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第 151 頁(1 / 2)

加入書籤

起了前世臨死前那種深入骨髓的痛苦,那種殘忍的折磨。一直以來他以為隻是兄弟給哥哥報仇出氣,結果反而是這樣的原因,因愛生恨。

哈哈哈,可惜前世的司晏一生都將在孤獨中度過,那種愛人死去的痛苦會一直折磨著他。

這樣想著,安祁鬱心裡的快意滿滿的快要溢出來般。

司然瞳孔驟然緊縮,怪不得他總覺得這個安祁鬱這麼怪,原來和他一樣是重生的。

他抿緊了唇,麵色古井無波,其實心裡已經掀起了狂風駭浪。

怪不得從第一次見麵安祁鬱就對他產生那麼大的恨意,怪不得處處針對於他。還以為是這一世不小心得罪了他,沒想到是兩世的恩怨延伸下來了。

從安祁鬱的話語中他不難猜出,前世這個人是被弟弟折磨而死的。

思及此,司然心裡又酸又澀,是對司晏的。他以為前世和弟弟的關係並不好,沒想到竟然會如此。司然回憶起有段時間做過的一個夢,司晏憔悴而悲戚的神色一直在眼前晃動。

他打起精神,想要逃出去的想法更甚了。他不能再死亡了,這一世他的未來已經預定給了弟弟。

安祁鬱從口袋裡拿出一根透明的針管,將裡麵的液體為韓宇注射進去。先前還漲得麵色通紅的韓宇漸漸平靜下來,臉上浮現出快樂到極致的表情。

嘴裡輕輕呢喃著司然兩個字,幸福和滿足。

安祁鬱低聲說著:“看,無論那一世他都這麼的愛你,用病毒來麻醉自己的神經。”

司然不知道韓宇在毒品的作用下看到了什麼,但光是他這麼享受的表情,心裡就惡心到不行。他找尋著有什麼地方可以跑出去,結果被安祁鬱諷刺的打斷思緒:“你想逃出去?彆想了,韓宇讓我過來就是讓你也染上毒癮,這樣他就可以控製住你的人了,他是不是很愛你。”

安祁鬱說著說著臉色變得扭曲起來:“我為他做了那麼多!!為什麼要這麼對我,他為什麼不看我!!為了他的生意我忍著惡心陪著那群該死的男人,就為了給你獲得合作計劃。”

“你和那些男人上床全是他指引的?”司然目光微動,看著地上正在享受的韓宇嫌惡。

“沒錯,你以為韓宇為什麼能將韓家發展到現在,都是因為我!!因為我陪人上床才有他今天的成就,他是紅燈區的人,骨子裡就是肮臟的血液和肮臟的思想,這樣的他就算表麵披上了一層鮮亮的衣服,但是他本質還是那樣的。所以我和他是天生一對,隻有我才能為他付出這麼多,你呢?你能嗎?前世你死了我多麼的開心啊,韓宇就是我一個人的了。可是你就是死了也要搶走韓宇的心,為什麼!!為什麼!!”

第249章你們真是天生一對

“你們是天生的一對。”望著歇斯底裡的安祁鬱,司然默默的點頭,兩個瘋子在一起再合適不過了。

“真的?”安祁鬱喜悅的說,他低下頭神情柔和的看著韓宇:“看,司然都說我們是天生一對了,所以你醒來後愛我好不好。”

真是瘋子!

司然嫌惡的皺起眉頭,偏頭看了看他身邊的東西,忽然眼睛一亮,將放置在桌子上的一個東西攥在手中。冰涼的感覺侵染肌膚,薄唇勾起一抹笑容。

安祁鬱發完了瘋,開始抬起頭,他望著司然,幽幽的說道:“為了我的幸福,所以請你去死吧。隻要你存在韓宇就不會愛我,隻要你存在韓宇就不會看我。所以隻要你死了,我就有機會霸占住他的心。你看,他現在就開始離不開我了。”枯瘦的手指在韓宇蒼白的臉上滑動,安祁鬱眼裡浮現出一股扭曲到極致的占有欲。

說完,他慢慢站起身,從箱子裡拿出一根乾淨的針管,裡麵裝載了白色而透明的液體。

“不疼的,隻要那麼輕輕一下你就可以步入死亡了。”安祁鬱輕輕的說著,麵上的溫柔開始扭曲,他漸漸逼近司然,將他逼至到窗邊。

司然心裡的危機感升起,他側頭打量了下樓層的距離。這是郊區的一座彆墅,幸運的是他此刻正在二樓,和地麵的距離沒有多高。

他在心裡暗暗的估摸從這裡跳下去不受傷的幾率有多大,眼角餘光就瞥到安祁鬱拿著針管已經朝他脖頸動脈靠近。司然猛的一發狠,將一直攥在手中的透明煙灰缸朝他重重的砸了下去。

一下又一下,透明的玻璃上沾染上了血液。安祁鬱頭昏眼花的捂著受傷的頭,疼的他麵容扭曲。原本清秀的臉被紅色的血液覆蓋,扭曲著臉瞪著猩紅的目光,這樣一看,如同地獄爬出來的厲鬼般。

而在這個時候,司然已經穩穩地從二樓跳了下去。安祁鬱站在窗口,麵色猙獰恐怖的看著他離開的背影,從口袋裡摸出手機,冷聲說:“給我做了他。”

這些年安祁鬱周轉在這些男人身邊,如果不給自己留點底牌他怎麼死的都不知道。就算他最愛的韓宇都不知道,其實他早就勾搭上了黑道的小隊長,在他的迷魂湯作用下,很聽他的話。

在韓宇打電話說捉住司然時,他就沒有想過讓司然活。就算司然現在跑出去又如何,他已經找那人埋伏在外麵,隻要一出去,就立馬被弄死。

安祁鬱丟下手中的針管,本來想要讓他安穩平靜點死,沒想到偏偏選擇痛苦的。

想起那個人殺人時的陰狠和不擇手段,安祁鬱緩緩的笑開,他隻要坐等司然的屍體就行了。

至於韓宇醒過來問道,他隻要說這個人為了逃跑不小心從樓上摔下去死了就行了。

瞧,多麼好的計算。

而跑出去的司然是傻的嗎?他知道安祁鬱陰狠的性子,如果他真的想要弄死他絕對會留一手。為了保守起見,司然沒有從大門跑出去,反而到一個牆角裡翻身上去。

外麵是一片陌生的景色,綠油油的一片,像是在城區郊外。

司然環顧一圈看了看,果真在大門口處看到幾個人埋伏在哪裡。他有些慶幸,如果不是自己多留個心眼,直衝衝的跑出去恐怕就會落入他們手中。

幸好周邊有很多花草,他小心翼翼不暴露自己身形,慢慢的從小路一路跑了過去。

這樣的動靜自然引起正門口那幾個高大壯漢的注意,察覺到是司然跑了,領頭人罵了一句粗話,提著明晃晃的刀追了上來。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