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第12章 待機(1 / 2)

加入書籤

listyle="li:25.2px"

class=""一番話策反了一位金牌輔助監督,佐治椿很滿意。

“給伊地知先生添麻煩了,那麼,我就先掛了。”

“不,請等一下……”伊地知急忙阻攔。

“?”

伊地知一時衝動攔住了他,但還是有些猶豫要不要開口。

“其實……我試著阻攔過……”

最終,他有些泄氣地說出這句話,試圖為自己辯解。

不過事到如今辯解又有什麼用呢?如果不是對方藏了一手,現在進入少年院的三名學生,恐怕已經沒命了。

他不過就是個,想要保全自己所以聽從對方安排,又不甘心自己隻能給人留下一個欺軟怕硬形象的牆頭草罷了……

就在伊地知自怨自艾時,他聽見電話那一頭傳來輕笑的聲音。

“嗯,我知道的。伊地知先生其實有為我們說過話,我真的非常感激。”

“……誒?”

就在伊地知愣怔時,佐治椿補充道:“如果您沒有說那一番話,我們其實連這個電話都不會給您打的。”

“……”

伊地知還沒來得及體會一下“被感激”的感動,就深深領悟到了什麼叫後怕。

——感動嗎?

——不敢動不敢動!

原來自己的一舉一動早就在人家的眼皮子底下!

而連“這個電話都不會打”的意思豈不就是……連策反都不策反,直接讓他背起這口“監管不嚴”的黑鍋,然後被協會高層處罰?!

伊地知渾身都在哆嗦:“這,這也是五條先生的意思嗎?”

“……嗯?”佐治椿有些迷惑,有五條老師啥事?

不過很快就反應過來了。

伊地知以為這通電話全程都是五條悟的授意,怪不得全程這麼配合……這也算無心插柳柳成蔭了吧?

單純是因為自己沒手機,今天又少不得聯係彆人,所以借了五條老師的手機用一用……這種話也沒必要說了。

“嗯,五條老師就在我身邊哦,您要和他說話嗎?”

他麵不改色地扯謊。

“噫!!不用了,我這就掛電話……”

對麵一陣戰戰兢兢的按鍵音之後,通話結束了。

佐治椿有些好笑地看著手機屏幕,一邊打字,對一旁無聊地滾球玩的綺花羅說:“五條老師這是有多可怕啊,給人家嚇成這樣……”

球咕嚕咕嚕地滾遠,但很快化作虛影消失,然後重新凝聚回到女孩身邊。

聽到熟悉的名字,女孩條件反射一般“呸”了兩聲。

“……”

還真是罪孽深重呢,五條老師。

郵件確認發送,佐治椿無奈地摸摸妹妹的頭,在得到一個乖巧的蹭蹭之後,他心滿意足地收回了手,然後望向窗外的天際。

他能夠做的都已經做完了,剩下的就要看夏油前輩和乙骨同學的了。

希望這兩個人不要辜負他的期待,做個靠譜人!

佐治椿在心裡默念道。

……

與此同時,被佐治椿念叨的夏油傑和乙骨憂太,都在各自的位置上待機。

夏油傑起碼還在觀察著少年與特級咒靈的戰局,而乙骨憂太則是實打實地在摸魚。

他甚至等的有點困。

“居然還沒結束啊。”他掏出了自己的手機,查看時間。

之前打給伊地知用的是一隻經過特殊處理的新手機,任何撥打出去的通話都會經過變音處理。為了防止協會追查,乙骨憂太還特地用咒力將手機連帶著手機卡燒成了一塊廢鐵。

“學弟學妹們已經進去將近一小時了吧?”他有些擔憂。

雖說有夏油傑在裡麵坐鎮,可乙骨憂太還是有些不放心。他就是這樣一個有點優柔寡斷的性子,祈本裡香一如既往地用沙啞可怖的聲音說著:“憂太,不怕,不怕……”

乙骨憂太哭笑不得,剛想安慰她,就見自己的手機收到了一條新的郵件。

“哦,終於來了。”他雙眼一亮。

郵件的發信人是五條悟,內容隻是簡簡單單的三個字。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