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第4章 出遊(1 / 2)

加入書籤

listyle="li:25.2px"

class=""七月,蟬鳴響徹山林的時節。

咒術高專雖然坐落在人煙罕至的深山老林裡,但該有的設施倒一樣不少。連自動販售機都有,看起來跟這片古老的建築格格不入。

這一天五條悟剛好在高專,下了課就請三個一年級去喝汽水。

“隨便選!”

他給自己挑了一袋巧克力豆。

虎杖選了橘子味的汽水,理由是“原來的高中販售機裡沒見過的味道”。

伏黑惠按了瓶裝水的按鈕。

而野薔薇選了玻璃瓶的咖啡。

“你真的很無聊啊。”野薔薇看著伏黑擰開礦泉水瓶蓋,抱怨道。

伏黑惠一言不發地喝水。

“我倒是覺得喝純水感覺很酷……”

五條悟靜靜地觀察著自己這三個性格各異的學生,覺得三個都很可愛,不愧是自己,真的很有眼光。

一罐汽水,三百毫升不到,虎杖兩口就喝光了,乾脆利落地把鋁皮罐子捏扁送進垃圾箱。

他走回老師和同伴身邊:“對了,老師,我可以去找椿學長嗎?”

“嗯?這就叫上名字了?明明上次還是叫佐治學長的。”

虎杖撓撓頭:“因為伏黑這麼叫,不自覺就……”

野薔薇悠閒地啜著她的咖啡,時不時看向一旁聊天的五條悟和虎杖。

“呐,”她用胳膊肘戳戳伏黑惠:“他們在說啥?”

伏黑惠下意識地躲了一下。

“……是佐治椿前輩,一位二年級的學長。”

“欸——”野薔薇來了興趣:“我還沒見過咱們的前輩們呢,這個椿前輩,”她自然而然地跟虎杖和伏黑用一個叫法:“長得帥嗎?”

“啊??”伏黑惠跟不上她的思路。

“說實話,在來東京以前我還幻想過,自己的同學會不會是帥哥。不過看到你們倆我就放棄了,哈哈哈。”

“……”

其實野薔薇對男生的長相也沒什麼高要求,隻是雜誌裡寫了大都市的男生們都風度翩翩,和鄉下的土小子不一樣。她覺得自己應該順應一下潮流,多關心一下身邊男孩子。

於是她挑剔了伏黑惠亂糟糟的發型,和虎杖的帽衫。

不是說二人長相不帥氣,而是外形!整體上!完全沒有池麵該有的樣子!

“這跟我想象的東京男孩完全不一樣!”她悶悶不樂。

三人相處兩周,這句話兩個男生已經聽過無數遍了。一個個心如止水,神情自如。

倒是五條悟給出了回應:“哦?釘崎同學,你對於東京男孩是什麼看法呢?”

看他嬉皮笑臉的樣子,伏黑惠實在不覺得他是在為學生排憂解難,更像是聽到了有趣的話題,下意識想湊個熱鬨。

“唔……”野薔薇認真地整理了一下語言。

“外表上的話,一定要穿著時尚,有自己的風格!學識寬廣,談吐風趣,性格穩重,但又不失年輕人的浪漫。把自己的生活打理的井井有條,還有高雅的興趣愛好。最好還有寵物,可愛的寵物會給男生加分……”

十六七歲的jk幻想,野薔薇好好地給伏黑和虎杖上了一課。

虎杖是個捧場王,同為外地人的他絲毫沒有被攻擊到的意識,邊聽邊點頭:“哦,哦……原來如此,很有東京的感覺呢!”

“你們這完全是對東京的刻板印象吧,還是完全沒有根據的那種。”伏黑惠吐槽道。

而五條悟聽了一陣子,裝模作樣地跟著“唔姆唔姆”兩句後,突然靈光一閃:“這樣的人,我正好認識一個哦。”

三人一起驚訝了一瞬,伏黑惠最先反應過來。

他仔細思考了一番野薔薇剛剛說的話,在逐漸得出結論後,不可置信地望向五條悟。

“不會吧……”

“是誰是誰?!”野薔薇開心得像個被星探遞了名片的咒術師少女。

五條悟微笑著打了個響指。

“正是我們的學院愛豆,二年級的佐治椿同學!”

伏黑惠早就用手捂住了雙眼。

“啊……”他長長地歎了一口氣。

學院愛豆是個什麼鬼?不要因為椿學長脾氣好就給人家亂起外號啊!

不同於這個反應消極的崽,虎杖和野薔薇表現得興致勃勃。虎杖是老早就想再見學長一麵了,而野薔薇則是對可能符合她“帥哥”標準的人充滿好奇。

二人圍著五條悟嘰嘰喳喳。

五條悟被兩個捧場的學生圍著,表現得很是開心。他故作神秘地豎起一根手指:“平時椿可是很難見到的……不過今天感覺是個見麵的好時機呢!擇日不如撞日,正好我有空,就帶你們一起去看望他吧!”

他還非常矯揉造作(伏黑語)地歪了歪頭:“絕對,是很有‘東京’感的人!”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