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第5章 鬼童(1 / 2)

加入書籤

listyle="li:25.2px"

class=""突兀的小彆墅就立在那裡,任你怎麼吐槽也不會動地方。

“……為啥咒術高專裡會有洋房啊!”

但野薔薇到底還是沒能按下蠢蠢欲動的吐槽之心,在同伴的兩個男生一個見怪不怪,一個神經大條的情況下,她主動站出來承擔了這份責任。

五條悟一路不吭聲,似乎就是在等這一幕。

看到有人震驚了,他才滿意地點點頭:“這樣才對嘛。”

要是學生們都像惠和悠仁那樣不反抗,他的教師生涯該過得多麼無聊啊。

在滿足了自己的惡趣味之後,這個惡德教師愉快地向沒來過的學生們介紹起這棟彆墅。

“如你們所見,椿的住處是在特殊結界之內的,如果不知道坐標,無法從外界進來。”

而知道坐標的人算上五條悟自己也不超過一手之數,作為咒術高專的秘密武器,“神隱”就是有這樣的保密價值。

“所以一定要五條老師帶著我們才能進來啊……”虎杖完全忘了剛剛的‘五條次特快’,一點不記仇地給五條悟捧場:“……椿學長的住處可真是偏僻。辛苦啦,五條老師!”

“不客氣!”五條悟毫不心虛地接受了來自可愛學生的感激。

“那我們要怎麼進去呢?”虎杖摸著下巴研究那個門上的密碼鎖。

“要輸入密碼吧。”野薔薇猜測。

但是被五條悟直接否決了。

“不對哦,釘崎同學!我們可是咒術師,怎麼會用這麼不像樣的開門方式。”

“……”看著這棟不像樣的彆墅給老娘道歉啊。

從一開始就看出五條悟想捉弄人的伏黑麵無表情。

果然,不插嘴是正確的,這種時候說話很可能會被氣死。

五條悟心滿意足地抖過機靈後,不再賣關子。

他神神秘秘地走到大門旁邊蹲下來,伸出手敲了敲角落裡一個石頭娃娃:“摩西摩西——”

“啊!”虎杖大叫:“這不是老師剛剛說的,‘不能碰會吃人’的娃娃……”

“我騙你的,你信了啊?”五條悟洋洋得意。

“老師——!!”

“啊哈哈,彆生氣,我也是有理由的嘛。這東西就相當於門鈴,當然是要到了再去按響,要不然提前把主人家叫了出來,客人卻還沒到,豈不是很失禮?”

你還知道禮貌這回事啊??野薔薇和伏黑惠心中不約而同地怒罵。

而老實人虎杖則一副受教了的樣子:“原來如此,我懂了!”

祖安野薔薇:你懂個*,給老娘生氣啊!

伏黑惠累了,和五條悟相處的每分每秒都在消耗他的精力,他覺得自己急需充電——

——“吱呀”一聲,帶著電子鎖的門被從裡麵推開了。

野薔薇立刻整理了姿態,打算以良好的精神麵貌和傳說中的“池麵學長”見第一麵。

門開的速度不快,還站在門前的虎杖“哦唷”一聲,敏捷地後退一步,免得被碰到。

不過門也沒敞得那麼大,隻開了一個小縫就停下了。

盯——

三個少年少女紛紛探頭。

“——怎麼沒人?”野薔薇最先叫出聲。

她以為會是學長來開門的。

“誰說沒人?”五條悟沒站起來,保持著那個蹲姿小步蹭到門前,配合著他那一米九的個子,看起來怪辣眼的。

他低著頭,打了個招呼。

“日安呀,綺花羅。”

這人瘋了,他在和地磚打招呼——野薔薇還來不及完整地冒出這個念頭,就順著五條悟的視線看見了開門的人。

準確來說,那不是“人”。

而是一隻……矮小的布娃娃???

野薔薇淩亂了,這啥玩意兒,會動的鬼娃娃?

人偶恐懼症都要犯了啊!

虎杖也看見了這隻來開門的娃娃。

隻有二頭身的布娃娃穿著迷你的紅振袖,腰間還懸著櫻桃大小的一顆小球做裝飾。忽略她黑洞一樣的雙眼和其餘空白一片的五官,看上去還是挺可愛的。

‘又有醜萌的東西出現了——’

隻比巴掌高一點的鬼娃娃扒著門板,高高地昂著頭,用自己漆黑一片的眼睛瞪著五條悟。

不過以她那黑線繡出來的眼睛,大概看誰都像在瞪眼。

‘——比起醜萌,更像是詭異萌啊。’

“呀~還記得我嗎?”五條悟語氣輕快地和鬼娃娃打了個招呼。

鬼娃娃絲毫不為所動。

氣氛頓時冷了。

但五條悟是誰,他可是最強!最強怎麼會因為區區冷場而感到尷尬?

