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第16章 箱庭其一(1 / 2)

加入書籤

listyle="li:25.2px"

class=""“有個小孩在庭院裡拍球。”

西式客廳中,三人坐在沙發上,一人站在一邊服侍。還有一人靠在窗戶旁,向樓下看。

靠窗的人拋出了一個絕妙的話題開端,任何有意攀談的人都可以接著與他討論。

但沒人說話,安靜的空間裡隻有他一人喋喋不休。

“穿著紅色的振袖,留禦河童頭,在唱歌。”

“這唱的是什麼?搖籃曲嗎?可真難聽啊。”

“睡前聽這種歌會做噩夢的。”

“真想讓它閉嘴。”

他一邊嫌棄歌聲難聽,一邊聽得津津有味,狗言狗語。

“悟。”

坐在沙發正中的男人出言打斷了他:“時候還未到。”

除了站在一旁的老者,這個男人在房間裡年齡最長,舉手投足間有一種沉穩如山嶽般的威勢,叫人敬畏。

本該是如此的。

可惜在場的人根本沒什麼敬畏的反應。靜立一旁的老者仍然不動;坐在他旁邊的少年撐著臉閉目養神,單人沙發裡的少女小口小口叉著點心吃,就連被點名的那個少年都應對得很敷衍。

“嘁——”他把自己一頭白發揉的散亂。

不過他不再嘲笑那個孩子的歌聲了。

房間內又恢複了安靜,隻有少女軟綿綿的咀嚼聲還在繼續。

威嚴沉穩的男人,帶著兩男一女三個年輕人,是為一件委托而來。

委托限時為一周,這期間委托人會為他們提供豪華的食宿,任務完成後還會在訂金之上追加豐厚的報酬。

是否要接下這件委托?普通人可能還會猶豫一二,畢竟天下沒有免費的午餐。據說這個任務已經讓將近三位數的同行無功而返,其中不乏高手,可想而知其難度之大。

不過對於這四人來說,“難度”從來都不是個減分項。

所以無論怎麼看,這次的委托都是相當劃算的。

也正是因此,當自稱管家的老者領著四人來到會客室,不卑不亢地表示要對他們進行考驗的時候,四人都沒立即表露出不悅。

“老爺向協會申請了‘最強’級彆的咒術師,為的就是確保萬無一失。雖然有些冒犯,但也請各位見諒。這次考驗並不在委托內容以內,所以會支付相應的酬金。請各位務必展現出‘最強’的實力,好讓老爺能夠放心將任務交付給你們。”

“考驗將在十分鐘後開始,具體內容請自行探索。期間造成的損失會由我們全權負擔,請儘情放開手腳。”

“在下會是各位的見證人。”

在場的所有人都表現得很冷靜。

家入硝子,也就是一行人中唯一的女孩子,指著精致的小茶點推車問:“我可以吃嗎?”

管家以紳士的風度邀請四人就座,然後單獨為她挑來一小盤洋果子:“請用。”

四人中的三個都安靜坐下了,隻有一個左瞅瞅右看看的,最後倚在窗戶旁邊曬太陽。

老管家為他們倒了四杯紅茶,然後就靜立一旁,不再言語。

壁角的座鐘開始叮當作響的時候,坐在沙發上閉目養神的少年睜開了雙眼:“時間到了。”

他問靠在窗邊的白發少年:“悟,怎麼樣?”

白發的少年,五條悟,微微低著頭,一雙藍色眼睛越過墨鏡往外探看:“不唱了,在朝這邊看。”

“夜蛾老師,那我和悟就上了。”

“嗯,動作小點,記得打開‘帳’。”

夜蛾正道抱臂而坐,麵容肅正:“速戰速決。”

“好哦。”說罷少年站起身來活動筋骨:“一分鐘就搞定。”

五條悟故意嗤笑:“傑,我十秒鐘就能搞定它!”

