話了。你自己好好想想吧,剩下的我不想在多說。”

“哐當”一聲響,大門重重的關上,餘下一室的凝重。

司晏麵色陰沉的坐下,忽然伸手將茶幾上堆的調查報告全部扔到了垃圾桶,然後忿恨的罵出聲:“該死的!”

坐上了王黔車子的司然臉色也不好看,旁邊的王黔一見他麵沉似水,忍不住多嘴的問了句:“你大清早的沉著臉乾什麼?難道是和小晏弟弟吵架?”

“你怎麼這麼多話,開你的車就是。”毫不客氣的嗆聲,司然怒目直視。

王黔縮縮脖子,好吧,看樣子的確是吵架了。

哎呦這兩個每天膩歪成那樣的人都能吵架,看來今天的太陽是從西邊升起的。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