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第2章 十秒(1 / 2)

加入書籤

listyle="li:25.2px"

class=""“保險裝置……是什麼意思?”

“唔……像是槍械啊,導彈一類的危險武器,一般不是都會安裝保險栓之類的部件,以防在平時意外走火嗎?你現在也是類似的狀況,因為具有一定危害性,所以必須采取對應的措施,避免‘走火’。”

“簡單來講,就是對你施加術式,保證在你體內的兩麵宿儺暴走之前將其無效化。”

……

人類會對未知抱有恐懼,有些時候,這種恐懼不會因為知道的內容變多而消減,反而會逐漸增長。

咒術界的高層,在掌握著普通人所不知道的秘密的同時,懷抱著普通人所無法想象的恐懼。正因為他們了解詛咒的力量,所以更知道它能導致怎樣恐怖的後果。

千年前的詛咒之王,兩麵宿儺。隔著漫長的時光和種種血腥的傳聞,已然成為了新的“未知”,極具危險性和不可控性,任何可能會導致他蘇醒的誘因都要被掐死。

在知道兩麵宿儺受肉的消息後,老人們瘋狂地呐喊著要除掉他的容器,想要立刻將這份力量消滅在萌芽中。

這些聲音統統被鎮壓了。

“你們這群老東西……坐在高位太久,是不是以為自己已經脫離了‘人’的範疇了?居然想就這樣草率地決定一個人的生死啊。”

鎮壓者有著足以平定一切異議的力量,更有著反對者們所不能及的廣闊視野。

“未知”對他來說,除了風險,更多的是意味著又一把通向未來的鑰匙。

“你們害怕他,就像害怕核彈不知何時從天空落下。”

“膽小鬼。”他嗤之以鼻。

老人們外強中乾,仍然試圖反對。

“五條家的六眼,你能從災難中獨善其身,但你救不下其他人。你要保宿儺的容器,就是在拿其他人的性命當做代價!”

“哈!彆拿我和你們相提並論。”

年輕的最強露出囂張的笑容。

“就算核彈掉到頭頂,我都能停住他。”

他拿出的是自己的一張王牌。

咒術高專二年級,直屬於五條悟本人的一級咒術師,佐治椿。其擁有的名為“神隱”的罕見術式,在滿足一定規則後,能夠將目標乾淨利落地徹底抹除。

隻要有虎杖悠仁本人的配合,這個術式就是最完美的“保險裝置”,甚至比死刑更加穩妥可靠。死刑還要考慮到宿儺可以使用反轉術式,咒術師很難徹底將其殺死的問題。但“神隱”術式會從根源上抹消掉“虎杖悠仁”的存在,進而殺死他體內宿儺的意識,不存在會被反轉術式治愈的可能。

這張牌如同王炸,堵死了所有反對者的嘴。

五條悟不光是用強權威逼,更是巧妙地利用了規則將所有道路都堵死,留給老人們的隻剩下服從一個選項。

所謂的“無效化”,指的是在宿儺奪取容器的身體控製權之前,殺死容器。

“所以……”虎杖雙手平放在膝蓋上:“……佐治學長會殺死我,是嗎?”

“是的,我們必須保證在宿儺造成任何損失之前消滅他。”佐治椿輕輕磨硰著手中的茶杯:“也就是,消滅你。”

“你吃下宿儺手指的起因經過我都聽惠說過了,沒能給你一個好的結果,是我們咒術師的無能。”

他低垂著眼簾:“我很抱……”

“這不是很好嘛!”

虎杖神色輕鬆地打斷了他。

佐治椿驚訝地望向虎杖悠仁,卻得到了一個燦爛的微笑。

“雖然具體的情況我也不是很了解,不過……”虎杖大大咧咧地摸著自己的後腦勺:“我現在經曆的這一切,都是為了避免我被立刻處死,所必需的條件吧?而且隻要殺死我就能避免宿儺傷害其他無辜的人,我覺得這不是什麼壞事。”

“不如說,如果真的有人因我而死,到那時我會更無法接受。”

“所以,學長是為了幫助我才這麼做,為什麼要對我道歉?”

他的語氣中滿是‘理所應當’四個字。

佐治椿啞口無言,一旁旁觀的五條悟笑得格外開心。

“怎麼樣?是個好苗子吧?”他調侃道。

佐治椿以手扶額:“嗯,能被五條老師看好的,果然不是什麼正常人。”

被評價為‘不是正常人’的虎杖一臉茫然:“嗯?”

“虎杖君啊,”佐治椿語重心長道:“正常的人就算能想通,也不會像你一樣,對要殺死自己的人毫無芥蒂的!”

為了他人可以毫無怨言地犧牲自己,這是什麼聖人嗎!

虎杖悠仁露出了“雖然不是很懂但感覺沒惡意所以乖乖聽著好了”的表情。

佐治椿有些挫敗地歎了一口氣:“雖然一開始就做好了心理準備,不過居然比想象中還要更有負罪感……”

他握緊了拳頭,然後又鬆開,重複幾次後才將手放在桌麵上。

“既然虎杖君都想通了,那我也不再多言了。接下來我要對你展開我的咒術領域,請把手伸出來。”

虎杖悠仁把手搭在佐治椿平攤向上的手掌上。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