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第15章 貴遙(1 / 2)

加入書籤

listyle="li:25.2px"

class=""虎杖悠仁迷迷糊糊地睜開雙眼。

“啊嘞,我這是在哪……”

他迷茫地坐起來,四下眺望著。

四周被一片霧氣所籠罩,目之所及皆為空茫。

虎杖悠仁隱約記得自己之前是在和特級咒靈戰鬥,在確定了同伴安全撤離了之後,他釋放了兩麵宿儺的意識……

“對了!宿儺——”

虎杖猛地清醒過來。

現場的狀況怎麼樣了?咒靈被祓除了嗎?在自己陷入昏迷的這段時間,宿儺有沒有做出什麼危險的事?!

虎杖立刻就想起身。

然而,一隻手突然按住他的肩頭,硬生生把他壓住了。

“你睡了很久啊,虎杖悠仁。”

對方有著一把清脆的童音,如果是在正常情況下聽到,虎杖或許會感覺很可愛。但是在如今這個情景之下,他隻覺得一股寒意順著脊髓直衝頭頂。

“誰、誰?”他有些僵硬地轉過頭去。

對方並沒有阻止他這個動作,所以虎杖很順利地看到了對方的臉。

這一看,他的眼睛瞪得更大了。

一個名字在他嘴裡來回吞吐許久,終於被他猶豫地說出來:

“椿、學……長?”

不能怪虎杖是這個反應,因為這個站在他背後的人,赫然是縮小了好幾號的佐治椿!

小號的佐治椿穿著板正的西式襯衫和背帶短褲,稚嫩許多的麵容與綺花羅十分相似,讓人不禁感歎果然是同胞兄妹。

然而這位小了好幾號的椿學長並不像本尊一樣態度溫和,反而是麵帶冰霜地斜睨著虎杖:“誰是你的學長?”

“……”虎杖有點迷茫。

這展開實在是太超過了,他有點跟不上……

從昏迷中醒來,不管是同伴還是敵人都不在身邊,一個長相酷似椿學長的小孩突然出現,但態度十分冰冷叫人不敢隨意對待……

思來想去,虎杖還是決定說道:“那個,雖然不知道你到底是誰。不過可以先放開我嗎?我有點事情必須去做。”

他不是沒試過掙紮,但是所有的力道都像是泥牛入海,被背後這名看似柔弱的孩子輕易鎮壓。

虎杖隻能好聲好氣地請求他放開自己。

小孩又冷冰冰地斜了他一眼:“如果你是指特級咒靈和兩麵宿儺的話,不用白費力氣了,他們都已經被解決了。”

不知為何,虎杖對他的話深信不疑,也許是因為他那張和佐治椿一模一樣的臉,又或許是他周身那股沉穩的氣質。總之,他相信了對方的話,不再試圖站起來。

他穩穩當當地坐著,後仰起頭:“那真是太好啦。”

他的笑容陽光燦爛,仿佛一點憂慮都沒有,看得小孩莫名來氣。

“嗬。”他冷笑一聲:“你高興的太早了。”

“他們的問題是解決了,現在你身上又出問題了。”

坐在地上的虎杖悠仁高度正好在小孩的腰部,他把手從虎杖的肩頭挪開,毫無征兆地一把抓住了虎杖頭頂的一撮頭發。

“嘶——”虎杖猝不及防,被拽的向後仰倒,急匆匆用手撐住自己。

他剛想抱怨痛,一抬頭,便撞上了一雙寒氣四溢的眼睛。

長相酷似佐治椿的孩子一手緊抓著虎杖悠仁的頭發,一手固定住他的下巴,逼迫他直視自己。

“虎杖悠仁,你到底搞沒搞清楚情況。”

他的話語間似有冰霜,凍得虎杖悠仁睫毛顫了顫。

“你已經死了,這裡是你的精神世界。”

話音一落,虎杖悠仁就感到一陣刺骨的寒冷席卷了自己的身體,仿佛赤身於冰天雪地之中,四周的白霧化作暴雪,將他與這個孩子一起淹沒。

然而一回過神來,四周的風雪隻是他的幻覺。

他還是呆呆地坐在地上,頭發被抓著,以一個頗為可笑的姿勢麵對著這個詭異出現的孩子而已。

“死……?”

