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第 153 頁(1 / 2)

加入書籤

!!他是他最信任的人啊!!

恨意在看到安祁鬱走過來時達到了最高點,當安祁鬱還幻想著乾乾淨淨出現在韓宇麵前時,就被警察銬住的那個瘋狂的男人用嘴咬住了臉,帶著深刻的仇恨,那雙眼睛赤紅而充斥著怨毒。

“是你!!是你!為什麼背叛我!!”強烈的恨意迫使他將安祁鬱的臉咬下了一塊肉,在毒品不斷的摧殘下,韓宇的神經已經徹底的崩潰。以往謙謙公子的臉變得如同厲鬼般,嘴裡含著血肉,充滿恨意的望著安祁鬱。

作為另一個吸毒人的安祁鬱被警方銬住,他捂著滲出血珠的臉,深深的傷口不斷的湧出血液,很快將他的前襟濡濕,染了一手的血。他怔怔的望著眼前已經瀕臨瘋狂的男人,帶著哭腔痛苦的吼道:“我沒有!我沒有背叛你,我怎麼可能背叛你呢!!我那麼愛你的!”

就算到了這個時候,就算傷口痛得麻木,安祁鬱也不想看到自己深愛的人對自己怨恨的樣子。他想靠近韓宇,結果被韓宇瘋狂的眼神逼退。周圍的警察牢牢地桎(zhi)梏(gu)住他們兩個,那充滿屈辱的姿勢讓安祁鬱紅了眼:“你們放開他,他那麼高貴怎麼可以用你們的臟手碰他!!”

回答他的是警察冰冷的眼神:“帶走!”

一大早韓宇就和安祁鬱因涉嫌販毒吸毒被警察抓了的新聞,很快就報道了出來,而且越演越烈。

司然知道這其中一定有司晏的人在推動,想了想隨他去了。他問了正在辦理公務的男人:“難道就這麼關他們在監獄裡?”

回答他的是男人冰冷的笑:“這不可能,死亡太便宜他們了,坐牢也太便宜了,韓宇身為韓家的子孫,指不定那些人會保釋他出來,我不可能給他們這個機會的。”

的確韓宇再不濟也是韓家的大少爺,韓家子嗣稀少,韓家大小事務基本是韓家做主。而在韓宇涉嫌吸毒被抓了的消息走漏之後,韓家旗下的產業多少的受到了影響,特彆是股票,幾乎直線下降。

而在這段時間內,一家不明的公司正在偷偷的大肆收購韓家企業的股份,等老爺子察覺過來時,韓家大部分已經進入彆人的口袋。

當天下午司晏就約了韓老爺子談話,也不知道他們是怎麼說的,反正為了保釋韓宇做的一切準備工作在當天下午停止。

這一舉動很簡明易懂,韓宇已經徹底的被韓家放棄了。

冰冷又安靜的探望室內,司晏居高臨下的睥睨著麵前落魄憔悴的男人。

男人一臉青色胡子拉碴,剃了一個乾淨的光頭,穿著黃顏色的囚服,落魄又邋遢,看起來根本和以前風光無限的韓大少爺拉扯不到邊。

韓宇的精神似乎很不好,他看著司晏,那張和心底深處執念的容顏一模一樣。他激動的站起來,眼裡寫滿了狂熱,伸出手想要碰觸那人的容顏,可是指尖卻被冰涼光滑的玻璃擋住。

“……司然。”

司晏冷冷的一笑,目光中說不出的諷刺:“你當我是誰?我哥哥?我看你真的是吸毒吸多了,連人都分不清楚了。”

低沉冰冷的聲音將韓宇恍惚的神智拉扯回來,他複雜的看了一眼司晏,然後恍惚的說:“不,你不是他,他已經死了……”

他目光沉痛起來,眼眶之中竟隱隱含著淚水。看著韓宇如此惺惺作態,司晏隻覺惡心:“我一直弄不明白,我哥哥明明和你交集不多,為什麼你會愛上他。”

第252章完結章

韓宇沉痛的回憶起來,神情恍惚的說:“不,你不懂,他是我幼年時唯一的救贖。你不懂那種心情,你不懂的。”

司晏冷哼:“這隻不過是你自尊心作祟而已,彆說的那麼崇高。”

“你!”韓宇憤怒的瞪大了眼,提高了聲音,如果不是麵前有麵玻璃阻擋住,恐怕他早就將麵前這個人生吃了:“我恨你!!我恨你搶走了他!!他明明是我的!!”

“吸毒將你的腦子也吸壞了嗎?我怎麼不知道我哥哥是你的。”司晏諷刺的說,目光中快速的掠過譏諷:“彆一天做白日夢了。”

他話音一轉,語氣募然沉下來:“哥哥是我的。”

“你!!”韓宇瞪大了雙眼,布滿血絲的眼球充滿了不敢和妒忌:“如果我早一點遇上他!”

“早一點遇上有如何?”司晏輕笑起來,眉眼間縈繞著似水的溫柔,那眼底深處閃爍的是一種扭曲的占有欲:“我和哥哥是一體的,他天生就屬於我,我們是雙生子,連著骨血的。你從來就沒有機會,以前沒有以後更沒有。”

“哈哈哈,現在你說這些有什麼用,他已經死了你知道嗎!哈哈哈,你和我一樣是可憐人啊!”

望著接近癲狂的韓宇,司晏眸中一片冰寒。他湊近了韓宇,俊美的臉上掛著諷刺的味道,呼出的氣息噴灑在玻璃上,很快起了一層薄薄的白色霧氣:“忘了告訴你了,哥哥還在家裡等著我回家呢,可惜就算你知道他還活著,也無法再見到他一麵了,我不會就這麼讓你們便宜的逝去,傷害我哥哥的罪孽是不可能這麼簡單就償還的,我會讓你們一生都活在痛苦之中,求生不能求死不得!”

冰冷的讓人膽寒的話在安靜的探望室裡漾開,映襯著男人冰冷銳利的眉宇愈發恐怖駭人,如同一個惡魔般。

司晏走了,留下韓宇如同魔怔了般的愣在原地。

也不知道他和那些人說過什麼,第二天從監獄裡有個人偷偷被人帶走,送往精神病院。

一個正常的人送進精神病院是怎樣一個場景?周圍沒有一個正常人,想要說話但房間裡空曠安靜的隻有他自己的聲音回蕩。

滿目的白色冰冷奪目,那種求生不能求死不得的生活日複一日,總有一天韓宇會被周圍的安靜給硬生生的逼瘋。

他不能自殺,因為會有專門的人綁住他的手腳打上鎮定劑,他每天所做的事情就是從房間唯一的小窗口眺望外麵的世界。

應司晏說的一句話,死亡太便宜他了,他會一生都生活在痛苦之中。

而在一個底層雜亂的地方,當天晚上新來了一個青年。

青年臉上有傷疤,看起來還沒有痊愈,但這樣的傷疤根本不能影響他清秀的容貌,反而因為有了這傷疤更受歡迎了。

這裡是出了名的紅燈區,是被社會遺棄的一個角落。在這裡什麼人都有,有地痞有流浪漢。在這裡他們隻需要花幾塊錢就能解決自己的需求,有時候還能額外的享受點其他的。

在一個臟亂的小巷子裡,幾個猥褻大漢壓在瘦弱的青年身上,青年跪趴在地上,蒼白如紙的臉上滿是痛苦。他下顎被人大力的掐著,那手的主人肥頭大耳,長相如同一隻惡心的豬一般,似乎不滿意青年的伺候。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