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第6章 製裁(1 / 2)

加入書籤

listyle="li:25.2px"

class=""綺花羅在把五條悟一行人放進來後,第一時間跑回來找哥哥告狀。

那白毛欺負她!

佐治椿立刻給她順毛,答應妹妹要教訓五條悟,綺花羅這才破涕為笑。

他先邀請四人落座,和初次見麵的野薔薇自我介紹後,保持著得體的微笑道:“五條老師,綺花羅被你惹哭了。”

被指責的大人毫無羞愧之心:“她太不禁逗啦。”

“……”

三個一年級眼瞅著佐治椿的表情管理有那麼一秒鐘的下線。

不過他很快收拾好了情緒:“是這樣嗎?原來老師您是這樣想的啊,我了解了。”

“失禮了,讓客人們乾坐著這麼久。”

說完,他帶著毫無瑕疵的笑容拍了拍手。

眾人麵前的茶幾上立刻出現了幾杯飲品。

虎杖的是調味氣泡水,伏黑的是冰檸檬水,野薔薇則獨享一小壺顏值爆表的花果茶。

隻有五條悟麵前,擺著的是一杯濃縮蒸餾咖啡。

黑到發紅的那種。

“……”

五條悟的笑容消失了。

一年級安靜如雞。

看著佐治椿一臉“我就是故意的”模樣的笑容,五條悟暗地裡磨了磨牙。

他賭氣地心想:我不喝,你又能奈我何?

可佐治椿緊接著又拍拍手——這次出現的是點心。

出現在虎杖三人麵前的分彆是:炸薯格配蜂蜜芥末醬,抹茶紅豆麻薯,還有獨角獸千層蛋糕。

徒留五條悟一人和麵前倔強的魚頭對視。

他收獲了一角仰望星空派。

“…………”

原來還有這種辦法!一年級們肅然起敬。

這些吃的雖然都是真實的,不過在綺花羅的生得領域中,佐治椿對這些非生物擁有著絕對的支配權。即使五條悟不顧臉麵地出手搶了虎杖他們的甜食,隻要佐治椿一個念頭,那些東西都會立刻消失。

佐治椿:霍格*茨,聽過沒?

體係不兼容,你是最強也不好使!

五條悟和那死不瞑目的魚頭對視三秒後,最終極其不甘心地低頭了。

“我知道錯了啦……”他鼓著臉。

但老子下次還敢。

佐治椿收起笑容,靜靜地盯了他一會兒後,才歎氣。

“就是因為你總欺負綺花羅,她才會討厭你的。”

既討厭,又害怕。在五條悟這種性格頑劣的人麵前,對他又恨又怕的綺花羅簡直就像遇見貓的老鼠,看見了不撥弄兩下他是不會甘心的。

然後被逗弄了的綺花羅就會越發地記恨他。

如此下來,惡性循環。

不過好在雙方都不會真的傷害彼此,看見五條悟服軟,心性單純的綺花羅就解氣了。

她從虛空之中顯露出身形,小女孩挨著哥哥坐下。

“略。”她朝五條悟吐舌頭。

五條悟不爽地“嘖”了一聲。

“綺花羅也是,下次就直接讓他進來,不搭理他他就沒機會欺負你了。”

佐治椿對妹妹諄諄教導著,妹妹也乖巧地點頭。

事情到這裡就算告一段落,用甜點要挾老師的佐治椿也不再繃著微笑,平靜地打了個響指。

黑咖啡和鹹魚頭消失了。

再拍手,桌上換成了清茶和羊羹,他和五條悟一人一份。

五條悟皺皺鼻子:“就這?”

“就這。”佐治椿用堪稱冷酷無情的語氣說:“等五條老師真心悔過的時候再給您準備更好的吧。”

說完,他轉向學弟學妹們,笑得春暖花開:“讓你們見笑了。快開動吧,都是我親手做的。”羊羹是買的外麵的。

“我開動了。”

圍觀的三人表示不見笑,很爽,能下三碗飯。

其中以平日深遭五條悟荼毒的伏黑惠感觸最深。

五條悟早就不客氣地開吃起來了,他的羊羹分量尤其大,但下得也很快。

佐治椿親自給野薔薇倒了一杯茶,金黃色的澄澈果茶“叮叮咚咚”地流淌進小巧的水晶杯,這個過程是視覺與聽覺的雙重享受。

千層蛋糕外表精致,每一層的奶油都塗抹得輕薄而均勻。野薔薇用小叉子挖下去,感受著那一層層薄煎餅被切開時的絕妙手感,將蛋糕送進口中。

“……”

野薔薇被壓倒性的廚藝震懾了。

“這些……都是椿學長自己做的嗎?”

“嗯?嗯。每天在家裡閒著也是閒著,經常做一些吃的。”

佐治椿適時地將茶杯推到她麵前。

野薔薇道過謝,一手托在杯底,一手扶著杯身,輕輕啜了一口香氣撲鼻的花果茶。

水果的甘甜滋味與花朵的馥鬱香氣完美地交織,一口喝下去,整個人都被治愈了。

“好好喝……”她喃喃。

“你喜歡就好,這個茶我還有,等一下你拿一罐,經常喝對皮膚好。”

野薔薇感動得要落下淚來,這才是她理想中的東京生活!椿學長的生活過得精致而富有儀式感,而不像她,每天都要麵對腹黑教師和憨憨隊友!

想到此,她恨恨地看向虎杖和伏黑。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