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第11章 策反(1 / 2)

加入書籤

listyle="li:25.2px"

class=""人善被人欺。

這句話放在伊地知潔高身上,再恰當不過。

作為一名輔助監督,伊地知儘職儘責,業務能力出色。多年來,他從負責善後清理現場的邊緣人,一路成長為可以負責特級咒靈祓除現場的骨乾。

天知道他付出了多大的努力。

然而,命運的轉折突兀地降臨在了他的身上。

他被委派到東京咒術高專,進行高專相關咒術師專門的輔助監督工作。

那是所有輔助監督們避之唯恐不及的地方。

原因隻有一條——某最強實在是太難搞了!!

五條悟以一己之力,十年間逼走上百位輔助監督,成功使得東京成為了輔助監督們“最不想任職的分區”第一名。

而伊地知潔高,由於工作能力出色,而性格又溫吞好說話,被人連哄帶騙地簽下了轉職到東京咒術高專的契約。

臨上任前,同事們還開了賭局,賭老好人伊地知究竟能挺一星期還是一個月。

伊地知:“……”

好想辭職!!!

然而與咒術師相關的職業,連辭職都不容易。伊地知抹著淚來到咒高專,發誓如果五條悟真的如同傳聞中那麼難搞,那他立刻申請調崗!

他提心吊膽,迎來了第一個任務——

——輔助三名一年生,進行英集少年院疑似“特級咒靈”的祓除作業。

憑借自己多年的工作經驗,伊地知聞到了這不同尋常的任務背後,惡意滿滿的陰謀味道。

人手緊張?沒有其他咒術師可以調遣?

……此乃謊言,而且是無法揭穿的謊言。

祓除咒靈的工作具有保密性質,高等咒術師的任務行程無從查閱,高專方麵無法調查“無人可及時支援”這個理由的真實性。

退一步來講,就算咒術高專真的執意要求調查其他咒術師的行程,協會方麵也完全可以提前布置出天衣無縫的任務安排。

在輔助監督的位置上工作了多年的伊地知潔高深知其中貓膩,所以在接到這不合情理的任務安排時,他第一時間給上峰打了一通電話。

“任務委派對象並不符合條件要求,請重新考慮人選。”

他的用詞官方,語氣卻隱隱流露出深藏的怯懦。

對方聽出來了,所以態度格外強硬。

“這是協會的安排,伊地知輔助監督,請完成你的任務,不要關心你不該關心的事情。”

“……”

通話結束了。

……三名學生,連一級咒術師都不是,被迫直麵特級咒靈。

這無異於雞蛋碰石頭,是自殺行為。

伊地知潔高心懷不忍,然而他無能為力。

新生的咒靈需要祓除,其他咒術師無法支援,而這些學生們想必在入學時就做好了為保護民眾犧牲自我的準備。

他用儘一切自我欺騙的手段,勸說自己不要為此感到內疚。

……他隻是一個小小的輔助監督啊,他能做什麼呢?

即便如此,在接到咒術高專方麵打來的電話時,伊地知潔高還是被自己內心的罪惡感擊潰了。

“剛剛被你送到特級咒靈麵前的三個孩子,是我的學弟和學妹。”

“……”伊地知的額角滑落豆大的冷汗,他張了張嘴,卻發不出聲音。

數秒後,電話對麵的人問道:“伊地知先生?”

伊地知的頭腦一片混亂,他吞了吞口水,說出的第一句話居然是:“……你是誰,為什麼會從五條先生的號碼打來?”

對方笑了:“是想問我的名字嗎?我叫佐治椿,是個微不足道的學生。”

伊地知心想,這的確是個沒聽說過的名字,不過既然對方能從五條悟的電話號碼打過來,必定不是什麼簡單角色。

“至於為什麼會用五條老師的號碼聯係您……如果我用彆人的號碼打來,可能現在已經被掛斷了。不過請放心,手機肯定是正當手段拿到的。”對方講了個叫人笑不出來的冷笑話,“畢竟五條老師是最強嘛,能不經允許使用他的手機的人還沒出生。”

……也對,肯定是有五條悟的授意,這個自稱咒術高專學生的人才會用他的手機打來這個電話。

來者不善!

“閒話不多說,我今天打來是想拜托伊地知先生一件事。”

伊地知渾身一緊,來了,對方的真正目的!

他謹慎地回答道:“你請說。”

“不是什麼特彆困難的事,對您來說就是小菜一碟。”

“您應該也注意到了,這次的任務安排真的是非常不合理,我的學弟學妹們此時可能生命正受到威脅。為了保護他們,我們學校派遣了一位‘老師’隨行。”

伊地知用了三秒鐘才反應過來這句話的意思。

他震驚地望向少年院的方向:“你,你是說,‘帳’中還有其他人?!”

“是的,不過不會妨礙任務的進行,請放心……”

這他怎麼可能放得下心!

伊地知著急地低聲說道:“這是嚴重違反規定的!協會規定了……”

佐治椿耐心地聽他敘述了條款兩三條,最後笑嗬嗬地總結:“可是如果伊地知先生不彙報的話,協會就不會知道。”

隱藏的意思就是,不被發現就不算違規。

伊地知汗顏,心想不愧是那位五條悟的學生!一脈相承的胡作非為!

“這我真的不能做……”

“哦?伊地知先生真是一位正直的人,我很尊敬您這樣的人。不過——”

這個轉折詞叫伊地知心提到了嗓子眼。

“——過剛易折啊。”

佐治椿貌似誠懇地感歎道:“您知道嗎?這次協會製定了如此不合理的任務計劃,目的其實是想要殺死一名我校的學生。”

原本該掩埋在重重名目下的陰私,就這麼三言兩語被他直接地暴露在了明處。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