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第7章 常識(1 / 2)

加入書籤

listyle="li:25.2px"

class=""雖然提出了找個代課老師的話題,但佐治椿並沒有繼續說下去,而是一轉身,拿出了NS。

“來打遊戲吧!”他提議道。

“……”?

平時二年級任務歸來都會聚到這裡放鬆,所以佐治椿的儲備十分充足。一台主機兩對手柄就夠在場的人用了。

住在生得領域裡的好處之一就是,家具可以隨著心意改變位置。隻要一個響指,茶幾和杯盤就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毛茸茸的電熱地毯。

佐治椿跑去調試激光電視和遊戲主機,而五條悟像條貓一樣地流到地毯上,背靠著沙發,發出舒服的喟歎。

他拍拍地毯:“你們也來坐。”

他的舉動太過自然,以至於虎杖他們都沒意識到這人是什麼時候跑到那兒去的。

三人剛坐好,就看到佐治椿拿著一盒卡帶回頭:“要玩什麼?馬車?噴射?事先說好廚房我是不玩的……”

最後大家為了照顧沒怎麼就接觸過手柄遊戲的野薔薇,定下了對新手更友好的馬車。

“咦,五條老師不玩麼?”

虎杖問道。

“哦,他啊。”佐治椿隨意地瞄一眼:“他屬於那種絕對不能放上場的玩家。”

“?”虎杖臉上寫滿‘為啥’。

五條悟得意洋洋:“因為我是最強啊!”遊戲當然也是。

最強的玩家由於太過於影響遊戲平衡,自覺地退出了手柄分配。最後場上隻剩下佐治椿和一年級們。

由於是分屏,所以佐治椿一邊玩一邊給沒玩過這個遊戲的野薔薇講解。

一邊講,他一邊拿了兩把第一。

“椿學長好厲害!”虎杖星星眼。

男生眼中的“厲害”就是這麼樸實無華。

三個一年級中,虎杖屬於玩過但操作一般的普通玩家;伏黑惠隻在佐治椿這裡玩過一次馬車,是沒什麼勝負心的佛係玩家;而野薔薇則是實打實的初心者,最開始的幾局沒人用道具陰她,她自己飛出軌道好幾次。

“所以說為啥我們要玩這個……”她有些喪氣。

不過野薔薇是個韌性十足的女孩,這種挫折還遠遠打不倒她。

“我要認真了!”她氣勢洶洶地擼起袖子。

“加油哦。”佐治椿笑眯眯地鼓勵她。

遊戲重開,在拿出和咒靈戰鬥一般的集中力玩了兩局之後,野薔薇居然真的跑贏了三人,一舉拿下了第一的好成績。

之前還嘟囔著“為什麼我要和一群男人玩這種賽車遊戲”的野薔薇,此時激動地蹦了起來,“贏了!!”

屏幕上的粉金碧琪公主(可操作角色)也在歡喜地拋著飛吻。

“釘崎你好厲害!”虎杖又驚歎起來。

“那當然!哈哈哈,再來再來!”

佐治椿笑看著學弟學妹們逐漸沉迷遊戲,三人之間的關係顯而易見地親近了許多。

正好綺花羅在一旁看了許久,看得十分眼饞,可憐巴巴地扒著他要手柄。佐治椿就順便讓出了位置,轉移到了五條悟的身邊。

他再次感歎道:“五條老師,您的眼光是真的好。”

五條悟側頭:“哦?就幾局遊戲,你又看出來了?”

“畢竟我和綺花羅也是雙胞胎,我對人的性情方麵看得也還是挺準的……”佐治椿雙手托著下巴,安靜地看著自己的妹妹在遊戲裡大殺四方:“……釘崎學妹可是真是個了不得的人呐,狠勁兒方麵不比真希同學差到哪裡去。日本難道很小嗎,您到底是去哪裡找到這些人的?”

五條悟但笑不語。

野薔薇雖然上手很快,但畢竟還是個新手,對各種道具和賽道的熟悉度比不過老玩家。佐治椿不是為了勝負去玩的,所以多少有些放水,但綺花羅不懂這些,她隻會努力去贏。

而她天天在家不是看動畫片就是打遊戲,水準比佐治椿還高出許多。

於是屏幕上開始出現西施惠(可操作角色)樂顛顛地飄花的樣子。

小姑娘立刻扭頭去找哥哥。

佐治椿雖然一直在和五條悟說話,但注意力始終分出一部分在她身上。第一時間發現綺花羅在看他,於是立刻豎起大拇指。

綺花羅心滿意足,回頭繼續教三個遊戲菜鳥做人。

“幼稚。”五條悟大言不慚地笑話彆人。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