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第10章 驚變(1 / 2)

加入書籤

listyle="li:25.2px"

class=""雖說咒靈與咒術師都是按照級彆劃分,但隨著時代的發展,十年前那一套等級係統已經有些過時了。

特級以下還好,特級以上的話,缺乏細分。

就拿伊地知潔高給虎杖悠仁講解時的舉例來看,目前咒術界的主流觀點,對於特級咒靈的解說還停留在“集束導彈”的層麵上。

但不提爆炸當量的導彈都是耍流氓,更彆提普通人社會中都已經實踐了核彈、□□、三相彈等副作用強大的熱武器。而咒術師還在用十年前的概念教育下一代。

有的咒靈歸類為特級,是因為他們隻有特級的實力。而有的咒靈是特級,那是因為咒術師規定的等級劃分最高隻到特級。

夏油傑在外遊曆這麼久,見過並收服的特級咒靈不下百隻。實力都是遠超一級的,但是內部仍有極大的實力差距。

“到底為什麼遲遲不願意麵對現實呢……”

時代變了,咒靈的整體實力上限正在抬高。

為什麼老人們就是不肯承認呢?

夏油傑已經過了會去追究這些老橘子的心理活動的年齡了。

現在的他,比起叫醒那些裝睡的人,更願意把時間精力投入到自身的實力提高中去,或者多花些時間培養更多有衝勁的年輕人。

“我記得是叫做……虎杖悠仁?”

摯友在定期聯絡中提起過的,僅憑自身意誌就能夠完美壓製詛咒之王的少年。

要知道詛咒之王可不像絕大多數沒有智力的特級咒靈,那是以人類之軀,登上鬼神之位的男人,其意誌力可不是那麼容易壓製的。

即使是操使萬千咒靈的夏油傑,也不敢說自己就能做到。

然而這麼難得的人才,老人們居然想直接抹殺?

無語。

夏油傑十年前就是特級術師,十年的積累下來,他的實力隻會越來越強悍。

去年的一場大鬨中,他失去了自己三分之二的咒靈。但那些都不是他收藏中最強的,僅僅大半年,他就把那時損失掉的實力彌補了回來,甚至有所精進。

特級術師理論上可以壓製特級咒靈,更何況夏油傑是“特級中的特級”,而對手不過是“特級中的新生兒”。

夏油傑甚至能在不驚動對方的前提下,暗中潛入它的生得領域。

他潛入的時間點有點微妙。

麵前三個小鬼正在調查生得領域中死去的受害者,而那隻特級咒靈就躲藏在暗處,口水直流地盯著虎杖悠仁看。

……也對,那是宿儺的容器,對咒靈的吸引力不亞於宿儺手指本身。都是吃了大補的好東西。

智力不高,做事全靠本能的新生特級咒靈窺伺著闖進陷阱的獵物。

殊不知螳螂捕蟬,黃雀在後。

夏油傑已經準備好了召喚手勢。

特級咒靈擁有獵食者的捕獵本能,它在等待一個時機。

以它的實力,完全可以碾壓在場三人。但是它很貪心,它想要將三個年輕鮮活,咒力充沛的餓咒術師全部吞入腹中。

它隻有同時追擊兩隻獵物的把握。

貿然出擊隻會驚動獵物,到時候跑了一隻,那就不好了。

抱著這樣的心思,特級咒靈屏息等待著。

而夏油傑也看穿了它的行為邏輯,內心輕笑。

抱歉啊,今天可能你要餓著肚子去死了。

他打算暫且保住三人的性命,至於何時出手除掉這隻貪心的咒靈,就要看佐治椿何時揪出咒術高專內部的間諜了。

屬於螳螂的時機先到來了。

伏黑惠與虎杖悠仁爆發了小規模的爭執,兩人對於該不該將少年犯的遺體帶走產生了異議。

就是這三兩句話的功夫,伏黑惠短暫地放鬆了對四周的戒備。

特級咒靈沒有放過這短短兩三秒的時機,他果斷出手,利用自己對生得領域的操控力,率先襲擊了伏黑惠放出戒備的式神玉犬。

“哦?”夏油傑忍不住輕聲稱奇:“居然還知道要先控製住警戒用的式神……”

夏油傑覺得這個咒靈的智力比自己預想的還要高許多。

它不僅知道要先除掉玉犬,還懂得不能將其徹底抹消,因為這樣會驚動式神的操控者。

生得領域類似於內心世界的實體化,內部的構造是隨主人的心意而定的。

這隻特級咒靈將玉犬的身體封在牆壁之中,這一擊直接讓玉犬陷入了瀕死的狀態,雖然還存在,但卻無法向主人示警。

緊接著,特級咒靈又在三人中選了一個,拖進了生得領域的另一個空間之中——

——它選中了野薔薇。

“你們兩個,要吵架也要搞清時間和……”

……地點。

野薔薇還來不及反應,就被腳下開啟的空間通道吞噬了。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