被找茬的夏油傑額角冒出青筋。

兩人開始鬥嘴。

“……”

老管家默不作聲,任由自己像個空氣人一樣被他們忽視。

“請再給我拿一盤,”家入硝子毫無緊張感:“謝謝。”

“您客氣了。”他就又拿了粗點心給她。

家入硝子吃的開心,夏油傑則邊和五條悟鬥嘴邊走到窗邊,朝下看了一眼。

隻是一眼,就讓他心下了然。

正如五條悟所描述的那樣,一個穿紅振袖的小孩正站在樓下,隻不過‘她’此時並沒有唱歌,皮球也是緊緊抱在懷裡,正神色陰沉地看向這邊。

‘她’麵色青白,嘴唇烏紫,一雙漆黑的眼珠盯著夏油傑,咧出一個陰森的笑。

但凡是能看見‘她’的人,都不會認為這是個正常的‘孩子’。

“是個鬼娃娃啊……”

夏油傑與‘她’對視片刻。

“:-P”

他做了個鬼臉:“跑調鬼。”

鬼娃娃氣得眼白裡泛起血絲,盯著夏油傑,惡狠狠地捏住手裡的皮球。

下一刻,‘她’把皮球給捏爆了。

頓時狂風四起,卷的窗楞震震作響。鬼娃娃發出刺耳的尖叫,麵容開始變得扭曲猙獰,那絕不是人類能做出的表情!

五條悟一把將窗戶推開,還有心情說笑:“傑,看來它討厭你!”

兩人一前一後從窗口跳出去,絲毫不在乎這是三樓。

夏油傑召喚出了鳥型咒靈托住自己,而五條悟則飄浮在空中。

鬼娃娃靠聲波進行攻擊,見二人遠遠停在半空,‘她’一張口,數道咒力就直衝夏油傑的要害襲來。

咒靈的攻擊千奇百怪,這種人形咒靈的咒力更是不知道帶有什麼特殊效果,在沒探明情況之前,夏油傑沒有選擇正麵應對,而是操縱著大鳥飛速閃躲開了。

“明明悟也說它唱歌難聽……”夏油傑有些不服氣:“怎麼就對我反應這麼大。”

“管它呢!”五條悟笑得囂張肆意:“先乾一架!”

說完他就做了攻擊的起手式,目標對準了那個紅振袖的鬼娃娃。

“等等、悟——”

“咒術反轉——赫!”

夏油傑來不及阻攔五條悟,眼睜睜看著他的術式如炮彈般轟了出去。

“轟——!!”

爆炸的煙塵籠罩了鬼娃娃小小的身影,‘她’發出淒厲的吼叫,伴隨著震耳欲聾的爆炸聲,徹底蓋過了夏油傑的歎息。

四下飛散的爆破碎片中,鳥型咒靈用龐大的翅膀護住了夏油傑,他麵無表情地飛快念道:“由暗而生,比黑更黑。汙濁殘穢,皆儘祓褉……”

特殊的屏障如潑墨般自半空降下,完全籠罩住了庭院一角,好叫此間的戰鬥不會暴露給外界。

做完準備工作,夏油傑才驅使著咒靈飛向五條悟。

“悟,你這混賬東西!”

五條悟笑嘻嘻:“謝啦,傑。”

“我不需要你的道謝!下次記得先把‘帳’打開!明明夜蛾老師剛才說過!”

“反正傑會幫我開的。”結果這人完全不當一回事。

夏油傑也是服了。沒心思再和五條悟爭論這件事,他低頭去查看那個“鬼娃娃”的情況。

原本平整的草坪和石板路被五條悟硬生生炸成一片狼藉,煙塵稍稍淡去,露出“鬼娃娃”的身影。

毫發無損。

乍一看上去,‘她’似乎根本沒受什麼影響,隻是盯著二人的眼神越發怨毒。

然而仔細觀察,‘她’的身影似乎變得有點模糊。

“果然是虛像啊。”

“嗯,估計是模仿著人類製造出來的。”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