虎杖呆呆地重複著。

孩子鬆開手,放他低下頭。

“喏,你自己看。”

虎杖順從地低下頭,看到自己的胸口赫然開了個拳頭大小的洞。

此時傷口中的血已經流儘了,肌肉萎縮著凹陷下去,隱約看得見傷口裡露出的破碎骨茬。

虎杖下意識伸出手,輕輕撫摸這處猙獰可怖的傷口,神情茫然:“這是……我嗎?”

不用他人回答,他自己的記憶就能回答自己。

雖然那時他的意識沉入了思維深層,不過通過宿儺的眼睛,他還是能夠看到曾經發生過的一切。

嘴臉醜惡的咒靈、突然出現的陌生咒術師、宿儺那狠辣的一記掏心,以及視野回歸黑暗之前,宿儺在腦海裡對他說的那句話——

——老子要讓你知道,放出我是你最大的錯誤!

伴隨著這句話的,是宿儺猖狂得意的大笑。

虎杖悠仁把一切都想起來了。

重傷的自己產生了對死亡的恐懼,像個膽小鬼一樣躲進了內心世界之中不願醒來。可當他察覺到宿儺的心思後,他又不能放任對方利用自己的身體去肆意作惡,他必須阻止這個魔鬼,即使代價是付出自己的生命。

虎杖沉默地捂住自己空蕩蕩的胸口,半晌,才開口道:“所以,我體內的宿儺也已經死了是嗎?沒有人因為他受傷吧?”

男孩沒想到到了這個地步他還有心思去擔心彆人,臉色沉得像一汪水。

“沒有。”他硬邦邦地扔下這句話。

虎杖長舒一口氣:“那就好。”

“你這家夥……腦子不正常。”男孩咬牙切齒。

虎杖不好意思地摸摸腦袋:“椿學長也這麼說過。”

男孩神情複雜地盯了他許久,最後扭過臉去:“……真是敗給你了。”

他十分挫敗地擺擺手:“算了,反正我也管不著你。站起來,跟上我。”

說罷,他轉身就走。

“哦哦。”虎杖再次摸了摸自己空蕩蕩的胸口,然後趕緊站起來跟上男孩的腳步。

說來奇怪,雖然沒了心臟,但是虎杖除了有點冷以外,絲毫不感覺疼痛。

“那個……”虎杖一步頂得上男孩的兩步,稍稍小跑兩步就追上了:“請問,該怎麼稱呼你?”

站起來的虎杖比男孩高不少,男孩的臉色更黑了。

不過他還是回答道:“我叫貴遙。”

貴遙?

虎杖頓了頓,仔細地把這個名字在心裡默念了兩遍。

貴遙(きはる)……綺花羅(きはら)……

他又悄悄打量了一番男孩的長相。

……果然這個孩子和椿學長是有關係的吧?

自稱貴遙的男孩注意到了他的視線,皺起眉頭。

“你看什麼?”

虎杖連忙扭頭:“沒有,我就是在想……我們這是要去哪裡啊?”

貴遙的步伐不緊不慢,每一步都如同測量過一般精準,一如他慢條斯理的表述:“雖然我對於你這樣的聖父病沒什麼好感,但是現在還不是你死的時候。接下來我會向你解釋救回你的方法,這也是必要的步驟之一,所以給我仔細聽好。”

虎杖悠仁此人,早在現實世界中的一個小時之前,就已經徹底死亡了。

像這樣的情況,就算是咒術界最高明的反轉術式也就不回來。畢竟反轉術式醫治的是活人,要想治好一個已經死去的人,那大概真的是神魔才能做到的事情了。

而此時徜徉於霧區之中的‘虎杖’,不過是他靈魂的殘餘,因為一些特殊原因沒有消散而已。

“形,即為眾生萬物被觀測到的‘外表’,是與外界溝通的依憑。絕大多數人類都活在隻有形的維度裡,在他們眼中,‘形’的潰散即是死亡。”

“真,則是萬物對自身的認知。生活在真之維度的生物,天生高於形的維度。高維度的生物可以觀測到低維度的生物並對其造成傷害,反過來卻不行。”

“咒靈,就是生活在真這一維度之中的生物,他們並不依靠來自外界的觀測而活,隻要能夠保持穩定的自我認知,它們就會永生不死。來自於‘形’的打擊也就無法傷害它們。”

貴遙娓娓道來:“簡單來說,形為□□,是外界對個體的觀測;而真為靈魂,是個體對於自身的認知。通常情況下二者會相互影響,不過由於真的維度高於形,所以隻要真達到了一定強度,那麼來自形的傷害就無法切實傷到你。”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