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第17章 迎新(1 / 2)

加入書籤

listyle="li:25.2px"

class=""醒來時,虎杖感覺頭痛欲裂。

如果說上一次進入箱庭後他的頭痛就像連打三天遊戲,那麼這一次那痛感就簡直像把他的腦袋從中間劈裂開來。

不過也對,上一次結束後他什麼都沒記住,這一次他記得……

記得……不行,不能再去想,再回想的話腦袋就要炸開了。

虎杖抱著頭,疼得直哼哼。

不過很快就有一隻手扶住了他的太陽穴,並溫和地輸入著安撫性質的咒力。

“不要抵抗。”

聲音聽上去很熟悉,所以虎杖乖乖地任由對方的咒力入侵了自己全身最致命的大腦部位。

清涼的咒力飛快地將虎杖的頭腦過了一遍,極大程度地舒緩了疼痛。

這感覺不亞於沙漠中的旅人終於喝到了水。

“呼——”虎杖忍不住舒服地長呼出一口氣。

他這才勉強睜開了雙眼,感覺眼球酸痛,滯澀地眨了眨。

“……椿學長?”

“嗯,是我。”

頭頂的臉,是認識的人。

虎杖忍不住露出一個虛弱的微笑:“我還活著?”

他的聲音簡直沙啞得如同八十歲的老爺爺。

太陽穴上按壓的力道明顯加重了。

“嗯,虎杖君居然還沒死,恭喜你。”

虎杖望著佐治椿倒懸在眼前的笑臉,莫名地聯想起了貴遙冰冷的視線。

……雖然笑眯眯的,不過總感覺學長好像不太高興呢。

虎杖擠出一個討好的笑容:“椿學長,生氣了嗎?”

弱小,無助,可憐。

佐治椿的笑容加深了,他的手指穿過虎杖的頭發,指尖輕輕劃過他的頭皮。

虎杖忍不住打了個哆嗦。

“沒有哦。”

佐治椿輕描淡寫地放開了他的頭發。

“……”虎杖的直覺在發出警報。

肯定有的!這個動作跟貴遙拽他頭發時簡直一模一樣!

他趕緊轉移話題,四下看了看,發現自己正躺在一間病房隔間裡,病床旁邊是看起來十分專業的醫療設備。曾經看護過住院的爺爺,虎杖對這些東西很是熟悉。

“那個,我現在是在醫院嗎?”

他的聲音乾巴巴的很不自然,不過佐治椿隻是斜了他一眼,考慮到這是個剛剛長回心臟的崽,缺點心眼很正常。

於是他平靜地回道:“不,虎杖君現在在我家裡。”

椿學長的家……那不就是綺花羅的生得領域嗎?居然能變出這麼像樣的病房啊。

“真是了不起。”虎杖真心實意地誇讚著。

“?”這孩子前言不搭後語的說什麼呢?

幸好佐治椿頭腦很好,稍微一思考就明白虎杖為什麼會那麼說了。

他耐心地解釋:“小時候沒少住病房,所以印象很深。”

說到一半,他忽然想起來:“你沒在我的領域裡看到嗎?”

虎杖幅度很小地搖搖頭:“我隻看到五條老師和夜蛾校長,還有另外兩個人,他們好像……”

說到這裡他猶豫片刻:“……好像,在和綺花羅……”

虎杖在考慮該用什麼詞彙比較好。

誠實點來說,那已經不是戰鬥了,而是一場單方麵的祓除。

好在佐治椿也不需要他解釋什麼,這都是他經曆過的事,不用彆人來幫他回憶:“那你見到貴遙了嗎?”

“見過……不過是在箱庭外麵。箱庭裡的話,我在見到他以前畫麵就結束了。”

箱庭裡最後的情節進展到管家推開了門,向四位來客介紹少爺的名字。

虎杖沒來得及看到‘貴遙少爺’的臉。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