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第13章 報複(1 / 2)

加入書籤

listyle="li:25.2px"

class=""在與咒靈長久的互相廝殺之中,少女曾經有過一瞬間的茫然。

她在做什麼?

為什麼她會在這裡?

……說到底,‘她’是誰?

附身於少女身上的咒靈雖然保護著她,但也無時無刻不在侵蝕她的意識。

一瞬間的走神,讓少女被咒靈的攻擊命中,她痛得想要尖叫,卻又死死咬著牙忍住。

少女緊握著鐵錘,反手給了那隻咒靈狠辣的一擊。

“吱哇——!!”

腦袋被錘得稀巴爛,一隻眼球都爆出來了的咒靈發出淒厲的慘叫,瞬間吸引了四周遊蕩著的數隻咒靈的注意。

它們注意到了被黑暗籠罩的少女,一窩蜂般擁擠而上。

“……不妙啊。”

嘴上這麼說,少女的內心卻絲毫不感到膽怯。她抹了抹嘴角的血跡,凶狠地一笑。

“雖然不知道怎麼回事,不過把你們統統乾掉就對了吧?!”

說完,她猛衝而上,與四周形狀恐怖的怪物們繼續廝殺。

少女的氣勢很足,然而咒靈的數量實在太過龐大,僅憑現在的她是無法獨自抗衡的。

不過少女卻並沒有失去勇氣,不知為何,她始終覺得自己不是一個人在戰鬥。記憶已經開始變得模糊,但直覺告訴她,會有人來幫助自己!

她的直覺沒有錯。

就在她耗儘了最後一絲咒力,眼看著就要被怪物用觸手裹挾著送入腹中之時——

“——釘崎!”

她的同伴,雖遲但到。

……

“原來如此。”

等待許久的伊地知,在聽過伏黑惠和釘崎野薔薇的描述後,謹慎地猜測:“應該是遭遇了名為‘常暗’的咒靈。”

伏黑惠和釘崎野薔薇雖然比虎杖多出許多咒術相關的知識,但涉及到這種極其罕見的咒靈,他們也有些摸不著頭腦。

伊地知憑借著自己多年累積的經驗,做出了正確的判斷。

隻不過他認為這隻常暗是意外出現在此處的,因為伏黑惠及時趕到並叫出了釘崎野薔薇的一部分名字,常暗的詛咒被誤打誤撞地破解,二人才能順利逃出生得領域。

“二位真是非常幸運!”伊地知有些後怕。

不過他不知道的是,就算那時伏黑惠沒有叫出野薔薇的姓氏,她也不會就此被常暗吞噬。

畢竟,他哪能想到這隻咒靈是被咒術師操縱的呢?

而操縱它並叫它保護野薔薇的那名咒術師,又忽然忘了解除常暗的效果!

被托付了重任,卻差點搞砸的夏油傑:“……”

其實他可以叫常暗再把那個小丫頭吐出來……雖然可能會留下一點後遺症,比如連續昏睡幾天之類的……

不過,他絕沒有搞砸!

有點心虛的夏油傑決定端正態度,立刻碾死這隻沒見過世麵,欺負個新人就開始抖起來的特級咒靈。

然而虎杖沒給他這個機會,在接收到約定好的信號之後,他就再也撐不住,一閉眼,任由自己的意識下沉至思維深處。

兩麵宿儺,隨即接管了這具身體的使用權。

“!!!”

原本還在囂張得意的特級咒靈猛地打了個冷戰!它感受到了一股比它更加邪惡陰冷的氣息,仿佛沉睡著的猛獸被喚醒,用殺氣四溢的目光注視著自己……

特級咒靈立刻向後退出一大段距離,警惕中暗藏著恐懼地盯著麵前忽然改變了氣息的“獵物”。

不過準確來說,獵物與獵手的身份已經對調過來了。

被突如其來的意外搞得神色木然的夏油傑:“……”

搞什麼,就不能再堅持一秒鐘嗎?

他清楚地旁聽了伏黑惠和虎杖悠仁的計劃,也知道虎杖會在兩個同伴順利逃離後把體內的宿儺意識換出來……

可這也太快了吧?!兩麵宿儺之前不是像個大爺一樣地威脅虎杖,死活不願意配合嗎?怎麼現在出來的這麼積極!

這個叫虎杖的小子也是,怎麼放棄得這麼快,明明再堅持一小會自己就能搞定一切。現在宿儺出現,情況一下子就變得複雜了許多。

夏油傑心裡哀聲歎氣,動起手來卻不含糊:“虹龍!”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