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第8章 爾虞(1 / 2)

加入書籤

listyle="li:25.2px"

class=""分彆時,佐治椿親自將一行人送到門口。

他擺擺手:“下次見啦。”

綺花羅躲在哥哥身後,默默注視著這四位客人離開。

對於第一次見到佐治椿的野薔薇來說,這位學長注定給她留下深刻的印象。不僅是因為他俊秀的外表,更是因為那一係列新奇的體驗。

雖說隻是喝了個下午茶,又和一隻鬼娃娃打了兩個小時的遊戲……

但是總覺得,此刻她的心情平靜得不可思議。

直到四人踏出了結界,回到了現世,她都恍恍惚惚。

“感覺好像千與千尋……”野薔薇捧著手中的花果茶罐,回頭去看。

那條幽深的林間棧道已經消失了,連帶著棧道儘頭的那座二層彆墅一起。

但不會消失的是這一個下午,和大家一起度過的平靜而愉快的時光。

“下次……再一起來吧。”她喃喃道。

轉過頭,少年少女們相互注視片刻,然後默契地笑了起來。

同窗的情誼就是這樣,在一次次日常的陪伴中培養起來的。

在日後,當他們都成為能夠獨當一麵的咒術師時,昔日的同窗將成為他們最值得信任的戰友。即使是生死關頭,也能把後背托付給彼此。

而在他們成長到那個地步之前,還是需要前輩們為他們遮風擋雨。

五條悟笑看著學生們打打鬨鬨地一路跑遠,感歎道:“青春呐,可真好啊……”

如此珍貴的青春,任何想要將其奪走的人,都是不可原諒的。

因此,要好好給他們一個教訓。

送走了吵吵鬨鬨的學弟學妹,以及一個同樣不省心的老師以後,彆墅裡重歸安靜。

佐治椿摸摸妹妹的頭:“又隻剩我們兩個了。”

綺花羅依戀地蹭蹭他的掌心。

“希望一切都順利,大家能再次像今天這樣聚在一起。”

……

……

一星期後。

西東京市,英集少年院。

明裡暗裡,來自四麵八方的視線都集中在了這裡,平時死氣沉沉的少年犯教養院,此時充斥著蠢蠢欲動的危險氣息。

這是個萬眾矚目的舞台,然而主角的三人卻對此一無所知。

咒術高專一年生,伏黑惠、虎杖悠仁、釘崎野薔薇。

三人接到來自高層的緊急任務,乘著輔助監督的車來到現場。

“先自我介紹一下,在下伊地知潔高,是三位今天的輔助監督。”

坐在駕駛座上,穿著黑西裝的職業男性推了推眼鏡。

虎杖悠仁很有些不明覺厲,坐在後座上往前探:“那個,伊地知先生,輔助監督是什麼意思?”

似乎是沒預料到會被問起這個問題,伊地知抖了一下。

伏黑惠原本雙手環抱在胸前,正在閉目養神,聽到這個問題也歎了一口氣。

都是五條老師的錯,上了一個月的課,什麼有用的都沒講。

他認命地解釋道:“輔助監督,是指有一定咒力,能夠看見咒靈,但咒力強度不足以支持戰鬥的輔助人員。通常負責一些情報收集與戰鬥善後的工作。”

“就,就是這樣。”伊地知點點頭。

與咒術師不同,輔助監督隻要負責觀察目標的動向,並及時疏散戰鬥現場的普通人。戰鬥還是要由咒術協會指派的專業人員進行。

野薔薇坐在副駕駛,悠閒地把玩著手中的長釘:“總之,我們就是負責進入那個少年院,祓除掉裡麵的咒靈,對吧?”

伊地知差點伸手去抹掉額角的冷汗:“是的。”

寒光凜凜的長釘在少女的指尖翻飛,幾個旋轉後,消失在她的袖口。

“那還等什麼,我們上吧!”

年幼的獅子也是獅子,草食動物會本能地避開他們。

伊地知感覺自己就是混進幼師群中的可憐羚羊,就算年齡長上許多,也不敢隨意對待他們。

但他仍然努力維持著大人的尊嚴。

板著臉給問題多多的虎杖同學答疑解惑後,伊地知總算把他們送進了任務地點。

“我要降下‘帳’了,請各位小心行事——”

伊地知豎起食指中指,正在專心地念著設置‘帳’的咒文,就在即將完成的一瞬間,他聽見自己口袋中的手機不合時宜地響了起來。

“!”伊地知有那麼一瞬的動搖,不過他還是儘職儘責地念完了咒文,目送三位年輕的咒術師走進黑暗之中,然後才接起電話。

伊地知有些懊惱,任誰在工作的緊要關頭被打擾都會有不滿。不過響起的是他的工作專用手機,聯係名單上大多是些他惹不起的人物,所以他不敢無故不接電話。即使聯係人那一欄顯示的是一個陌生的號碼,他也將信將疑地接通了電話:

“您好,這裡是伊地知,請問……”

隔著電話,對方的聲音有些失真,不過能聽出是個年齡不大的少年人。

“咦?您好……對不起,我好像打錯了……”

“這樣嗎。”還好不是什麼節外生枝的通知,伊地知默默鬆了一口氣:“那我先掛了。”

“……好的,給您添麻煩了。”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