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第 106 頁(1 / 1)

加入書籤

己的哥哥為了求他才被抓了回去,所以心裡一直深感內疚和擔心。

韓塵像是進入了回憶一般繼續說道:“後來他們並沒有殺我,而是將我賣到了大陸的一個黑磚廠。我根本逃不出去,每天要被逼著乾活,還吃不飽,經常被打。三年後,那個黑磚廠被警察搗毀,我被解救了出來。”

“我雖然還記得家人,但聯係方式卻不記得了,所以從黑磚廠出來之後就獨自謀生。後來惹到了一群混混,被打得半死時被我師傅救了,他見我根骨奇特,命中注定要吃風水師的這碗飯就將收我為徒。”

“你對韓家怨懟嗎?”楚陽沒想到韓塵竟然經曆了這麼多波折,雖然他話中說的很簡短,但那些年受的苦想來也是很多的。

韓塵搖搖頭笑著說:“算不上怨懟,我那人麵獸心的叔叔已經被我親自出手解決了,至於爺爺和弟弟我並不怨恨。”

“之前一直怕他們受我牽連,所以從未想過要認親,既然你已經算出我的存在,那我就和他們見上一麵吧。”韓塵再三思考還是決定和爺爺弟弟見上一麵,解開了韓景曜的心結,他也能徹底的放下心中的那點遺憾。

就這樣,韓景曜在第二天就和韓老爺子兩人見麵,三人一看就有話要說,楚陽很自覺的找了個借口離開。

回到b市後,封塵彥就將楚陽帶回了封家見了長輩。封家的人也知道封塵彥對楚陽的用情至深,所以對他還是頗為和氣的。

在封家老宅陪長輩吃完飯後,夫夫兩人並未離開,而是留宿封家。

洗完澡後,楚陽躺在床上翻開著一本雜誌,當看到國內同性婚姻法已經通過,現在同性也能領證結婚得到法律保護的消息後,他心中一動。

封塵彥一從浴室出來就見他家桃花拿著本雜誌發呆,他走過去坐到床邊笑著問問道:“在想什麼?”

“封塵彥,我們結婚吧。”楚陽突然抬頭眸中帶著情意的看向他家封大少。

封塵彥愣了愣,隨即輕聲笑笑,直接伸手打開床頭櫃,從抽屜裡拿出兩個紅色的盒子,將其中一個遞給楚陽說:“打開看看。”

楚陽跳動得厲害,他接過盒子就將其拆開,裡麵果然躺著一枚男士的鑽戒,唇邊揚起一個弧度,他似笑非笑的看著封塵彥說:“封大少這是要向我求婚?”

“本來是準備向你求婚的。”封塵彥點點頭,嘴巴含著抹戲謔:“不過沒想到你先開口求婚了,沒想到楚大師比我還心急。”

楚陽用兩指挑起封塵彥的下巴色眯眯的笑道:“那美人兒你答不答應我的求婚呢?”

封塵彥眸色一深,他危險的眯了眯眼睛,美人兒?看來楚大師這段時間欠□□,今天晚上不玩點刺激的就辜負了這良辰美景。

楚陽見封塵彥神色不對立即將手收回,可是為時已晚。封塵彥就著楚陽伸過來的手,一把將他拉到懷中,然後直接抗在肩膀上就去了鏈接臥室的一間書房裡。

將楚陽丟在書房的一張單人床上,封塵彥一把扯開小愛人的睡袍,就見裡麵白皙如上好羊脂玉般的滑嫩肌膚,他用手四處點火摸了一遍,最後兩指捏了捏一顆粉紅的朱果,說:“想要嗎?”

楚陽被封塵彥摸得全身都像是處在欲.火之中,他隻想要得更多,封大少早就將他的敏[gǎn]掌握得一清二楚,他不敗下陣來都不行。

“想要。”楚陽伸出修長有力的雙腿盤在封塵彥腰間,並故意蹭了蹭封大少的關鍵部位,臉上帶著魅惑笑著說。

封塵彥就喜歡他家桃花奔放的性子,每次他們一起時,兩人都能得到最大限度的歡愉,絕對的身體契合。

封塵彥低頭吻住楚陽的唇瓣,輾轉纏綿,然後又從上而下一直吻著,最後竟用嘴伺候著某大師的關鍵。

楚陽隻覺得腦中一熱,溫熱的唇讓他差點直接繳械,他沒想到高傲如封塵彥這樣的天子驕子也會願意為他做這種事情,心裡和身體上的筷感基本要吞沒他的整個靈魂。

他將雙手十指插.入封塵彥的發際,仰著頭喘熄著叫出聲,表達著他的渴望和快樂。封塵彥感受到楚陽身體和情緒上的變化,低聲笑笑更賣力的伺候著他家桃花。

等楚陽到達天堂釋放後,封塵彥抬起他的大腿一個挺身就開始了屬於他自己的征戰。單人床上,楚陽受不住了,想躲都施展不開,隻能任由某人變幻著各種體位,花樣倍出的開疆拓土。

兩人決定結婚的消息幾家人都早有準備,而楚斯煜和方衍也希望婚姻合法化,所以決定和兒子一起辦婚禮。①思①兔①網①

讓大家都吃驚的是周子期和楚博汶也宣布他們要結婚了,楚老爺子在楚陽受傷及楚博汶差點癱瘓後也想開了,所以並未阻止,周老爺子是無心阻止,現在周氏早就是周子期一個人說了算。

季揚和葉染聽說他們要集體婚禮後也想加入,所以最後的婚禮變成了四對同□□人的集體婚禮。

婚禮並未到國外舉行西式婚禮,而是每對新人都穿著中式的男款喜服,用了最傳統的婚禮模式。

先是在各家祭祖,然後夫夫雙方同時趕到婚禮現場(因為都是男人,所以就沒有迎親環節),派發完紅包後就雙雙入場舉行叩拜典禮。

依舊是傳統的“一拜天地,二拜高堂,夫夫對拜。”,最後在酒店訂了四間中式婚房,讓四對新人入洞房。

熱鬨了一天,楚陽和封塵彥將禮服換下,兩人牽著手躺在床上感受著彼此的熱度,從輕吻到熱吻,沒有曾經那麼激烈,但卻帶著兩人心中的安謐溫馨,他們是合法夫夫了。

之後封塵彥依舊管理著封氏,楚陽將婚紗店繼續丟給季揚,然後在茶室裡開了一個風水谘詢事務所,每個星期都會抽三天看風水。

夫夫倆每天都會一起在黃金地帶的景觀湖邊晨跑,閒來時就泡上一壺茶對飲,或者擺上棋子廝殺幾盤。興致高時,封塵彥會在楚陽的要求下彈奏幾首古琴,夫夫兩人借興潑墨,瀟灑隨意。

彆墅後花園的紫藤下,擺著兩張搖椅,一到夏天,夫夫兩人就會帶上些解暑的瓜果冷飲坐到搖椅上聊聊天,打打瞌睡。

封塵彥每隔一段時間就會將公司的事情壓在一起做完,然後抽出十天半月陪著他家桃花到處的走走。

這樣的日子平淡而溫馨,但夫夫兩人卻過得其樂融融,每天都在享受著屬於他們的愛情和生活。hr/本文已閱讀完畢,歡迎

感謝上傳分享本文,訪問!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