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第 150 頁(1 / 2)

加入書籤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忽然男人的電話響了起來。他一掃先前的陰霾,迫不及待的接通電話。

“怎麼樣!”

“……”

那邊詭異的沉默讓男人心裡升起不好的預感,硬漢般的他眼前不斷的發黑。他強壓住心中的慌亂,顫唞著聲線嘶吼出聲:“怎麼樣我問你們!!!”

也不知道對方說了什麼,王黔就看到先前還平靜的男人宛如瘋了的野獸一般,深邃漆黑的眼睛募然迸發出讓人膽寒的猩紅,如同血一般的顏色。那猙獰的臉色,如同惡鬼般。

“你告訴我你們跟丟了!!!廢物!!!一群廢物!!我養你們是乾什麼的!!!”

王黔從沒有見過司晏如此不冷靜瘋狂的樣子,在他心裡這個男人氣勢十足而又沉穩內斂,從未像這刻一樣,如同受傷的野獸,發出悲憫般的絕望呐喊。

那聲聲控訴如同利劍般紮進聽者的心裡,宛如用尖銳的利刃戳破心臟,流出的鮮血血肉模糊,痛得沒有了知覺。

冰冷壓抑的氣息也難掩住那股絕望和悲傷,王黔鼻頭一酸,眼眶有些紅,他有些自責的想,如果不是他,如果不是他太大意了。

可惜現在不是追究錯誤的時候,王黔打起精神,他走到司晏麵前,看著麵色陰沉恐怖的男人說:“我們需要找到司然,不管結果會如何。”

他們到現在都還不知道,抓走司然的那些人,到底隻是單純的綁架?還是另一個可能。

想到另一個可能,王黔心為之一顫,千萬彆是那個可能啊!

司然生死未卜,短短的時間內就傳入了司家長輩的耳朵,趙倩正在為自己兩個孩子做說服工作,眼看最近一段日子老爺子有點鬆動了,結果就聽到這等噩耗。

聽到自家孩子被人抓走生死未卜的消息後,趙倩兩眼一黑,差點昏倒在地。最後還是司鑫接住她,又是掐人中又是拍胸脯才緩和過來。

這個柔弱的女人在清醒的第一時刻就是嚎啕大哭:“我的兒!!”

而讓所有人慌亂又擔心的人此刻在哪裡呢。

司然的確被人綁走了,但是這個綁架和平時的那種綁架根本不一樣。望著畢恭畢敬對自己的老管家,再看看豪華而諾大的房間,如同一間豪華而又精致的牢籠。

“司少爺肚子餓沒有?我們少爺為司少爺準備了很多吃的。”

司然麵無表情的看著老管家自作主張的拿食物進來,他的腦袋還有些昏沉,但還是清楚現在的情況。身上的傷口處理好了,就連撞傷的額頭也被人細心的上好了藥,涼絲絲的。

垂頭看向身上灰撲撲還染上血跡的衣服,悄然的蹙起了眉頭。

老管家是何等的人物,當然沒有放過司然臉上的不悅,所以他垂下頭,更加恭敬的說:“當時情況緊急,所以隻來得及給司少爺清理傷口。”

當時的情況何止是緊急啊,他家少爺看著滿臉是血的司少爺時,整個人就異常的憤怒瘋癲。現在少爺還在處理那幾個不懂事的人,而理由隻是因為撞傷了這個人。

“唉,孽緣啊……”老管家感歎一聲,韓家的子嗣本來就稀薄,到了老爺這一代也隻有少爺和小少爺了。小少爺還小,老爺年紀又大了,所以韓家的事情基本上是少爺管的。雖然少爺的出身不好,但是他的能力在哪裡,沒看見韓家一直沒有沒落嗎?

為了韓家以後的發展,就算是現在的老爺也不敢對少爺說三道四,畢竟能支撐起韓家的就隻有少爺了。

“怎麼樣?”

說曹操曹操到,房門被人小聲的推開,韓宇那溫和又不失擔憂的臉撞進了司然的視線。一見到這個偽君子,司然蹙起的眉頭皺的更緊了。

先前本是猜測是這個人動的手,沒想到還真是事實。

韓宇臉色不太好看,蒼白的如同鬼一般。身材也異常的消瘦,他看到司然露出一如既往的笑臉,殊不知這樣的笑容在他青白的臉上特彆的駭人。

“你醒了?”

被人這樣的請過來,司然自然不會有好臉色,冷著臉說:“韓宇,你到底想要做什麼。”

韓宇仿佛沒有察覺到司然的冷漠般,笑嘻嘻的坐在他身邊,伸出手關切的想要觸碰他額頭的傷口:“還疼嗎,抱歉他們太不溫柔了,我已經教訓了他們。”

男人身上還殘留著淡淡的血腥氣,坐在他旁邊的司然很輕易的聞了出來,毫不避諱的避開他的手:“說話就說話,彆動手動腳,我感覺惡心。”

“你!”韓宇臉色倏然一變,隨後像想到什麼般柔和下來:“乖,彆鬨脾氣,我會對你好好的。我們不是戀人嗎?我知道我惹你生氣了,但是你彆氣好不好。”

他話一出口,司然就瞪大了眼睛,宛如第一次認識這個人般,用不敢置信的奇異目光看著這個說著瘋話的男人:“韓宇你瘋了嗎?誰跟你是戀人啊!!”

“傻瓜,我的戀人不是你嗎?”韓宇輕笑寵溺的捏了捏司然的臉蛋,那細膩光滑的觸?感讓他有些流連忘返。

司然更加不敢置信的看著他,臉上被韓宇碰觸到的地方起了一層的雞皮疙瘩,胃裡仿佛有根棍子般的攪動。他強壓下胃裡的惡心,打開他的手說:“你要發瘋你自己發,我可沒興趣陪你,快點放我回去。”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