隻見他笑容自然地回頭向學生們說:

“給你們介紹一下,這是綺花羅,這片地方的守門人。沒她的同意是不能進門的哦,大家要好好和她相處。”

鬼娃娃:【……】

站著的三人眼看著那鬼娃娃盯著五條悟,沉默片刻,然後眼部的黑洞洞緩緩變成了兩個黑黑的下半圓。

又稱死魚眼。

……怎麼感覺她討厭你啊!野薔薇忍不住在心裡想到。

五條悟嗬嗬笑著,似乎完全沒感受到鬼娃娃對他的厭惡。

【呸呸。】

鬼娃娃的臉上明明沒有繡嘴巴,卻發出了類似吐口水的聲音。

她明顯認出了五條悟,呸完了就急忙想關門。

隻可惜那圓乎乎的雙手推門可以,拉門實在有點難。五條悟慢悠悠地伸出手,用反方向的力道拉住門板,門就紋絲不動了:“綺花羅,沒禮貌哦,我要去和你哥哥告狀了。”

【!】鬼娃娃愣了愣,越發急迫地去拉門,可在五條悟手裡的門簡直像被焊死了一樣,任她怎麼努力都拉不動。

又拽了幾下,門還是紋絲不動。鬼娃娃放棄了。她鬆開了門,洞洞眼委屈地撇了下來。

……隻見她臉上像被黑色水彩筆畫了幾個墨點一樣,出現了幾個水滴圖案。

【嗚嗚!】

哭……哭了?

在場三個少年人頓時露出了不知所措的表情,而唯一的成年人依然笑得燦爛,絲毫不為所動。好似在說你哭啊,你越哭我越高興。

……不是說要和她搞好關係的嗎?!這完全是反向操作啊!

鬼娃娃哭得更慘了。

【呸、嗚嗚,呸呸……】即使哭唧唧也不放棄吐五條悟口水。

伏黑惠實在是看不下去了:“……五條老師,”你能有點出息麼?“彆欺負綺花羅了。”

五條悟居然還理直氣壯道:“是她先不讓我進去的。”還呸他來著。

“所以說你跟一個小孩較什麼勁啊……”

伏黑惠服了,這人的心理年齡封頂三歲,不可能再多了。

他不再理說不通的老小孩,彎下腰去哄真小孩。

“綺花羅,還記得我嗎?我是伏黑。”

哭哭臉的鬼娃娃轉向他,思考片刻後,抽搭搭地搖頭。

伏黑惠上一次來佐治椿的住處差不多是一個多月前了,隻有嬰兒智力的娃娃不記得他的臉很正常。五條悟來得比他頻繁,還特彆討人厭,所以一露麵就被認了出來。

“不記得了啊……”伏黑惠沉吟片刻,然後試探性地比了個手影:“那這樣呢?”

鬼娃娃黑洞洞的眼睛一下子睜大了。

【汪汪!】她止住了哭聲,但臉上仍有幾點水珠。

她對這個手影隱約有點印象,鬼娃娃跟著佐治椿住在山林裡,一年到頭也沒個玩伴。伏黑惠沒能給她留下印象,但他的式神玉犬她記得。

綺花羅喜歡毛茸茸的狗狗!

五條悟饒有興致地看著學生和鬼娃娃溝通,在伏黑惠再三暗示他讓開後,笑眯眯地站到一旁去了。

但他始終沒鬆開那扇門。

伏黑惠真的懶得管他了,自顧自哄娃娃。

“我叫玉犬陪你玩……”

他手上的狗張了張嘴:“……你彆哭了,好不好?”

釘崎野薔薇簡直對他刮目相看。

這個溫柔的大哥哥是誰啊?

還是她認識的伏黑嗎?你其實伏黑惠一直隱藏起來的雙胞胎兄弟吧??

鬼娃娃雖然隻有嬰兒智力,但對於人類的情感有自己的感知方式。誰是真心地溫柔對待她,她“看”得很清楚。

她看著伏黑惠的臉,雖然簡筆畫一樣的臉上沒什麼表情,但就是能讓人看出了她在思考。

她想了想,問道:【汪汪、汪汪?】

伏黑惠意外地聽懂了她的意思,她在問是不是兩隻玉犬都會陪她玩。

“嗯。”他比了兩根手指:“兩隻都變給你玩。”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