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第3章 神隱(1 / 2)

加入書籤

listyle="li:25.2px"

class=""雖說分彆前曾說過“歡迎隨時再來”之類的話,不過虎杖很快就發現自己根本找不到佐治椿。

倒也不是有什麼必須見到不可的理由,隻是偶爾空閒時會想起來,好像從那之後就沒見過了。

咒術高專占地麵積很廣,沒來過的人很難想象東京郊外的深山中居然還藏著這樣大的一片建築群。道路和樓閣都是順著山勢搭建的,如果沒人引領,很容易迷路。

五條悟名義上是老師,但他絕大多數時間是不在校內的,指望他帶著新生熟悉環境並不現實。

於是這個重擔被交付在了伏黑惠的身上。

“……”雖然也不是不願意,但一想到這是五條悟甩給自己的攤子,伏黑惠就發自內心地感到不甘心。

需要他帶的新人隻有兩人,對比起二年級的七人,伏黑惠感到些許寬慰。二人中虎杖悠仁是叫人省心的類型,而釘崎野薔薇雖然嘴巴毒一點,性格獨特一點,不過也算個明白事理的人。

在把學校逛了一圈之後,伏黑惠鬆了口氣。

“比預想的要輕鬆許多。”他默默地想。

野薔薇住的女生宿舍在另一棟樓,三人在回寢中途分道揚鑣。

伏黑惠雙手插兜,虎杖悠仁則是把雙手置於腦後。

“伏黑,這所學校裡還有其他年級的學生吧?”

“是……怎麼了?”

虎杖摸了摸下巴:“沒什麼,我隻是在想,平時根本見不到他們啊。”

明明就在同一所學校裡,幾天下來卻根本碰不到麵,怎麼想都覺得很奇怪。

“很正常,前輩們大多外出做任務去了。”伏黑惠絲毫不覺得奇怪。

在咒術師稀少,而各地的詛咒愈發頻出的當下,就算是在校的學生也必須上前線。對於咒術高專的學生們來說,頻繁地外出做任務才是生活的常態。在同年級自然組隊的情況下,不同年級的學生想經常見麵是很困難的。

伏黑惠理解虎杖悠仁問出這種問題的心態,畢竟在一周前他還是個純正的普通人,一時半會兒無法接受咒術師的生活也是理所應當。

目前,相比身為異性的野薔薇,伏黑惠和虎杖悠仁之間更有一種接近“夥伴”的感情。兩個少年人性格都不錯,也曾經並肩作戰過,宿舍住隔壁,很快虎杖就把伏黑惠當作了好朋友,可以問一些不方便問老師的問題的那種。

“伏黑知道其他年級的學生都住在哪裡嗎?”

咒術高專的宿舍樓不算多大,但對於手指就能數的過來的學生們來說,堪稱空曠。一樓數十間宿舍目前隻住了伏黑和虎杖這對鄰居,至於二樓三樓,虎杖還沒敢上去探險過。

“不清楚。”伏黑惠回答得乾脆。

想了想,他補充道:“平時就算見到前輩們,也都是在食堂或訓練場。我隻知道其中幾個人住宿舍,剩下的我也不清楚。”

“原來如此……那麼其中應該有一位佐治椿學長吧?伏黑知道他住哪裡嗎?”

虎杖問得自然,伏黑惠卻表現得十分驚訝。

“為什麼你會知道椿學長?”

“嗯?啊……入學的時候見過一次。”虎杖想了想,覺得既然沒人說過要他保密,那麼說出來也應該沒關係,何況對方是伏黑。

而伏黑惠在思考片刻後,也像是想明白了什麼一樣:“原來如此,以你的特殊性,學校的確不可能毫無措施地放你自由行動……那麼你見過椿學長也是說得通的了。”

這之後,在虎杖的好奇中,伏黑惠好好地給他科普了一下這位椿學長。

說起來伏黑惠和佐治椿的經曆還有一些相似,兩人都是在正式入學前就住進咒高專的特殊學生。和伏黑惠不同的是,這位學長身體不太好,長年住在咒高專後山的森林中靜養,除了極特殊情況,很少外出做任務。

之前五條悟提起過,二三年級的學生目前不在學校裡。三年級的前輩們伏黑惠不是很了解,不過二年級的話,佐治椿大概不算在其中。他應該就在學校中,隻不過不經常出現罷了。

虎杖悠仁點頭:“這樣啊……原來學長身體不好。”

怪不得這麼多天都沒見過。

“嗯,所以如果椿學長必須出手,那八成是有什麼非常棘手的事件了。”

“……比如說?”虎杖眨眨眼。

“比如說你。”伏黑惠的回答相當犀利。

“……還真是毫不留情呢。”虎杖嘿嘿笑了。

看他一副樂天派的樣子,伏黑惠有些無奈地歎了一口氣。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